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徐过风之“无忧宫”]
平中要
·三年
·平安夜
·冬至
·杂感
·
·秋日漫笔
·一种涂抹
·芒种
·参观博物馆
·异乡
·
·《Matrix》中的霍曼议员――又一个苏格拉底
·回忆小公园
·一则新闻
·脸谱的故事
·
·真实
·签名售书
·窗外的树
·
·饮酒、广告和新闻
·旧居杂记
·明星代言偶感
·记忆中的味道
·一餐
·从停播说起
·稻香村
·滨河公园
·除夕
·无意义的文字
·我的心在水面之下
·夏虫之舞
·杂感
·有感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过风之“无忧宫”

徐过风之“无忧宫”
   引子
   午夜临近,密林外的小路上。
   六个黑影已经如鬼魅般聚拢在一起。
   “为什么约在这里碰头?”一个身躯肥胖的人开口了。

   “是老大的意思。”一个瘦高个儿回答了他,“他希望我们在一个不会被人跟踪的地方碰面。”
   “拒我所知,老大纵横一世,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如今怎么这么谨慎?”一个脸色蜡黄的家伙开口。
   “这次可不同,也许是我们‘七星帮’遇到的最大的麻烦,一个赏金猎人盯上了我们!”一个脸上有刺青的家伙说。
   “哼!”一个光头颇为不满,“不就是个杀手吗?又不是没有碰到过!我亲手杀死的刺客也不下二十人了!”
   刺青脸摇摇头说:“这次可不同,对方的名字是――徐过风!”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短暂的沉默。
   “我听说过一些他的事情,”瘦高个儿的声音有些迷惘,“他干了几宗大买卖,据说他从来都是单枪匹马……”
   “我也听过一些传言,不知道是真是假,凡是他盯上的目标,没有一个可以逃出他的手心……”大胖子的声音有些发抖。
   “他还有个绰号――风过杀人不留影……”刺青脸补充着不辨真伪的消息。
   “他再怎么厉害,我们七个联手还对付不了他吗?”光头似乎在为自己,也为大家壮胆,“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在关外这一带,提到‘七星帮’的名号,就连官府也畏惧三分,我们这些年干了那么多买卖,怕过谁?”光头拍拍胸膛。
   大家互相看看,有的点点头,“是啊,对手还没出现,我们怎么能自乱阵脚呢?”
   “老大约咱们几时到?”唯一一个一直没有发言的小个子说话了,他的声音缥缈。
   “老大已经迟到了。”刺青脸说。
   小个子皱了下眉毛,“也许我们应该去找他?”
   “没人知道老大住在哪里?他一向小心谨慎。”刺青脸说。
   小个子抬头看了一眼暗红色的残月,“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也许……”
   一阵沉闷的鼓声从小路尽头响起,同时一阵风吹来,让六人无不眯眼、侧脸。
   “那是什么?”有人惊呼。
   鼓点渐渐密集起来,鼓声在向他们靠近,在黯淡绯红的月光之下,一个黑影从黑夜的帷幕下登场了:魁梧的身躯,打扮起黑夜的颜色;长发被风扬起,那是黑夜的旗帜;只有一点如寒星般遥不可及的光亮,在一片黑色之中闪亮。
   “老大,是你吗?”刺青脸远远问着。
   来人没有回答,只有越响的鼓声和阵阵吹起的风。
   “老大!老大!”刺青脸还在努力着,拼命抓住最后一丝光亮。
   黑暗中,来人抛出一物。
   刺青脸接住端详,“哇……”刺青脸退后一步。在他手上的是一颗人头,六个人都认得,那正是他们的首领,“七星帮”大哥的人头。
   来人在距离六人十几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开口了,声音如刀刃破开黑夜的大氅,“抱歉,我让你们的老大迟到了,不过,他还是赶上聚会了。”黑暗中,依旧,只有那一点寒星闪亮,那是他的一只眼睛。
   “你是谁?”小个子咬牙问着。
   “我是来自阴间的使者,现在接引你们去该去的地方。”来人似乎在冷笑。
   “你是――徐过风?”刺青脸的声音如挣扎的落叶。
   “正是……在下!”徐过风张开双臂,如同一只即将展翅而飞的大鸟,同时,一片金铁鸣响,在徐过风面前的地上,七八种长短各异,奇形怪状的兵器插进了土地里,向着不同的方向微微倾斜。
   “那是你的兵器?”光头问。
   “它们曾经属于不同的主人,不过,现在,它们属于我!”徐过风说着,在寒星下,微微露出一道白光。
   “没想到你会自己送上门来!”瘦高个说,“真是自投罗网!”他吹了一声口哨,很快,从两侧的树林中跳出了几十个手持兵刃的手下。
   “你该不会以为只有我们六个在这里吧?”刺青脸大喊着,“给我杀了他!”
