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山邊 (上)]
点滴人生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邊 (上)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在美國居住了差不多二十年之後,最後回到香港來了。回來的原因,是我的子女都回來了。他們在這裡找到理想的工作,並都結了婚,成家立室了。他們都是美籍,但我相信他們短期不會回美國了。至於退休之後會不會去,因為是很長遠的事,現在也回答不來。我最近曾經返回故鄉中山一次,參加一個表親的娶媳婦宴。回時有一個感想,便是我真正的故鄉是香港。香港是我出生、成長、受教育和覓食之地,亦很可能是我歸老之處。我父親的家鄉,除了有一些叔伯兄弟和表親之外,和我根本再沒有什麼關係了。而即使這些親人,也極少聯繫和往來。我現在在香港居住的地方,十分接近我兒時生活的地方,只需半個小時的地鐵車程,便可到達。這可說是真正的「回鄉」。我每隔一兩個星期,便到那裡吃個中午飯,飯後便到處走走看看,回憶從前的情況。我的「家鄉」其實是一條街。這條街我從三、四歲一直到二十歲才離開,即從日本戰敗香港復原至中學畢業,而離開之後我也不時回去,因為我的父母居住在那裡。

   這條街現在變成了著名的食街。其中一個賣魚蛋麵的鋪子,我每次經過時都見到門口大排長龍,不禁好笑。這我在小時因為便宜經常吃的小食,原來這樣好味。這街瀕臨一個海灣,當年是一個漁港,泊了很多漁船,也有很多水上人。他們講話的口音,我現在仍然可以辨識到。因為是漁船集中地,所以這裡有幾個造船廠,也有很多鋪子專門造船槳、船櫓、漁網、鐵錨等。街的另一邊是山。小時候我經常和小朋友和小同學走上去玩。記得那裡有人養豬,也記得那裡有一個浸了水的小洞穴。有人說洞穴內有人居住。我和小友們曾經涉水入內探險,卻什麼也沒有看見。那天,我又回鄉吃午飯,飯後隨意走走。這次我沒有走在大街上,而是走到山邊去。

   這裡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山像蛋糕一樣,給一刀垂直切下去,成了懸崖。懸崖下面是一條雙程寬闊的車路,路的另一方是一組有約十幢樓宇的公屋群。真是滄海桑田,完全找不回以前的印象。然而,我想,現在的兒童已不像我以前那樣,可以跑到山上去玩了。但是,另一個回憶又湧上心頭,這個回憶,不知是否可稱為「慘痛」的回憶。大概我在讀小學三年級、亦即九歲或十歲的時候,我和三幾個同學走上山上玩。山徑上有許多碎石,體積應該不怎樣大。不知誰拾起一塊向遠方擲去,其他人見到了,也跟隨擲石,可能是比賽誰擲得最遠吧。大概擲出十餘塊之後,便有人出來喝止。原來下面是山邊的房屋。於是我們一哄而散。擲石自然是不對的,但這是小孩子的頑皮,其動機不是想造成什麼破壞和傷害,雖然其實際結果會是這樣。此所謂年少無知。但一旦有人喝罵之後,我們便知道不對,立即逃跑了。山下的居民有些人認得我們是附近一所學校的學生,於是告到學校去。

(2013/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