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為工商聯副主席李彥宏的無知叫聲好]
石三生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工商聯副主席李彥宏的無知叫聲好

   
   《中國網路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二百零三
   
   我想,自己是有“仇富”情結的。但仇富卻並非意味這仇視富人們的家財萬貫。而是討厭在一個權錢勾結的社會,“富人”往往一邊掠奪著你困乏的資財;還一邊扼殺著你的自由,無論是經濟還是精神。
   

   百度總裁李彥宏或許不是一個本質不好的人,在一個民主自由的美國打拼了若干年的人,身不由己、都會沾染上一點民主習氣吧?也因此,儘管百度領先中宣部半年之久就封殺了自己。但於心底,還是感念當初百度空間的慧眼相識。儘管後來的文章中,不時會流露出對百度的不滿、對李彥宏的言語刻薄。
   
   石三生我也曾經小有成就,眼見過為了幾千塊錢的贊助:政協主席的下作、作協主席的阿諛。也見過為了一個虛名兒:人大主任揮毫、宣傳部部長月臺。更於燈紅酒綠的深夜,偶遇過市長大人在酒店老闆與服務員的攙扶下的狼狽模樣。說這些,並非只是為了懷舊感新,只是想說自己對李彥宏的百億財富並不感冒而已。成吉思汗是個魔鬼,他一生搶掠財富無數。可惜他不懂人的體力是有限的,人的智慧也是有限的道理。若懂,他的帝國也就不會轉瞬即亡了。卡紮菲也不懂,千億財富藏敵國,落得個國破身亡的下場。古代人,數曹雪芹家道敗落後看得最明白---“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在自己的藏書中,有一部只翻看過幾頁的《傳家寶》,說的、無非是叫人積德行善。未師顧曉軍先生、不知“公正”是何物之前,一直也相信人間自有“正義”在。甚至當同學以我之經歷乃人生的必然作解時,還沉默以對、表示贊同。想到那酒店老闆被中紀委空降法辦,那市長大人隨後便亡(有人說是嚇死的)。更是對冥冥中的世道輪回多了幾分半信半疑,五年訴訟,曾經數度產生過逆來順受、不如放棄了的念頭。
   
   想放棄,卻並不單純是對“正義”的絕望、對世道輪回的疑懼,更多的、是誘惑。百度與Google均已經清理得蕩然無存的、被中宣部封殺之前的一篇文----《贊“右派怪才”石三生 惜“右派怪才”石三生》便是最初的見證,作者寫道:“若某天我能做主人,成為“當權派”的話,我會將其“時評”集結出版,以備後人作資料查詢。如若這樣,這已經很了不起了。人活一世,能到如此地步,已然是萬里挑一了。”百度當初是多麼用心地推薦此文啊!絕對顯示在百度搜索“石三生”的首頁。自己遲疑了數月,還是裝作看不懂、借挑起筆戰回絕了。
   
   而回絕的結果,就是遭到了中宣部大人緊隨之後的封殺----不但被博客中國掃地出門,還被受命于中宣部的特務騙去審訊、留案底。
   
   為什麼要說這些?不過是想以親身經歷證明中國的當今社會,只有因果報應的正義,沒有顧曉軍主義的“公正”。而所謂的正義,不管是中紀委空降法辦了那酒店老闆、嚇死了那當初的市長;還是那贊文的作者以“時評結集出版”誘惑吾放棄對文革的“錯誤認識”,從此做一個“萬里挑一”的人。都不過是中國幾千年來的人道輪回、因果報應。“正義”之惡,一如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假文學之名,宣揚六道輪回的《生死疲勞》。說白了,卻都不過是粉飾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人治的說辭而已。
   
   好了!就感慨到次吧。最後,交代一下標題:今日用百度搜“石三生”,竟不見了“石三生是誰?”。輸入“石三生是誰”、也無法搜到,只有通過Google的快照才能間接搜到。俗話說“觀一葉知秋”,我願意通過“百度知道”從此開始的一點“無知”,相信顧曉軍先生所說的“種種封殺與封鎖,終將結束。中國,將開啟一個新的時代;每個早晨,都有陽光、都有鮮花……“平民主義民主”與“公正第一”,也會揚帆起航、走向世界。”
   
   同時,也把顧曉軍先生的話送給每一個參與封殺與封鎖者!“正義”無果;“公正”始來。“正義”不堪之時,便是“公正”出頭之日。
   
   【石三生 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 07:25 中國】
(2012/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