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薛明德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65 (10-3)
   已有 27 次阅读 2012-12-11 08:54 标签: 艺术家 艺术品
   复制网址转帖到:新浪微博 豆瓣网人人网 搜狐微博 我的石渠,我的阿曰扎草原 (10-3)
   从米洛家回东区机关不几天,我独自一人骑着马离开了温波寺,进驻阿日扎乡,与一个民族干部,他是汉藏混血,当地话叫扯格娃,他曾在西南民族学院学习,是我在工作组里的翻译,当地话叫通斯.我们将在阿曰扎乡成立一打三反工作组,到时还会有2个武装的军人为我们警卫.
   乡长叫扎珍,孤女,母亲在她幼年时因病去世,她也不知父亲是谁,被寺庙收养长大后,在1959年民主改革时,被选送去成都西南民族学院学习,毕业回到草原,当上了阿日扎乡长.我到达时,她热情接待了我,在她家里喝了酥油茶及丰盛的午攴后,把我安排在她家隔壁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平放着几块长条的木板,我用了两块铺上两床棉絮,做成我睡觉的床.天黑下来,扎珍带进来四个藏人,一个老翁,三个青年,对我抱欠说,今天晚上他们也睡在这里.我从铺里一跃站了起来,表示欢迎,我喜欢藏民.在烛光下我看清被叫着俄德儿的老翁,满头卷发,长长的胡须全白了,眯逢着小眼睛,皱纹满面的嘴角总是挂着慈祥的笑.他只会用藏语与我对话,三个年轻人成为了我的通斯.
   现在我明白了,从这一刻起,这间房成了关押阶级报复杀人犯俄德尔的看守所,三个年轻人是基干民兵,负责老翁不要畏罪自杀.乡长扎珍指控他为杀人犯,等待县公,检,法下来开庭审判.
   这一天晚上真让我兴奋.我打开搭裢拿出随身带来的糖果,饼干,飞马牌香烟,房间里一个汉人、四个藏人,其中一个还是阶级敌人就大吃大喝起来.
   基干民兵们扛来了几袋牛粪,把房间里的铁炉子的火烧得旺旺的,我还通过扎珍去买了几个罐头、俄德尔煮上藏茶,放入酥油,牛奶,成了上乘的奶茶,一片热气腾腾,象节庆一样.
   俄德尔告诉我,他与17岁的女儿绒花相依为命,现在回不去家了,绒花孤单单的一个人在家好可怜啊!家,其实是在远牧区的帐蓬.他一再请求我放他回家去看绒花,还要带一些食品甚么的过来.他说我是从县城里派来的汉族干部,官比扎珍的权力大,我真要是有这个权力那就好了,可是我没有,我无权同意老人的请求.最后他急了,流着泪要我做好事,除了为我用牛奶煮米饭,羊油煮米饭,吃得我拉肚子,还许诺把女儿绒花许配给我.
   终于三天后夜晚;在工作组的帐蓬里,我见到了俄德尔的宝贝女儿,绒花,和引起此案的当事人会计更不秋,还有案发时,在场的证人,这一群人依秩进入帐蓬,个个说话声都在发抖,眼光都看着地面,绒花说话声音轻柔,一字一顿,这样的声音里传递出无权无势人在走投无路时的恐慌.
   审理俄德尔阶级报复杀人案在远牧区工作组的帐蓬里.一打三反运动已经开展,来了十一个合作社的干部和出身不好的头人,族长,办起了学习班,时间一个月,分三阶段进行.学习政策;揭发检举,坦白交待;退赃退款给出路.
   在工作组的帐蓬里,公,检,法的代表都穿着制服,县法院李院长要我作书记员,在酥油灯下,我爬在画箱上记录案情.案子审理完毕,李院长问我对此案阶级报复杀人如何看?我连想都不想冲口而出,这只是一个民事纠纷而不能判俄德尔杀人罪
   在阿日扎草原没有人动刀杀人俄德尔动刀杀人了,并且杀了干部,就得罪加一等阶级报复.乡长为了她的领导权威一定要治俄德尔的杀人罪,不然今后怎么得了.
   在我的审案记录中,一天绒花为了新搬草埸,去拾一些石头来彻炉灶,更不秋(曾经的情人)说绒花拿了应是他家的石头,两人发生了争执,更不秋仗着自己是干部,就动手打了绒花,下手很重.当俄德尔看到女儿的头发散乱,耳环也掉了一只,知道是更不秋打了女儿后,老翁顿时火冒三丈就前去评理,更不秋又和俄德文干上了,更不秋人年轻占了上风,俄德尔的长卷发被更不秋抓在手中,让俄德尔疼痛难忍,就拨出腰刀想去切断头发,而不是去杀人.正在这时,俄德尔被更不秋摔在地上,在倒地的那一瞬间,俄德尔手上的腰刀落在了更不秋的左大腿上,划出了六寸的大口,血流如注,很快经人包扎后做了一个简易担架送去了东区医院,缝了20余针,伤情正在复元中,俄德尔表示赔偿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等.
   法院最后判决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三年徒刑,缓刑三年.
   这个结果是为了安抚阿日扎乡长扎珍,谁要是在我的地盘添乱,一定没有好果子给他吃.
    明日紧接(10-4)
   
   分享 信纸 点名卡 救生圈 时空机 彩色灯 热点灯 | 凑热闹| 编辑| 删除| 举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
   
   
   
   
   全部 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65 (10-2)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65 (10-1)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2012/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