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8
   热5已有 407 次阅读 2012-11-17 11:41 标签: 艺术品 艺术家 重庆 四川
   复制网址转帖到:新浪微博 豆瓣网人人网 搜狐微博 评论 之一:薛明德  70年代末在四川画画的人都晓得重庆沙坪坝有个画画的怪人叫薛明德,他是一位普通的工人,却在自己的家里办起了一个私人画展,叫“野草画展”。一时间,让我们这批刚上大学学美术的人一阵骚动,都渴望到沙坪坝去一睹风采。
     70年代末各地有好些个与官方画展不太一样的画展,比如北京的“星星美展”当时影响就非常大,出了一批“星星美展”的名人,比如黄锐、包炮、马德升、阿城…..等等,这些都是在那个年代具有特殊反叛精神的艺术家。而在四川,出了个“野草画展”,出了个薛明德,很了不起。
     我是和几个同学一起,从北碚坐车去了沙坪坝,东打听西打听,才在一大堆又破又烂的红砖房子里找到薛明德的家,那是一套大约40平米的套间,外间是小小的门厅,里面有一间完整的房子,在房子里所有的墙上,或者能拉上绳子挂画的地方,都乱七八糟的挂满了画,薛明德搬了一根独凳坐在门口,他的脚下放了一个竹编的簸箕,参观者往里丢一些钱,好象最低消费每人5毛钱,多给不限。据说他已辞去了工作,专职画画,这在当时是绝少的现象。

     坐在那里的薛明德见来的人多了,便起身给大家讲解他的作品,印象中他特别会说,情绪异常激动,他对绘画的理解,他对主题性创作的反动,他诅咒现实制度,骂官方画展的堕落,而从他的一大批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压抑,看到了混乱,甚至看到了性。色彩是如此奔放凌乱,线条是如此躁动不安,所有的形象都在不羁的涂抹中显得如此渴望…..
     我们一边听他讲演,一边看他的作品,那情景,像极了一个宗教仪式,而他在我们眼中就是一个圣徒,一个具有宗教般狂热的布道者,没有任何人去打断他的思路,只有静静的倾听,而对于我们这些初入艺术行当的人来讲,薛明德的献身精神无疑打动了我们。
     在他讲演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他的形象,30岁左右,中等个头,看上去比较敦实,一身工作服,头发很硬,一脸胡子拉茬,印象特别深的是他的眼睛有一种斗士般的凶光,似乎永远冲着血,抑或是不能安静入睡而积淀下来的亢奋。
     那个时代,要做一个独立的艺术家谈何容易,一个人要画那么多怪异的画,那得付出多少心劲,难得啊!薛明德同志。
     回到学校不久,我们便依葫芦画瓢的在西师校园里搞了一次“露天画展”,各个专业的同学制造了一批与自己学院功夫完全不同的作品,露天展示在校园的葡萄架下,当然,引起了巨大的校园轰动,中文系的同学写下了大量诗歌,政教系的写出了自己的呐喊……展出三天,学校限令拆除。没过多久,我们甚至请来了北京的黄锐、马德升……请来了重庆的薛明德,在众多的艺术青年簇拥下,这些艺术先锋们真的找回了一些革命者的感觉。
     那是1979年,80年代的前夜。
     很多年没有见到薛明德了,只听说他和友人一起搞的“野草画会”难以为继,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1986年当我正在筹备:“四川青年红黄蓝画展”的时候,有朋友从重庆来,并带来了一位工人摸样的朋友,我一时没有认出是谁,朋友介绍,这是重庆的薛明德,我一惊,这不就是当年热血亢奋的艺术斗士吗?我赶紧让座、看茶,可这时的薛明德变得异常安静和客气,我问他近来在忙什么,他说没忙什么。我又问到成都是有事还是来玩玩,他说没得啥子事得,听说你们准备在成都搞一个现代艺术展览,我来看一下,我说你带画来没有呢,他说没带,这几年没咋画画儿了。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坐了一下午。我再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已经没有当年的狂放和亢奋了,脸上的胡须没有变,外形似乎变化也不大,但他那双眼睛变得柔和了,甚至显得有些躲闪,一个细节告诉我,他在和我们交谈的时候,再没有过去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架势了,他甚至有时说话还时不时的低一下头,仿佛在回想。我没有问他这几年生活得怎么样,但我可以肯定,他吃了很多苦头,这种苦头已远不像当年他被派出所抓了又放,放了又抓那样简单。那时的他有着不屈的信念,进去了以后,还在画画。而后的他,没有人再去抓他,但腐蚀人心的日常生活一定让他苦不堪言!
     一直再没有见到薛明德,不知他在何处,但一定不在沙坪坝那堆破烂的红砖房子里了。
   
   之二:薛伯伯  知道薛明德这个画家,是因为认识他儿子薛木林的缘故。
     2000年,在薛木林家中,当薛木林在他父亲老旧、尘封的行李箱中,一张一张拿出他父亲画的草稿、写的一些新体诗时,我的心跳速度加快,感觉是那么的亲切,貌似马上会被什么所触动的内心,一阵狂热。
     不出所料,一堆画稿,一堆热情。其中,一幅高调红灰色的山,当时给我的印象很深。薛木林告诉我们,那是他父亲在牢里画的。我试图从画中看到些什么……
     我喜欢他父亲的画,很有激情。尤其是色彩、光线和与笔触的运用,每一种元素都饱含激情。在他的画中,有种与之对话的冲动。
     其实在当时,周围很多人都在或多或少的脱离架上,不管是从思想上,还是行为上,而我也是激进分子之一。可接触到薛伯伯的画后,让我看到了架上延续的可能和希望。那是种精神上的膜拜和虔诚,对画的执着和忠真。他是在用他的生命,捍卫油画——这种在现代社会看起来单一、纯粹、所谓过时的绘画形式,在精神上又是绝对狂放、自由的。对于从小在这方面貌似有天赋的我来说,在他的面前,觉得无比惭愧。
     内心的浮躁、生活的多样化、诸多的不确定、命运的调戏,让自己在太多无聊的事情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对我来说,忘掉绘画就等同于于忘掉以前的自己。总是害怕承受再度接触到它时的那种激动与心动。薛伯伯的画总是会让我再次拥有提笔的激情,就算是大脑闪过的那一瞬间的激动,都让我留念、驻足,已是不易。
   
