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高洪明
·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吾言行都是基于自以为是的人民和民族之立场
·金正恩橄榄枝前瞻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强烈谴责北大党国校方无理无法无耻行为!
·山东大学无斯文,下作迫害孙文广!
·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管理达赖喇嘛转世事务!
·中印关系理想状态:合作不结盟,分歧不战争!
·天下大势,分久不合,中国统一更待何时?
·当下习蔡会谈为什么不可能?
·中共领导一切,人民一无所有
·中美贸易争端谈判之前瞻
·战胜癌症,人类新陈代谢依旧!
·中国大学中共化是中国大学之根本弊端
·用超时空眼光看待马克思及其共产主义之提纲
·美国真是霸道惯了!
·一个中国,中国统一,永远是中国的政治正确!
·为5月3日中国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叫好点赞!
·中朝关系之前瞻—写于中朝元首二次会谈后
·愿天下退休的母亲从母亲角色中解放出来!
·秦永敏,英雄也!今天人民给你点赞!
·永远的执政党永远是痴人说梦
·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什么这么难?
·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今日中国个人崇拜虽风生水起但必烟消云散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反华走火入魔且歇斯底里!
·中国律协不是中国律师的娘家而是冤家!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中国政府对货运劳动者维权行动不可装聋作哑!
·美朝特金新加坡联合声明面面观
·特朗普总统—美国和世界的外交奇人牛人也!
·半岛无核化说说容易,分阶段且同步兑现艰难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真真假假金正恩与特朗普二次会谈之前瞻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中国工会姓工不姓党,维护劳工制衡资本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同是普世价值不可或缺构成
·捍卫宗教信仰自由 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昨天中美不打不相识,今天中美再打再相识
·特朗普们真的反共不反华吗?兼谈中共与中国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高洪明
    记得在上个世纪1965年,我在北京市呼家楼中学上二年级。当时正值麦收时节,学校组织我们几个班的同学们到朝阳区双桥公社大鲁店生产大队去支援麦收,并要求我们和当地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道路。当年我们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了一个星期,细节记不清了,但有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
    当年北京农村都在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搞“四清运动”。我们乘车到达大鲁店大队时还不到中午,贫下中农的男女老少们抢着帮助老师同学们拿着行李,按照大队的安排把我们十个人、八个人的一屋一屋的安排好,招待我们吃完中午饭,稍事休息后,就组织老师同学们到大队部门前树荫下开会。老师同学们都排好队伍,全神贯注地站着听着。
   站在老师同学们队伍前面的有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生产大队贫协主席,旁边站着生产大队队长、生产大队民兵连长,还有三四个人不知是干什么的。


   干部模样的大队党支部书记开场白说:同学们来了,我们欢迎你们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道路;下面请贫协主席給老师同学们上一堂阶级斗争教育课,大家鼓掌,热烈欢迎!
   满脸沧桑的贫协主席也不客气,应声说道:现在我就給老师同学们说说咱大鲁店阶级斗争非常激烈的一件事儿。
   他说:咱们这儿出了个大反革命分子,他识文断字,影射攻击社会主义,丑化污蔑工人阶级、贫下中农,恶毒得很!
   这个反革命分子他说什么呢?他说文解字,指桑骂槐,胡说什么《人民日报》的四个大字是什么?
   是“大人,小民;日子短,报怨大。”这小子真他妈反动透顶,政府把他抓起来了,判了十五年大刑。
   接着他又说:同学们,你们年龄小,不懂得“大人,小民;日子短,报怨大”这句话的意思,它为什么反动透顶?为什么把那个反革命分子判了十五年大刑?
   贫协主席給同学们解释说:
   《人民日报》的“人”字,字写得大,就是“大人”;“大人”它指什么呢?反革命分子指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干部是旧社会的“大人”;“大人”就是官僚,就是官僚主义。这就叫恶毒污蔑党和政府。
   “小民”是怎么回事呢?因为《人民日报》的“民”字写得小,反革命分子就说这是“小民”。“小民”指谁呢?反革命分子把我们工人、农民称为“小民”,“小民”是受“大人”剥削压迫的。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工人、农民当家作主!这不是污蔑咱们贫下中农是什么?
   “日子短”是什么意思呢?贫协主席继续給老师同学们解释着。
   他说:《人民日报》的“日”字写得短点儿,反革命分子就说这叫“日子短”。他用“日子短”这三个字,来污蔑咱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丑化咱们社会主义,胡说咱们现在生活贫苦得还不如万恶的旧社会!这还不反动吗?
   什么叫“报怨大”呢?那是因为《人民日报》的“报”字写得大,反革命就说这叫“报怨大”。“报怨大”是什么意思呢?反革命分子胡说咱们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报怨大”。这个是最恶毒的!他挑拨咱们贫下中农和咱们党和政府的血肉联系,鱼水感情。判他十五年大刑也不多!
   同学们,要记住,这就叫阶级斗争!贫协主席语重心长的嘱咐着。
   这时,不知谁带头喊起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同学们老师们也都振臂高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口号声中,贫协主席结束了他的报告。
   当时,我听了贫协主席的报告,真的恨死了那个反革命分子。我想老师同学们一定和我一样,知道什么是阶级斗争了,什么是反革命分子了。
   后来我才知道:《人民日报》四个字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給《人民日报》题写的墨宝;《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机关报;而《人民日报》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是毛主席的喉舌。当然,谁攻击《人民日报》四个字,谁就是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谁就是恶毒攻击党和政府,谁就是反革命分子。反革命分子判大刑是理所当然的。
   再后来我才懂得:那个反革命分子,其实是个先知先觉分子,是个认识党国体制弊端的启蒙分子,是绝大多数国人所不及的。
   再再后来我也做了“反革命分子”;但换了个称呼叫“颠覆国家政权”分子了。
   这个大反革命分子:他姓氏名谁?他长什么模样?他还活在人世吗?他有后人吗?他的后人还在吗?我真的想知道,但我无从知道。
   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在我心目中:他就是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他就是追求自由民主的先驱,他就是争取人权的战士。
   47年过去了,《人民日报》的面目,依旧!依旧!
   47年过去了,“大人,小民”的国情,依旧!依旧!
   47年过去了,“日子短,报怨大”的民情,依旧!依旧!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2年12月8日
   附注:《人民日报》报头四个字请参看《人民日报》或《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2/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