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陈泱潮文集
·13.佛教徒回歸釋迦牟尼原教旨唯一真神上帝如來信仰,是末日得救的保障
·民主化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歷史潮流!
·14.中國暨全球華人華裔基督徒,擔負著大復興上帝信仰的神聖使命
·15.具有戰略性全域性的偉大事功是對神聖上帝耶穌基督最好的侍奉和貢獻(2圖
·4.依據佛教主要經典《金剛經》,弄清 “如來”之真實含義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1圖)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就上帝本體實存無形無相事告全球一神論者書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2:
●对东方闪电全能神教女基督的致命批判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2015年复活节摆放在基督祭坛上的献礼(组图)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3:
●对假耶稣假基督张国堂的致命批判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90後是中國人的希望!


   
   李雪莉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3年01月12日
   
   2012年,我们看到两岸三地的90后年轻人几乎同时掀起了强大的“青年大骚动”(youth quake),分别给各自的社会带来极大的震动。

   
   在四川什邡,百名高中生走上街头,反对高污染的鉬铜冶炼厂,并透过社群网站汇集万余人走上街头。几乎同时间的广州,一位16岁高中生陈逸华因反对市政府花巨额经费不必要地翻修地铁,背上抗议告示在地铁上征求签名连署,他的行动引发市民大讨论,并在一个月内促使地铁站暂停翻修。
   
   相关文章
   
   台湾或在亚洲率先承认同性婚姻
   台北,被同性恋占领的城市
   在台湾,文学与政治的暧昧关系
   来自台湾的友情、爱情与学运
   被台湾改变的大陆学生们
   香港中环,高中生组成的学民思潮起身反对国民教育,挡下港府决策推行的爱国教育。
   
   台湾台北,成员多为90后的“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不到半年内,已给行政体系、立法院极大压力。而他们迎接2013年的方式,是在自由广场上守夜一整晚,再到总统府前,趁着元旦高唱国歌之际,大声对总统说“反媒体垄断”。
   
   上几代人对这群如子弹乱窜、引起社会骚动的年轻人,有人佩服他们向官僚、无良企业、媒体巨兽,以及儒家社会虚矫的温良恭俭让宣战。但也有保守势力面对90后的气焰,祭出老旧的修辞,直指他们是一群没有主体性、被政治力量利用的小屁孩,拥抱的只是廉价的理想主义!
   
   这种种现象让我们关注。为了更多更好地了解两岸,特别是大陆的90后,了解他们潜在的对社会的影响,我们决定先剥除所有偏见——90后多半是关注自身的、政治冷感、对社会一无所知。去年11月,台湾《天下杂志》派了五组人马进行“两岸90后”的专题报道,我参与其中。我们这五组记者,分别走访了北京、上海、武汉、云南等地,遇到来自四面八方上千位90后。
   
   要了解大陆90后,本是难事。这是个大到令人不安的人口群体,一点八亿人,差异巨大。但我们锁定沿海、顶尖高中和大学90后采访,把目光投注在秀异的一群。我们所接触到的这一代大陆90后,个个穿透力强,有爆炸般的实践力。
   
   我跟着北师大国际部高二、十七岁的万若萌回家。万若萌的家在北京二环金融街所在的西城区,玄关停着她每天上下学骑的时尚单车。130多平米大小的家是极简风格,她的房间有一架钢琴和击剑器具。
   
   万若萌的母亲出生于1971年,看起来很年轻,父亲则出生于1965年,目前是一家外商银行董事总经理。他们是典型的中国第一代中产家庭。万若萌的父亲成长于农村,他从小就把“跳出农门”做为人生目标。
   
   “我们这一代,一切听分配,但若萌不同,她不用考虑生计。她学钢琴、游泳、击剑、空手道、书法、围棋,人生有各种选择,”万若萌父亲声音雄厚爽朗,话说到一半,回过头对女儿说:“如果爸爸说错了,你还可以否决我的发言。”
   
   万若萌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她的偶像是居里夫人,她喜欢物理,梦想当科学家。万若萌的父母虽惋惜女儿无法继承父亲打下的金融人脉网络,但仍决定支持女儿的志业。
   
   戴着牙套,仍显腼腆的万若萌说:“我很幸运可以发现自己的兴趣,去坚持下去。这是90后和父母辈最大的差别,我们更加多样了。”
   
   像万若萌这样坚持走自己路的学生,在她周围不算少,想当导演、作家、从事NGO工作的年轻人,让她都感觉到身在中产家庭可以勇敢追梦。不像80后还有点吃苦经验,她们从小开始自我探索,思虑大量放在个体的完善与追求。
   
   而像万若萌这样准备到美国读大学的高中生,2000年的人数才一万,去年已增加为七万五千人。大陆90后里有一群顶尖的人,比过去几个世代更早也更全面融入西方。
   
   90后顶尖菁英,也像是一颗颗穿透“禁忌”的子弹,为了显示自己与眾不同,有点刻意的特立独行。
   
   来到中国传媒大学,刚毕业的学生马佳佳在学校市集旁,开了一家主题式的性用品店,因为这家店,她还被大陆的商业杂志票选为创业黑马。22岁的马佳佳有一头红发,甜美的微笑,她反转性商品店的阴暗,走明亮路线,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压抑和尷尬。
   
   马佳佳18岁就从云南到北京求学,她说:“我一直很感谢我的父母,不太管我。我妈是位高中校长,从我很小时候,就要我独立思考,她告诉我,学校教的都不要相信。”我听得有点讶异,问她“像是什么不能相信”,马佳佳回答:“像是遇到危险,学校教的是保护公共财产,我妈说,这是错的,一定要先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
   
