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平中要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第一节
   清晨,“夕阳山庄”。
   柳如烟和随风匿身在大树的树荫之中,他们在这里可以仔细观察到山庄里护院的活动,当然,他们也能看到沙舟和清池正在迅速干掉看门的守卫,随风看见他们得手之后,向树下草丛中的幽音和不知血做了个手势,他们两人收到之后,像两条影子一样跳跃着靠近山庄的正门。
   “一旦他们进去,我们就上!”随风对柳如烟他们说。

   柳如烟看看一边的师天籁,虽然他不肯定她是否能够看见山庄那边发生的事情,但是,他非常肯定,她的突然出现会让这次本就诡异的行动,变得更加复杂。
   “走!”随风一声令下,第一个跳下树来。
   柳如烟和师天籁几乎同时落地,他们跟在随风后面,柳如烟对师天籁说:“你跟紧我,除非自卫,不要出剑。”
   “我知道了。”师天籁应承着。
   三人已经接近正门。
   三天前。
   柳如烟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此等待了。房间中有三个人,一个短发坐在椅子上,正盯着柳如烟打量,目光充满敌意;一个长发的站在离柳如烟不远的地方,他的皮肤很白,面孔看起来相当柔弱的样子,他正在喝着茶,对于柳如烟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第三个人柳如烟没有看到,但是柳如烟肯定,有人在房梁上看着自己,那是一种让柳如烟感到很不自在的凝视。
   房间中不是很亮,所有的窗户都被封住,还拉上了厚厚的帘子,几点烛光隐约照着不多的几个地方。柳如烟正要走过去和那两人打个招呼,身后的门被推开了。
   “这是什么地方?地牢吗?怎么这么暗?”进来的大汉嚷着,听口气,他好像非常不满意。
   短发的将目光又盯在了大汉身上;阴柔男子继续喝茶,对发生的事情不予理会;柳如烟转过身看着进来的这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大汉的目光先是落在了柳如烟的剑上,这透露出他的经验老到,“你也是来赚取赏金的吗?”大汉还没有等他回答,就将目光投向房梁的黑暗中,他不确定那里有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那里好像有什么。
   “我叫柳如烟,你呢?”柳如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叫沙舟!”他的声音洪亮,看来底气很足,“希望你够强,我可不想和太弱的家伙组队!”沙舟的话不光是说给柳如烟听的。
   阴柔男子还是没有反应,而短发的那个却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看上去很是不满;沙舟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撇下柳如烟朝着短发走过去。
   “你不知道你很吵吗?”短发歪着头看着沙舟说。
   “看来你不满意我?”沙舟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上。
   “不是不满意,而是非常不满意!”短发说着已经亮出弯刀。
   两人眼看就要大战一场的时候,突然,一个人横在了两人中间,一只手按住沙舟抽刀的右手;另一只手握住短发持刀的右手,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
   阴柔男子终于向三人这里投来了目光,“看来你就是我们的头目了?”他的声音就和他的模样一样。
   “我叫随风,也是你们这次行动的首领。你们两个先将刀子收起来。”随风只是说说,但是听起来很像是命令两个人,“不久,大家就要一起共事了,所以,不能起内讧。”
   沙舟和短发互相看看,再看看随风,都收起了兵器。虽然暂时和解,不过,看样子两人不像能释怀刚才冲突的模样。
   “房上的队友也下来吧,大家先互相认识一下。”随风对黑暗中的人说。
   他终于从房上轻轻落下,慢慢从黑暗中走到众人目光之下。
   “先从你开始吧。”随风指着这位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说。
   “我叫幽音。”他的话还来不及被听到,就好像急于消失在空气中一样。之后,再无下文。
   “那么,轮到你了。”随风指着阴柔男子。
   “我还没有决定是否参加这次行动,所以,诸位也没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他这么说。
   “没想到你更嚣张!”沙舟看着阴柔男的态度又要发火。
   “不要起争端!”随风阻止了沙舟,他看看阴柔男子,“你可以晚些再自我介绍。”随风将目光转向柳如烟。
   “我叫柳如烟,是个流浪的失忆人士。”柳如烟笑着向大家介绍自己。
   “失忆人士?”沙舟还在琢磨柳如烟的话。
   “该你了。”随风对沙舟说。
   “我叫沙舟,是个武士,我可是对自己的力量非常自信!”沙舟得意地说。
   短发看到只剩下自己一个,开口说:“我叫清池,是名刀客;”他看着随风说,“如果这生意是你经办,就告诉我们,到底是要干什么,我做过许多生意,都没有像这桩一样神神秘秘地!”
   “我虽然是首领,不过,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不知道生意的内容。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见生意背后的老板。”
   “哼!”清池哼了一声。
   “除你之外,还有人会来吗?”阴柔男子问。
   “据我所知,不会有了。”随风说。
   “行动应该是七个人,现在还少了一个。”阴柔男子说。
   “看来你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随风说。
   “彼此彼此。”阴柔男子说。
   “第七人,在最后时刻退出了。”随风说。
   阴柔男子没有作声。
   “第七个人?”沙舟说,“我怎么不知道七个人的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清池问阴柔男子,“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正在大家混乱一团的时候,一个人推门走进屋中。
   大家都将视线投向了进来的老者身上,老者看看众人,说:“看来你们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了,我们开始吧。”
   “我们正需要有人出来解释一下。”清池说。
   “我想确认一件事情,就是,你们都已经决定参加了吗?”老者一言即出,大家都安静下来。
   “只有一个人还在观望。”随风对老者说。
   “我参加。”阴柔男子这次倒是出乎意料地干脆,他看看大家说,“在下不知血。”
   “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么,我可以将这件事情委托给你们了。”老者刚要开口,门却被推开了一道缝隙,有人在门外招呼老者出去。老者看起来非常不满意,但是还是走了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门再次被打开,一个人简直是摔进门来,柳如烟眼看来人就要倒地,上前扶住了她。
   “谢谢你!真是不好意思,这屋里太暗了,我看不清,脚下就被……”师天籁看着柳如烟非常惊讶,“柳……如烟?”
