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徐沛文集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童心可鉴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乐当中国大妈
·辅仁大学与马克思夫人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王光美等的遭遇
·谁能回避法轮功?-为余志坚惋惜
·冲击波中不迷航
·共产难民与反共女士
·费翔遭统战后-故乡的云被赤化成有毒的霾
·青春已逝我心依然
·见证红祸- 难兄难妹
· 横路敬二不可敬
· 抵制共产谎言
· 抵制红卫兵与郭卫兵
·谁不反共?
·中研院花香撲鼻
·愛不寂寞
·當心打著基督徒旗號的余傑
·嘲笑劉曉波 頌揚革命
到臺灣後
·2016年台灣大選前致洪秀柱支持者的電郵
·在臺北出洋相
·臺北市長的底線何在?
·透过“谢雪红现象” 探讨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的异同
·向臺灣人講解劉曉波
·臺灣的出路
·臺灣共識之我見
· 兩岸關係的實
·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因「六四」反省「五四」及其影響
·「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六四」曝光紅色騙局
·共產黨對臺灣的滲透
·魯迅在臺灣的傳人
·李登輝的入黨介紹人吳克泰(1925-2004)
·加入中共的臺灣人周青(1920-)及其他
·臺北的紅色文藝活動
·陳儀(1883-1950)與地下共產黨員
·「二二八」與紅色滲透
·紅色宣傳與「白色恐怖」
·從禍閩到投共
·葛敬恩(1889-1979)撒謊與謝娥(1918-1995)遭殃
·「終身師爺」沈仲九(1887-1968)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聘用許壽裳(1883-1948)與台靜農(1902-1990)等
·庇護郁達夫(1896-1945)從事紅色宣傳
·反共防共保臺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徐沛注:身为流亡德国的华裔作家,我对刘晓波、廖亦武和莫言等都持批评态度,因为他们都不符合仁人君子的标准。
   
   万之(陈迈平的笔名)与他们都是五十年代生人,曾被迫到乡下变相劳改,后来考上大学,还读过研究生。1986年他到挪威留学,比我早两年留欧,虽然我小他14岁。我上网后才联系上他,因为他对共产党、刘晓波等的看法与我完全一致。比如,他说:“你用法西斯、土匪、流氓、黑社会形容共产党都不够。你应该说:‘你是共产党!’ 这足以让人们知道那是有多么坏了。这个共产党真的比法西斯、流氓、土匪、黑社会等都坏。它是万恶之源”。(更多http://www.epochtimes.com/gb/5/1/7/n773066.htm)
   
   可是莫言中诺奖以后,我却发现他居然认同和赞赏莫言。与刘晓波等相比,莫言的私德无可非议,因为他有一位言传身教他“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即便是丑,也能变美”的母亲(1922 — 1994)。他在诺奖答谢词中承认自己是个“有神论者”,相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可是这改变不了莫言于1970年加入共军后,就开始在中共的淫威下扭曲变态,堕落成一个毫无诚信可言的“讲故事的人”。我在大陆时读过《红高梁》,出国后因结识《天堂蒜薹之歌》的德文翻译,比较过原文与译文的巨大区别,深感当翻译之难……但我对莫言只有恶感,我对他的看法类似下文。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1/6/n3722895.htm喻智官-莫言憑甚麼得諾貝爾文學獎-.html
   
   所以,我难以理解万之何以在反对共产极权,批评刘晓波、廖亦武的同时却为莫言站台。
   
   虽然如此,我愿意象过去一样与读者分享他的下列来件:
   
   廖亦武:
   
    我希望你把我的邮件从你的发件名单里去掉。从此不要让我再读你这种文字。我终于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
   
    作家的最高准则就是将真话,面对真实。作家选择真实,而不是当初你讽刺我说的了“选边站”。“选边站”的,不过是政客,不过是江湖帮派。作家选择真实,就是超越政治。
   
   
    当初我写信给你,说是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不明白我的意思。现在你该明白了。当初刘晓波当会长能提名你诺贝尔文学奖,英文一窍不通的刘晓波,哪里能写提名信。英文提名信是我写的。从措辞到理由,都是我的“创作”,不过是信发到北京让刘晓波签字发出而已。就是说,我曾经是推动你得奖的。而且为此得罪了笔会里一些老朋友,比如郑义,比你好得多的作家,也曾经是候选人,大江健三郎欣赏的作家。他从此和我都不来往。就是这个原因了。
   
    但是你的言行,让我看出你其实也是一个伪君子,不过演出更高明而已。你拒绝向唐德英妈妈道歉,让我看出你对底层人的所谓同情,其实也是个虚假的。你只会“选边站”。
   
    所谓“最后一个机会”,就是我从推动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推动者,成为一个坚决的反对者。我虽然没有什么影响力,诺贝尔文学奖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我会向所有的院士揭露你的虚伪。你写再多公开信,但你的虚伪在院士们那里一览无余。
   
   
    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满纸谎言,对中国监狱的赞美,令人恶心。包括说自己在中国不能出版,演讲,没有有对老百姓说话的机会,而“感谢两次法庭审判给了我和民众说话的机会”(大意,你自己可以查看原文)。这都是大谎言。你曾经是政治犯,你当然知道,中国的政治审判是秘密的,不仅老百姓不知道,外国记者外交官不能进去,哪里还有对民众说话的机会。刘晓波的话是“真话”吗?而刘晓波真正对民众说话的机会是有过一次,那就是89年之后CCTV中央电视台上证明 “天安门广场没死人”。
   
    一篇这样谎话连篇的文字,还挂在诺贝尔基金会官方网站上,那才是对诺贝尔奖的亵渎。你如果是真正敢面对真实的作家,不是“选边站”,那么你首先应该去要求诺贝尔基金把这篇不真实的文字拿下来。
   
    更不用问你本人,你的笔下都是真实的文字吗?你要不要我举些例子,说明你的文字,至少部分文字,也不真实?
   
    我也很希望给刘晓波自由,让他来西方享受他的自由吧。但我知道刘晓波比你聪明多了。他不愿意待在西方,先后两次离开纽约回国,都知道,他要是留下,会和胡平等差不多的现状,不过端碗美国人的饭吃,其实默默无闻。而且他的真实面目就会暴露无遗。
   
    欢迎你来瑞典,我可以到你出现的任何地方去和你面对公众谈谈你是否真实!!
   
   
   

此文于2012年12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