    展览前言  薛明德是这样一位艺术家。
   
     他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驱,为前辈们所熟知,因其倔强的性情一直备受争议,却又因常年在外而被国人逐渐淡忘。数十年如一日,他用画笔表达内心的情感,强烈的色彩与笔触所记录的,乃是薛先生为艺术之美坎坷奋斗的一生。
     三十年前,当全国的画家们还在夜以继日地创作政治宣传画时,薛明德就已经开始现代艺术的创作,用表现主义画风和略带印象派风格的笔触来强调色彩表现中富有情感冲击力的艺术理念;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当许多艺术家放弃架上绘画这种表现形式的时候,薛先生仍旧坚持他的初衷,用充满冲突的激情来表达着他的艺术追求。三十年前,他以在家中举办的《光、色、体》画展及在重庆和北京所举办的《巡回露天油画展》成为中国民间首个举办自由个展的艺术家;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先生却在美国平静作画,并不在乎中国当代艺术的风起云涌。毫无疑问,他这么多年的执着足以破除曾经的怀疑与争议。然而薛先生已意不在此,他所要的其实只是绘画的权利与乐趣。
     如今,在纽约的画室堆满了薛先生十几年间创作的几百幅油画,每一件作品都是那样色彩强烈、笔触激越。 薛先生于2010年夏天首次回国,带回了数件近期作品,与其部分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画作一并在此展出。画展就像一条生命的索线,串起薛先生艺术人生的片断。
     薛先生对展览这样写道:“油画艺术是心灵投射在画布上的图式,这个图式是——一定是——形而上,是属于纯粹精神的世界。天下有那么多画画的,我不愿与他们为伍,是因为我不曾去媚俗,不想去投其所好。在这个世界里我被洁净,自由归于美的艺术,慢慢的老去…今天,我用奇怪的颜色装扮我彩色的人生,这里展览的油画是美的艺术,我很高兴与你们——我的朋友们一同分享,一同快乐,共度美好时光。” 展览现场  薛明德个展在渝举行:2011年01月20日,在黄桷坪501艺术基地展出的薛明德画作。
   
   十年回顾展 展览现场
   
   [2]
     本报讯 (记者 董进)自从1993年移居美国后,重庆画家薛明德就再没在国内举办过个展。在黄桷坪501艺术基地,《时间的缝隙———薛明德个人油画展》正在展出,展览展出的20多副油画作品,汇集了薛明德三十年来创作的精品。
     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薛明德18年后首次回到重庆办展,展览作品涵盖了不同创作时期。有80年代所创作的裸女系列,90年代的鸡冠花系列,也有移居美国后创作的系列风景画。从风格上可以明显看出,移居美国后,薛明德的画作愈加明亮鲜艳。本次展览将持续到20日闭幕,据展览策展人冯石介绍,薛明德轻易不卖画,因此他的画在当代艺术市场上流通不多。
     70年代末,薛明德在自家小屋举办的画展取名为《光、色、体油画作品展》,而他的简陋小屋取名为《黑牛画店》。《野草画展》是当时一批业余青年画家自发组织的一个打破传统约束,形式新颖,思想超前的画展。当时薛明德不是工人,而是辞退了工作的无业者,也可说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虽然当时还没有这种职业的称谓。
     薛明德现在定居美国,还在不停地每天画画,沉醉于线条、色彩之中。
   关于薛明德的后续
   作者:李伯伯儿 2007-02-04 23:33 星期日 晴
     明德兄的儿子薛木林在我的博客上读到了写他父亲的文章,立刻给我留言,让我一阵惊喜!这不仅知道了明德兄的现状,更读到了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深厚感情,现发布出来,算是个意味深长的结尾。
      薛明德之子(游客) 2007-1-18 19:21:00
     
     
       李先生:从网络搜索到阁下写薛明德先生一文,薛明德的EMAIL:[email protected]
       我的EMAIL:[email protected]
       我是薛明德的儿子薛木林.我在给阁下留言之后,即刻将此文发给我父亲.他现在在纽约.一生都坚持绘画.1986年来成都见你时,我父亲刚从监狱出来.许多许多的往事,在现在已经成为了值得纪念的回忆.谢谢你的文章.其中因为时间久远.你写错数处.但无伤大雅!
     
     木林你好:
     谢谢你的留言,特别感动的是你对你父亲的那种挚爱和理解。
     我和你父亲交往并不多,但他那种对艺术的献身精神,是现今再也无法找寻的了!我深深的敬佩你父亲。
     在我写你父亲时,往日仍历历在目,但许多细节的确记不住了,特别让我不安的是,1986年他到成都来,我只一味的夸夸其谈,却不知明徳兄刚从监狱里放出来!所以,在我的文字里一点也读不出他的那份坚强,反倒是我的不解,我当年的确很吃惊;薛明徳咋个会变成这样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