   柳如烟的惊诧不异于她,“天籁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竟然是个小妞儿!”清池轻蔑地说。
   “她来做什么?”沙舟问。
   老者也随即走了进来,“现在,队伍完整了。”
   “完整?”清池很不解,“你说什么?”
   “这位姑娘就是你们的队友了。”老者说。
   “和女人组队,我不干!”清池第一个反对。
   柳如烟不管他们怎么争吵,先将天籁扶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几天前,我在下面吃了碗面条,谁知面条贵得吓人,我没有钱付饭前,只好打杂来抵债;今天,他们对我说,如果我参加这个行动,不仅可以取消我的欠债,而且还有钱可赚,我已经身无分文,只好答应了他们。”师天籁委屈得让人怜爱。
   “不要让这种外行掺和进来,我替她还债。”沙舟快人快语。
   “不要小看她啊,你不一定是她对手呢。”老者说。
   “你的剑呢?”柳如烟问她。
   “用来做抵押了,除非我还清债务,否则是取不回我的剑的。”天籁无奈地说。
   “你不是最心爱你的剑吗?怎么会抵押剑呢?”柳如烟问。
   “剑客吃饭,也得付钱啊。”天籁认真地回答。
   “天籁姑娘,”老者对她说,“剑你先拿回去。”他将剑扔给她。
   师天籁接过剑来非常高兴,她抱住自己的剑就像抱住恋人一样喜悦。
   “现在,我想说的委托内容是,你们要杀去杀一个人。”
   
   第二节
   夕阳山庄,七人再次会合。
   “外围的敌人已经清除干净。”清池向随风报告。
   “你不会没留活口吧?”不知血问。
   “你以为我是刚出道的新手吗?”清池说,“还剩下一个就在正堂后面绑着。”
   “其它人怎么样了?”师天籁问。
   对于这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幽音竟然开口说话了:“他们都去见阎王了,你该不会不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吧。”
   “都死了……”师天籁还是觉得事情发生的太快了。
   还是三天前。
   老者的话刚一落地,师天籁就拉住柳如烟,不住摇头,“不要去,不要杀人,如果你是急需钱的话,”师天籁矛盾了一下,“把她拿去吧!”师天籁把手中的剑递到柳如烟面前。
   “天籁姑娘……”柳如烟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
   “‘斩瞬时’是天下闻名的宝剑,如果要卖的话,价值连城,”师天籁的话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
   “那柄剑竟然是‘斩瞬时’!”清池吃惊地说,“那可是五大名剑之一啊,看不出来持有它的人竟然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女子。”
   “那柄剑很值钱吗?”沙舟问。
   “笨蛋!曾经有人用五万两黄金买‘斩瞬时’未果。”清池教训起沙舟来。
   “不光如此,‘斩瞬时’曾经是水问天的佩剑,此剑称得上见证了江湖的一个时代。”随风说。
   师天籁没有理会别人的言语,“我想卖掉她的钱,足够你用的了。”
   “天籁姑娘,你的好意我愧不能受,‘斩瞬时’对你而言,就像你的生命一样;我又怎么能用你的生命去换钱呢?而且,我并不是因为钱才来这里的,我有这么做的理由,而且,就算是手染鲜血,我也得这么做。”
   师天籁睁大眼睛看着柳如烟,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她认识的柳如烟。
   七天前。
   “我在想,”司空绣云迟疑着,“如果有一条与你可能相关的线索,我是说可能,你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
   “代价?你指什么?”柳如烟问。
   “你会为此杀人吗?素不相识的人?”司空绣云看着柳如烟,眼神仿佛是在挑衅。
   “只要可以知道我是谁,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柳如烟说。
   “恐怕让你失望了,并非是你的身世,而是,”司空绣云故意吊吊他的胃口,“你身体的秘密。”
   “我想听听。”柳如烟说。
   “我在不久之前,得到一个消息,有人出重金招募刺客团,数目高得让我都有些心动。不过,要是随便杀个人就能拿到那么大的一笔钱,恐怕太阳就得从西边出来了。我也算是与那个幕后人有些交情,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刺杀的对象,也许根本就杀不死呢!”
   “杀不死?”柳如烟问。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如果你觉得这值得一探究竟,我倒可以推荐你去试试,不过,能否通过测验,就看你自己了。”
   现在。
   柳如烟看着困惑的师天籁说:“如果你现在退出的话,还来得及。”
   师天籁看看柳如烟,再看看其它人(虽然看不太清楚),“我要退出!我只想做剑客,不想做杀手!”
   “天籁姑娘,”老者说,“我不想将杀戮说得像是做善事,但是,我请你去杀的人,其实根本算不上是人,准确地说,他是一个怪物,一个有着不死身的怪物!”
   “怪物!”所有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究竟是哪种的不死身?”柳如烟心想。
   “这次行动有些不同寻常呢!”随风心想。
   “怪物?骇人听闻的把戏!”清池心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