   喽啰们冲向了徐过风。
   徐过风“嘿嘿”一笑,右手抄起一柄长剑,左手抄起一柄三刃圆刀的兵器,看着杀到面前的喽啰。
   “呀!”第一个喽啰已经到了跟前,他举起手中的刀砍向徐过风。在他眼前只闪过一片亮光,在他倒下的瞬间里,徐过风左手的圆刀正斜斩过第二个人的前胸;第三个被第二个人喷出的血封住眼睛的同时,徐过风右手的长剑已经贯穿他和他身后的第四个;第五个人已经杀到跟前,徐过风没有迟疑,他没有理会还停在对手身体的兵器,随便抄起地上的一把双股剑,横斩过去;徐过风没有去看对手是怎么倒下的,因为第六个和第七个已经同时到了;他抬起左手,架住对方的兵器,右手的剑拦腰扫过;埋伏在树上的人已经举刀跳落在半空里,徐过风没空理会他,只是随手掷出左手上的三刃圆刀,一片血雨洒下的同时,徐过风左右开弓又放倒了三个冲到跟前的人。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第一轮进攻就停止了,没有人再敢上前半步。
   徐过风又换了手中的兵刃,拿起一对蛇形剑,慢慢地走向六人众。
   “上啊!拦住他!”瘦高个儿命令着他的手下,“杀了他,赏金一万两!”
   重赏之下,小喽啰又围拢住徐过风。
   瘦高个儿见状,转身就要逃跑,就在这时,一道白光从人群中飞出,没有人来得及反应,一柄蛇形剑已经贯穿了瘦高个儿的胸膛,瘦高个儿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直直倒在了剩下的五人面前。人群中,惨叫声和断肢在头顶上空飞舞,喷出的血和风声混杂在一起成为同一个声部,喽啰们正在以减法的形式倒下,徐过风依然步伐从容。
   小个子和刺青脸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亮出了兵刃,大胖子、光头和腊黄脸已经手持兵刃冲向了徐过风。
   “呀!”大胖子双手持巨斧朝着徐过风砍下,力道凶猛、飞砂走石;徐过风抖了一下左手的袖子,一柄短长双刃手叉,迎着千钧巨斧硬生生地拦截下来,兵刃擦亮一道火光,一瞬间照亮徐过风半张面孔;大胖子看见徐过风的眼睛,吓得迟疑了一秒;徐过风的面孔又被黑暗吞没,同时他右手上的蛇形剑,已经横扫向了大胖子;几乎同时,一道锁链缠绕住了徐过风的剑,顺着锁链看去,另一端连着一张蜡黄脸;徐过风扯了一下剑,似乎锁链没那么容易弄断;光头已经握剑冲到了徐过风的跟前,在他看来,徐过风的双手都被牵制住了,此时此刻,机会难得!光头刺出一剑;徐过风稍稍侧身,用腋下让过光头的剑刃,然后用手臂夹住;光头一剑刺空,剑却不能再撤退回来,他要努力拔剑的时候,徐过风已经将他人整个踢飞出去;大胖子在看着光头吐着血横飞出去的同时,感觉手中的巨斧之下似乎阻力被卸去,他再次面对徐过风的时候,徐过风的手叉正斩下他的手腕;大胖子开始叫喊的同时,徐过风的手叉挑起腋下的剑护手,转了一个圈,朝着锁链的尽头掷去;黑暗中,蜡黄脸发出一声闷响,缠绕着徐过风的蛇形剑的锁链失去了生气,落在了地上;徐过风用蛇剑拨动了一下锁链,然后向空中一挥,坠落在黑暗中的锁链仿佛被唤醒,在空中飞舞起来;徐过风走过大胖子的嚎叫,紧跟在他身后的锁链带回来光头的那柄剑,横刺入大胖子的胸膛;光头刚刚站起身来,就看见大胖子的下场,他没来得及反应,徐过风掷出的手叉就穿透了他的眉心,光头仰面倒下。徐过风解决掉三个人只走了两步,而现在,他还在继续走着。
   剩下的小喽啰见此情形,顿时丢盔弃甲作鸟兽散了。
   徐过风在浓得化不开的血味中呼了口气,在他视线中,已经看不到一个对手了。
   此时,在两棵大树后面,小个子和刺青脸隐蔽着气息,思维却在快速地旋转:
   “对方是真正的杀手,力量、反应、经验都无法比拟……”
   “硬碰硬、多对一、近战、远战,都占不到上风……”
   “不过,虽然他很强,也并非没有破绽,从他的步法看来,他不擅长轻功……”
   小个子冲刺青脸做了一个手势,两人达成默契。
   徐过风凝视着这片树林,风在头顶上吹,“你们没有逃走,就是想在这里解决我,为什么还不现身?”