   她觉得中国的教育是从小到高中都给你一个标准,例如,不能穿奇装异服。“但它从不问你心理健康或健全,是不是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正常,否则也不会有人读到博士就跳楼,我们不能只关心更肤浅和表面的东西。”
   
   90后的她在60后的母亲身上,学会批判的思想、独立的思考,讨厌被淹没在庞大的群体,厌恶集体性标签,不接受统一格式,就像她脸上的妆,鼻梁上两道淡咖啡的鼻影,尽管稍显老气,但把她妆点得很立体,轮廓深得很有特色。
   
   马佳佳的思维显现这一代个人主义式的思维:强调个体远胜群体,个人丰富与自由比狭隘民族主义重要。先追求个人权利意识和个体生活的健全,再用自己的喜好渐进影响社会。
   
   和全球90后一样,大陆90从很小便开始在人人网上社交、在百度大神和北斗网上学习、在微博上娱乐与宣洩。网路把世界带到他们跟前,学生们告诉我“中国的网路还是挺不自由”,所以必须学会翻墙。
   
   你看到他们穿着耐克鞋、手持iPhone,平时会在网上听着美国哈佛公开课程或看着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目睹中国之外的世界,亳无禁忌与恐惧地对人事物评点时,90后感受到国家公权力还是相当严密管制着中国人的身心。
   
   於是,他们对于党和国,都不再像过去几世代那样尊崇。对党的神话,开始除魅。
   
   我和中国人民大学营销系一班大二生长谈,问起他们是否入党,有八成的学生都“正在申请入党中”。问起为何入党,有几位说是贡献国家,但其中一位男生很直白说是为了取得发展的捷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党员就有五票权,然后选举嘛,村长会贿选,一个人至少给你一万块钱,一次选五票,你可以得到五万块钱。”语毕,同学笑趴在桌上一片,笑他竟点出不可说的秘密。但角落里有零星几位学生听了回答有点生气,觉得他在台湾记者前丢了国家的脸。
   
   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蚁族》作者廉思就跟我提到近来90后的解构性、叛逆性,给大学教授们带来的困扰。
   
   2012年凑巧是毛泽东为雷锋提词,从国家、中央、共青团都发了学习文件,要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六十周年。没想到,在校园里的90后,却在学习时反问老师们:“雷锋不是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吗?怎么还穿皮夹克”、“摩托车是公物,怎么被他用来拍照片”、“他拍了几百张照片,是在做模特儿的吗”?问到老师们开始自圆其说,“不否认党用了宣传和包装,投入很多媒体和摄影师,确立雷锋典型,这是‘时尚的雷锋’ ”。
   
   面对党种种的神话形塑、强加说教、扭曲的历史观,网路上成长的90后不甘被洗脑,而给教育体制带来巨大的管理成本,但这实在是在资本主义和全球化下名实不符的教条社会主义。他们既纠结又困惑,矛盾又断裂。
   
   我所接触到的大陆90后让我感觉他们就像一颗颗打破禁忌的子弹,产生炸裂的冲击力,穿透他们各自想打破或颠覆的虚矫、特权、不正义,获取身为人该有的尊严、身为公民该有的权益。
   
   这一代大陆90后无疑是寻求存在感、寻找吃饱赚够之外更高价值的一代。这处境和场景,在我看来,与台湾的60后所经历的社会风貌很像。他们茁壮于80年代,那时台湾人均所得刚过四千美元;那时台湾进入第三个经济成长的十年,经济动能减缓,人们开始注意到自己生活周遭;而那时有许多海归派带着新知识返国,创新能量在田野间开花。这都和大陆此刻的发展相似。
   
   台湾和大陆,两者间有种相似性的延迟(similarity lag)。我觉得大陆90后像是台湾60后那个世代的精神;但如果要预测中国大陆未来会怎么发展,或许可以将目光转移到台湾90后(台湾称八年级生)的现况。
   
   台湾经历两次政党轮替,庸俗化的政治吸纳社会动能,台湾多数人已拋弃了那曾让大家魂牵梦縈的政治理想,从独断进入怀疑。现在,60后、70后躲回自己的窝里,炒股买房产拚小资或迎合大陆市场,变得犬儒又无感;80后则像是个被跳过的世代,因为他们的青春期身处在祥和的台湾,政治似乎民主化了、经济缓步成长、社运沉寂、对外也没有明显向大陆市场开放,一切都是渐进和缓慢的改变,他们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一代。
   
   反观台湾的90后,在“有威胁感的富邻居”环伺下,在经济恶化、媒体脑弱的大环境下,他们突然意识到,新的禁忌出现了。於是他们起身反对地方政府,以都市更新名义对市民财产粗暴的剥夺、反对官商联手在美丽海滩上建起饭店、抗议在这岛屿盖起一座座危险的核电厂。
   
   台湾的90后意识到,社会的禁忌不是一次性就打破的,它会像鬼魅一样,以新的面貌重新出现。是的,台湾可以自由信仰、可以公开批评总统、可以上街抗议,但深层的台湾,仍可以透过复杂的资本市场操作,以及绵密的政商关系,垄断或摧毁言论的、环境的、市民的公共性。
   
   两岸90后,给了我很深切的反省。虽说90后里的多数仍安逸自满於自己的小天地和小确幸,但我却在不少90后菁英里,看见他们正在脱逃出一种家国主义至上、礼教中庸或君臣父子的教条,愈来愈个人主义;他们也不再像过往世代求一条安全路径,他们勇於跨出地域与领域的限制,愈来愈全球化;他们其中的一小部分,更开始学会承担,承担前几世代对政治的冷感冷漠,起身反叛或进行制度上的变革。
   
   我已看见两岸90后,试图穿破各种禁忌,走自己的路。就让90后的子弹飞吧。
   
   李雪莉是台湾《天下杂志》主笔。
(2013/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