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徐沛文集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徐沛注:身为流亡德国的华裔作家,我对刘晓波、廖亦武和莫言等都持批评态度,因为他们都不符合仁人君子的标准。
   
   万之(陈迈平的笔名)与他们都是五十年代生人,曾被迫到乡下变相劳改,后来考上大学,还读过研究生。1986年他到挪威留学,比我早两年留欧,虽然我小他14岁。我上网后才联系上他,因为他对共产党、刘晓波等的看法与我完全一致。比如,他说:“你用法西斯、土匪、流氓、黑社会形容共产党都不够。你应该说:‘你是共产党!’ 这足以让人们知道那是有多么坏了。这个共产党真的比法西斯、流氓、土匪、黑社会等都坏。它是万恶之源”。(更多http://www.epochtimes.com/gb/5/1/7/n773066.htm)
   
   可是莫言中诺奖以后,我却发现他居然认同和赞赏莫言。与刘晓波等相比,莫言的私德无可非议,因为他有一位言传身教他“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即便是丑,也能变美”的母亲(1922 — 1994)。他在诺奖答谢词中承认自己是个“有神论者”,相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可是这改变不了莫言于1970年加入共军后,就开始在中共的淫威下扭曲变态,堕落成一个毫无诚信可言的“讲故事的人”。我在大陆时读过《红高梁》,出国后因结识《天堂蒜薹之歌》的德文翻译,比较过原文与译文的巨大区别,深感当翻译之难……但我对莫言只有恶感,我对他的看法类似下文。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1/6/n3722895.htm喻智官-莫言憑甚麼得諾貝爾文學獎-.html
   
   所以,我难以理解万之何以在反对共产极权,批评刘晓波、廖亦武的同时却为莫言站台。
   
   虽然如此,我愿意象过去一样与读者分享他的下列来件:
   
   廖亦武:
   
    我希望你把我的邮件从你的发件名单里去掉。从此不要让我再读你这种文字。我终于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
   
    作家的最高准则就是将真话,面对真实。作家选择真实,而不是当初你讽刺我说的了“选边站”。“选边站”的,不过是政客,不过是江湖帮派。作家选择真实,就是超越政治。
   
   
    当初我写信给你,说是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不明白我的意思。现在你该明白了。当初刘晓波当会长能提名你诺贝尔文学奖,英文一窍不通的刘晓波,哪里能写提名信。英文提名信是我写的。从措辞到理由,都是我的“创作”,不过是信发到北京让刘晓波签字发出而已。就是说,我曾经是推动你得奖的。而且为此得罪了笔会里一些老朋友,比如郑义,比你好得多的作家,也曾经是候选人,大江健三郎欣赏的作家。他从此和我都不来往。就是这个原因了。
   
    但是你的言行,让我看出你其实也是一个伪君子,不过演出更高明而已。你拒绝向唐德英妈妈道歉,让我看出你对底层人的所谓同情,其实也是个虚假的。你只会“选边站”。
   
    所谓“最后一个机会”,就是我从推动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推动者,成为一个坚决的反对者。我虽然没有什么影响力,诺贝尔文学奖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我会向所有的院士揭露你的虚伪。你写再多公开信,但你的虚伪在院士们那里一览无余。
   
   
    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满纸谎言,对中国监狱的赞美,令人恶心。包括说自己在中国不能出版,演讲,没有有对老百姓说话的机会,而“感谢两次法庭审判给了我和民众说话的机会”(大意,你自己可以查看原文)。这都是大谎言。你曾经是政治犯,你当然知道,中国的政治审判是秘密的,不仅老百姓不知道,外国记者外交官不能进去,哪里还有对民众说话的机会。刘晓波的话是“真话”吗?而刘晓波真正对民众说话的机会是有过一次,那就是89年之后CCTV中央电视台上证明 “天安门广场没死人”。
   
    一篇这样谎话连篇的文字,还挂在诺贝尔基金会官方网站上,那才是对诺贝尔奖的亵渎。你如果是真正敢面对真实的作家,不是“选边站”,那么你首先应该去要求诺贝尔基金把这篇不真实的文字拿下来。
   
    更不用问你本人,你的笔下都是真实的文字吗?你要不要我举些例子,说明你的文字,至少部分文字,也不真实?
   
    我也很希望给刘晓波自由,让他来西方享受他的自由吧。但我知道刘晓波比你聪明多了。他不愿意待在西方,先后两次离开纽约回国,都知道,他要是留下,会和胡平等差不多的现状,不过端碗美国人的饭吃,其实默默无闻。而且他的真实面目就会暴露无遗。
   
    欢迎你来瑞典,我可以到你出现的任何地方去和你面对公众谈谈你是否真实!!
   
   
   

此文于2012年12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