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谬论VS.良知:莫言获奖演说中的败笔]
作舟博克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看几个超级G8头儿”
·【民工兄弟们,请离开北京吧!】
·我们患了“奥运疲劳症”!!!!
·汉语“雷词”泛滥,官方开始"胡雷"!!
·从“支那”到“拆那”---国人太敏感!!
·::::::郭爱的絕命書::::::
·蓄意谋杀奥巴马嫌疑犯被捕(图)
·::::美国贵宾看篮球打瞌睡(图)
·::::::鳥巢設計師艾未未的憤怒宣言::::::
·刘翔的伤与希腊神话(图)
·大选:奥巴马敲定副总统人选--老将出马(图)
·总统与嫖客
·做中国人不值得自豪的100个理由
·奥巴马将是一位“又当爹又当妈”的总统
·佩林『遗产』:三级片和笑料脚本(图)
·中华文化痔疮:“烈女操”
·◆ 灵魂的重量 ◆
·H.H.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演说全文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汉译
·评读、汉译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
·外祖母(留下)的情书 (图/文)
·爸爸对儿子说:不要手淫!!
·两会讨论关于取缔“小姐”的问题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谬论VS.良知:莫言获奖演说中的败笔)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由于不可能有保护我们不受我们自己侵犯的法律,所以每一部刑法典都没有对反文学罪的惩罚条例。在这些罪过中,最深重的不是对作者的迫害,不是书刊检查组织等等,不是书籍的葬身火堆。有着更为深重的罪过 --这就是鄙视书,不读书。由于这一罪过,一个人将终生受到惩罚;如果这一罪过是由整个民族犯下的话--这一民族就要因此受到自己历史的惩罚。我在我目前居住的那个国家里生活,我也许是第一个准备相信这一现实:在那个国家,一个人的物质财富与他的文学无知几乎相等;然而,使我不再深究这一点的,是我诞生并长大成人的那个国家的历史。因为,被驱向因果关系的最低极限、被驱向愚蠢公式的俄罗斯悲剧,--正是社会的悲剧,文学在这一社会中成了少数人、即知名的俄罗斯知识分子的特权。
   
   我不想展开这一话题,我不想因提及被另外成千上百万人毁坏的成千上百万人的生活而使这个晚会蒙上暗淡的色彩--因为,二十世纪上半叶在俄国发生的一切,都发生在自动武器出现之前--为了一种政治学说的胜利,这种政治学说的荒谬性早已表露无遗,因为它的实现需要人类的牺牲。我只想说--不是凭经验,唉,只是从理论上讲-- 我认为,与一个没读过狄更斯的人相比,一个读过狄更斯的人就更难为着任何一种思想学说而向自己的同类开枪。我谈的正是对狄更斯、司汤达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福楼拜、巴尔扎克、麦尔维尔等等的阅读,也就是说是谈对文学的阅读,而不是谈识字,不是谈教育。识字的人也好,受过教育的人也好,完全可能一边宣读这样或那样的政治论文,一边杀害自己的同类,甚至还能因此体验到一种信仰的喜悦 . . . .”
   
   
   
   
   四. 失望、绝望和希望
   
   如果我们将自己视为严肃的文学艺术爱好者的话,我们从莫言的演说里看到了中国文学、艺术的希望了吗?我们看到这样一位体制内的共党作家对中国人权现状的任何间接(甚至谨慎)的反思和期许了吗?我们对莫言的失望来自他发言稿儿里的绝望!!
   他在结尾的这个不靠谱儿的“破庙砸死泥瓦匠”的故事就是一个长久生活在没有安全感、没有人的根本尊严的文化、政治氛围内自然滋生的一种意识形态,内涵里没有对与错,只有生与死和来自“上苍”(其实是“上级”)的严厉惩处,这正是莫言演说结尾部分流露出的绝望。这种绝望不是他自己的名利,而是他在无力、不敢面对现实(中国大文化环境)的状态下采取的一种“自保”的态度。当我们看到《一九四二》里吃孩子的史实,我们不会说那样的人自保是充满希望的。苟且偷生是大部分人的本能,但有些人的偷生是笼罩在一个巨大的、无形的绝望之中!
   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已故波兰诗人切兹洛·米沃什在获奖演说中没有在为自己忆苦思甜浪费一个字。在这样难得的场合,米沃什和世人分享的是迫切的、诗人和作家责无旁贷应该探讨的话题,如人类的现实、革命与战争给我们带来的后果、公民和统治者、独裁者之间的关系等等:
   It is not easy to distinguish reality from illusion, especially when one lives in a period of the great upheaval that begun a couple of centuries ago on a small western peninsula of the Euro-Asiatic continent, only to encompass the whole planet during one man's lifetime with the uniform worship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it was particularly difficult to oppose multiple intellectual temptations in those areas of Europe where degenerate ideas of dominion over men, akin to the ideas of dominion over Nature, led to paroxysms of revolution and war at the expense of millions of human beings destroyed physically or spiritually. And yet perhaps our most precious acquisition is not an understanding of those ideas, which we touched in their most tangible shape, but respect and gratitude for certain things which protect people from internal disintegration and from yielding to tyranny. Precisely for that reason some ways of life, some institutions became a target for the fury of evil forces, above all, the bonds between people that exist organically, as if by themselves, sustained by family, religion, neighborhood, common heritage. In other words, all that disorderly, illogical humanity, so often branded as ridiculous because of its parochial attachments and loyalties. In many countries traditional bonds of civitas have been subject to a gradual erosion and their inhabitants become disinherited without realizing it. It is not the same, however, in those areas where suddenly, in a situation of utter peril, a protective, life-giving value of such bonds reveals itself. That is the case of my native land. And I feel this is a proper place to mention gifts received by myself and by my friends in our part of Europe and to pronounce words of blessing.(摘自米沃什1980获奖演说)
   
   
   
   在中国大陆,艺术和娱乐、文学与宣传、道德与犯罪日益模糊的今天,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有责任,最起码对自己的同胞,解剖、分析中国人和中国的政治文化对文学艺术的破坏,更有责任为那些没有发言权和被当局封了嘴的中国同胞讲话!讲真话、为没有声音的人讲话不是犯罪,不会受到老天爷的报应!!!
   “讲故事”技巧非常高的莫言当然清楚“文学”对于当代中国青年一代的重要性,可遗憾的是,除了尽力将自己从争议中分割开,莫言选择了对中国存在的很多现实的严重性回避不谈。我们对于共产党员莫言的这种发言目的是预料之中的,但对我个人来说,看到他演说末尾的败笔才觉得莫言的演说无论从中共的审查角度,还是世人对诺贝尔文豪的一贯评判,莫言不过是个技巧高超的说书人,距离那些真正敢于面对集权和法西斯的作家的精神境界还差得很远。
   
   
   或者,莫言根本就没有考虑境界的问题。
   
   
   我不排除莫言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悔恨自己在诺贝尔获奖感言中的怕死而用技巧苟且偷生的做法。对于一位世界级的作家,这是最难的的机会,一个让全世界看到你究竟是个什么人的机会。莫言悔恨的可能性大概会体现在新一届中共领导人的改革思维和对言论自由、良心犯等重新评价。到那时,莫言今天的演讲和风光会显得异常的滑稽和懦弱,因为他的“逼我说我也不说”和“破庙砸死泥瓦匠”这样的不靠谱儿的“故事”。
   
   
(谬论VS.良知:莫言获奖演说中的败笔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2/1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