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新世界的第一天]
平中要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世界的第一天

   新世界的第一天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熟透的早晨,或者说已经是上午。我记得入睡前还在思考的事情无声中断于睡眠叩门的时刻,然后就是梦境和随之而来的鸟鸣与阳光。
   世界末日,就这样平静渡过。
   一瞬间——只有一瞬间——我欣喜这世界并未终结,或者说,并非物质上的终结。如果可以说“荣幸”,那么这种被推迟的“世界末日”,我已经经历过两次,昨天是一次;另外一次是1999年。记得上一次“世界末日”的时候,我充满好奇地等待,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终结这个世界,我猜测那一定是非常壮观的景象,虽然,我不能目睹这世界的创造,但是,可以看到世界的终结,也是一种“幸运”,当然,结果可想而知。不过,我倒不怎么失望,毕竟世界平安无事。十多年后,当我再次经历这所谓的“世界末日”时,与当年的心境已经大不相同,是因为对于世界的认知有了大相径庭的结论,世界不再是物质的,更不是精神的,它是一个人造的世界,是一个被规定的世界,一些人给这世界定下规则,更多的人生活在这规则之中,而对于我来说,世界,并非这颗星球,而是一个名为国家的存在,与其说生活在世界中,不如说生活在国家中,两者的区别,不可计之道里。

   世界末日,并非来自汉语的生发和传统,汉语的时间是循环的,空间是无限的,在这种时空坐标中,不可能产生世界末日的概念。世界末日,是异域文化的舶来品,有着自身的精神母体和语境外延。如果用一个简单的方式做出判断,那么,支撑世界末日的概念源于追问:这世界是属于谁的?基督教认为世界是属于上帝的,人类只是暂寄于世,上帝创造了世界,自然也有毁灭世界的能力和时间表。那么,世界末日就只是早晚的事情了。而对于相信“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或者“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人群而言,世界末日?大概和天方夜谭是同一个故事吧?
   不同的历史和文化,造成了汉语和西语对世界不同的理解和态度,即使不比较两者的价值判断,那么,对于汉语而言,谁对世界更有发言权?则迥然于西语,西方观念是:既然世界属于上帝,那么,人之间是平等的——虽然,从制度上实现这种平等也用了千年时光;而汉语认为这世界是属于权力者的,那么,谁有权力,谁可以将权力一直保持下去,谁就拥有了世界,也就拥有了解释世界的天然权力。且不说那些历史上挑战时空的独裁者,从权力者到无权者,人们在对世界的观点上达成默契:世界有生死轮回,但是没有创始与末日。
   百多年前开始的中西文化碰撞,在思维、意识、观念等等精神领域,涤荡数千年的汉语惯性,为思想者和盗火者在禁锢已久的汉语阵列中,寻找突围的光源与路径。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之中,文化,显示出它的吊诡一面,它是最先感到异质侵入汉语肌理的痛楚,它表现出排斥、同化、相持、变异等等反应;但是,文化却是在制度完善后,才可能达成普遍共识。而在此之前,文化必然经历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蜕变。当然,所谓的“痛苦”,也就包含了所有悲剧、喜剧、闹剧种种的因素在其中,而看上去它似乎都是闹剧。
   比如世界末日。
   不知道有谁真的相信世界末日,但是,在世界末日的名义下用各种手段敛财或促销,只能说汉语充分发挥了“世界末日”的边际效用,无师自通了西方解构主义的精髓,只是在两种背道而驰的“人文主义”前提下,我们的终点在哪里呢?在经历一个多世纪的现代化努力后,我们真正向西方学习了什么?除了与西方同步的器物(商品)之外,在制度和精神层面,我们改变了多少,又前进了多少?我们能说比百年前的人们更像一名现代公民吗?我们的观念和意识是否走出了中世纪?我们对这个世界和我们自身是更多的理解、宽容和爱,还是恰恰相反?我们能否寻回或开始我们的信仰?即使我们无法回答那些终极的哲学问题,是否可以对这些问题本身保有一份敬畏?如果昨天就是世界末日,那么,我们能否将自己的愿望和努力,视作浮生中的安慰……
   世界末日没有到来,也仅仅是推迟它的到来。但那些疑问却不因推迟而得到解答。我们继续着昨天的生活和梦,在循环的世界中轮回我们的宿命。对于我们来说,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世界末日,每一天都是新的世界,不变的是我们自己。而当面对这个新世界的时候,我们能否拥有一丝劫后余生的感动?
   
   
   写于2012年12月22日 午后
(2012/1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