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是个大小孩]
槟郎文集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是个大小孩

   槟郎是个大小孩
     12编导 张静
   
     “快,加快啊,要迟到了!”舍友在一旁催促我,今天是第一节文学写作课,千万别迟到了。我又提高了自己的速度,连早饭都没有去吃。我们三个以火速冲进了教室,发现我们刚好赶上,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这位新的老师长得很有喜感,头发乱蓬蓬的好像没有梳过,个子也不高,一副黑色框架的眼镜显得他很有文化,神似哈里波特,就缺一把飞天扫帚了,我还觉得有些遗憾。老师很有风趣的介绍自己,让我们读了一篇过去的同学写他的文章,里面称他为槟郎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有幽默感的老师,大家听到这儿也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本以为第一次课会很无聊、枯燥的,没想到搞笑的事还在后头呢。


     这位老师居然还是个诗人,我有些吃惊,因为现在诗人真的不多见了。他用多媒体放映了几首他曾经写过的诗,最令我过目不忘的还是那首《爱满亭边有座桥》,写得很优美,也欣赏了他的散文。我由衷地感叹:真是位才子啊,但我总觉得他像个大小孩。
     一节课似乎过得很快,下课时间他常会在课间播放上一段音乐或歌曲,算是给我们放松放松吧。不由得,我喜欢上这位大小孩。我喜欢他以幽默轻松的方式上课,我喜欢他像个大小孩一样开心地和我们分享着他的诗文,分享着我们的散文诗歌剧本和小说作业。还记得学习剧本写作的时候,他精选了文学史上戏剧名著,让我们分角色表演性朗读剧本,大家一下子被吸引了,我记得这些剧本有胡适的《终身大事》、田汉的《南归》《获虎之夜》、曹禺的《雷雨》的序幕、丁西林的《一只马蜂》等,当然还有同学们自己交的作业剧本。作为编导专业的学生,这对我们的学习进步多有意义啊。
     槟郎老师拥有一个孩子般天真的心。但是,这位大男孩也有生气的时候。记得有天上课,大家都习惯了槟郎哥的宽容和好脾气,一些同学便很随性地带着早饭进入了教室吃,并且还有一些同学迟到了。槟郎老师终于发火了,他用力地将课本在讲台上拍了一下,并开始指责我们。大家很显然被槟郎老师的举动吓住了,这时才停止吃饭,迟到的悄悄地坐在位子上。我们从这件事也看得出槟郎哥是一位做是讲究原则的人,可以有点随性但不能太随便。
     大学的课堂每周只有一次两节课是槟郎的课,但他总能认真地完成,也会课下找些同学交流。如果不是这位大男孩,我可能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文学写作,我们大家也完全可能没有那么多的乐趣可以分享了。槟郎哥,继续像个大小孩一样当一个快乐的狂士吧。
     2013-1-10
(2013/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