   话音未落,一片沉沉的光亮就回应了徐过风的发言。
   徐过风转动着手中的蛇形剑,奔袭而来的暗器被悉数打落在地,徐过风已经清楚了对手的位置,他朝着对手栖身之处奔去;徐过风来到大树后的同时,预设的埋伏正如计算般准确引爆;一声爆响,烟雾中伴随着细簌的金铁声。
   徐过风知道自己中了埋伏,身上有几处负伤,虽然伤口不深,但是爆炸发射出来的暗器已经涂上了毒药,凭着经验,在药性发作之前,他没有多少时间留给剩下的两人了。
   就在这时,树林中两个声音,朝着相反的方向逃逸。
   “想逃吗?”徐过风向着其中一个方向追去。
   小个子在拼命跑着,对于轻功,他还是有自信的,他清楚,徐过风中的毒,很快就会发作,虽然只是麻痹,但是,足够时间逃命了。所以,只要在药性发作之前,不被徐过风追上,他就逃出升天了!他听着背后的脚步声,在渐渐靠近他,越来越近,他不敢回头,只是拼命地跑着,对于他来说,无论之前如何,此时此地,他求生的欲望如此强烈,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了:
   “你太慢了!”
   小个子扭头看去的时候,徐过风已经和他齐头并进了……
   十分钟后,刺青脸才停住了脚步,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服,他俯下身大口呼吸着,他知道,这个时候,徐过风中的毒已经完全发挥作用了,无论徐过风现在在哪里,他都已经不能动弹了!刺青脸在想:要不要回去杀了徐过风?他一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只要逃离这里,只要从徐过风的手下逃离,一切都是可能的!刺青脸直起身子正要离开的时候,黑暗中,一个黑色的人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徐过风?!”刺青脸吓得魂飞魄散。
   “很惊讶吗?”黑暗中,依旧只有一点寒光。
   “这不可能,我看见你中毒了!”刺青脸在后退。
   “的确,可是毒性就要失效了,”徐过风慢慢抬起握刀的右手,“现在只有右侧身体还不太灵活……”
   刺青脸的实战经验告诉他,反败为胜的机会,就是现在,假如徐过风完全恢复,自己只有同样结局,求生的欲望让他的速度和力量远胜平常,在“七星帮”中若论武功,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的确,他要比其他人更沉着、更冷静,因此,他出剑的时机也要比其他人高明,他不会过早向对手显露自己的意图,他要在最后的时刻,在胜负揭晓的瞬间,露出致命的獠牙!
   他在接近徐过风,徐过风却没有动,这让他感到恐惧,在这些年经历过若干战斗后,他还是第一次觉得恐惧,不光是徐过风的武功,他的杀气,也许只是他的目光,那种足以致人死地的目光。
   刺青脸已经到了距离徐过风一剑距离的地方,他将最终的出剑目标锁定在了徐过风的心脏位置,他只要避开徐过风左手的攻击即可;他注意到徐过风左手并未拿武器,这对他有利!他出剑了,很快,可以说非常快的一剑,剑尖距离徐过风的胸口只剩下半尺路程;刺青脸没有看见徐过风的左手有任何动作,他又看了一眼徐过风握刀的右手,也同样没有反应;刺青脸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剑尖还在以加速度前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