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文汇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垮的》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傅申奇如是说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傅申奇如是说:
·傅申奇如是说:2
·傅申奇如是说:3
·傅申奇如是说:4
·傅申奇如是说:5
·傅申奇如是说: 6
·傅申奇如是说:7
·傅申奇如是说:8
·傅申奇如是说:9
·傅申奇如是说:10
·傅申奇如是说:11
·傅申奇如是说:12
·傅申奇如是说:13
·傅申奇如是说:14
·傅申奇如是说:15
·傅申奇如是说:16
·傅申奇如是说:17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一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二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三号)
·治丧委员会名单完整版
·张建红先生治丧委员会(纽约)举行追悼会
·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的悼文
·《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的悼词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悼文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2)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来信)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挽联)
·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挽联)
·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释放一切政治犯!!
· 新春贺词!
· 新春贺词!
·《中国在等什么?》
·《吴邦国的五不搞》
·全委会:强烈抗议、严正声明和崇高的敬意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力挺茉莉花革命
·蓝色革命,快闪集会!纪念六四、声援茉莉花革命
·《革命不可避免》(二)
·纪念六四的部分视频和综合报道
·民主党全委会通报
·推动提名陈光诚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大批上海维权人士前往北戴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从11月30日开始的20多天的时间里,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致公党、九三学社、台盟等中国8个民主党派先后完成了全国代表大会的各项议程,选举产生了由各自党派的中央主席和副主席。组成的新一届领导班子,总人数为85人,顺利实现了新老交替。
   这八个所谓的民主党党派自称是“参政党”,但他们是如何参政的呢?那就是“近年来,各民主党派结合各自特色界别领域,针对文化、教育、派科研、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三农”问题等各领域都提出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建议和提案,受到了中共中央的重视,有的还被吸取到了近年来出台的一些政策中。”
   他们所谓的参政就是他们以专业的知识在一些具体领域里为中共出谋划策,他们就是中共的智囊团,他们对中共连一点“监政”的功课都不做,更遑论参政了。这无非是说明,他们是名符其实的“花瓶党”,为中共的一党专政装饰门面。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如果民主党派人士真的要对国是发表看法,提出建议,就成了异端,除了被打压,不会有任何余地。

   2011年民主促进会成员,中央民族大学赵士林教授撰文《就中共建党九十周年宣传问题致中共中央公开信》,但被封杀。今年又撰文《对十八大的十八条建议》,结果是遭到报复,赵教授愤而退出民主促进会。
   赵教授发表声明如下:
   由于我主张讲真话、做诤友,受到中国民主促进会领导的打压(具体地讲,由于我发表了《就中共建党九十周年的宣传问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和《对十八大的十八条建议》遭到报复),故宣布,自发表声明之日起,退出中国民主促进会,所兼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民进中央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各职亦一并辞去。
   中国民主促进会领导对我的打压,不符合十八大精神,暴露了这个政党的领导思想僵化、作风蛮横、两面三刀,虚伪腐朽。这样一个驯化严重、寄生性极强的组织根本不具一个政党的基本品格,也不能胜任新的时代条件下,促进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建构现代政治文明的任务。
   我曾就反腐败的制度建设提出建议:中共执政,民主党派监政。但就我在中国民主促进会的经历来看,这样一种不具“党格”的“民主党派”显然不能胜任监政大任。有鉴于此,我主张,应该将民主党派的改革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一环。什么时候中共统战部不再是实际上的民主党派组织部,什么时候民主党派不再 是劝百讽一的奴才党、马屁党,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才算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赵士林
   2012年12月14日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中国必然走向宪政民主,但毫无疑问没有真正的民主政党就不会有宪政民主。这八个党派都曾经有过追逐民主梦的履历,
   (右起:章伯钧、史良、左舜生、张澜、沈钧儒、罗隆基)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然而被中共欺骗,助纣为虞,协助其推翻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其中许多人自食其果成了红色恐怖的牺牲品。
   (曾任中国首任粮食部(1952年成立)部长的章乃器在遭受红卫兵冲击后,不久写成了《七十自述》,他称这是他有生以来所遇到的最大的灾祸,从1966年8 月24日到31日,整整8个昼夜,他在绝食中受到百般拷打,折磨他的方法有:用钢丝包橡皮的鞭子打、划了火柴烧手、用气枪射击头面、强迫吃肮脏的食物、用 油彩涂脸、用氨水灌鼻孔……他遭遇残酷折磨不说,妻子也受到牵连,惨遭迫害致死。)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中共进北京后这些党派始终是中共一党专政的帮凶和遮羞布,其领导层都要由中共内定,并且很多就是共产党员,故而他们只能起花瓶的作用。除非这些党派中出现一大批像赵教授这样的有识之士,拿出勇气,监政、议政和参政。否则,其命运就是在中国的民主转型中被彻底淘汰。
   既然要宪政民主,就要有多个真正的民主政党。在中国的民主转型过程中,要么当局主动开放党禁,要么民主政党冲破党禁。
   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就开始了冲破党禁的努力,数百名民主党人已经付出了千年徒刑的沉重代价。迄今为止杰出的民主党人刘贤斌、谢长发、陈西、朱虞夫、陈卫等还在服着重刑。但民主党不会被消灭,民主党的旗子一定会在中国高高飘扬。中国自然会出现其他许多政党,但在中国的民主转型过程中中国民主党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留下深刻的印记。
   十一月十七日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致信习近平和张德江,建议中共新领导层开放党禁,让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其成员的中国民主党在法治的轨道上参政。指出:开放党禁,功在千秋,“为万世开太平”将由此开始。
   民主党人不是祈求当权者恩赐民主,而是以自己的坦诚、远见、挚着、坚韧、无畏和付出为民主奋斗。如果新的中共领导层还不能看清历史潮流主动开放党禁,那么诚如孙立平教授所言:中共现在这种统治模式“10年可能到不了,5年可能差不多”。最终,中国民主党人将以自己的实力和民众广泛的支持冲破党禁,开始宪政民主的新纪元!
   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我们呼吁八个所谓的民主党派中的有识之士,拿出勇气,挺起脊梁,要么退出花瓶党去专精你们的专业,不要为虎作伥;要么退出花瓶党组建或加入真正的民主政党,我们特别欢迎你们成为民主党人!为中国的百年民主梦作有力的一搏!
   而我们提请新领导层听一听叙利亚参加战斗的一位工程师对参战的中国艺术家陈维明所说的一段话: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不要走上孙教授所说的:“武装镇压”的绝路!
   
   傅申奇
   2012年12月21日
   
   附一:《就中共建党九十周年宣传问题致中共中央公开信》
   
   他具体建议如下:
   一、不要再把党道德化。 贵党是一个政治组织,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1949年以来一直处于执政地位。贵党认识到应该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人民是主人,党是 公仆。不能让主人对公仆天天感恩戴德,不应再天天让主人喊公仆“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我把党来比母亲”,这是封建时代“父母官”传统的遗毒。是把党伦 理化、道德化,颠覆了现代政党的形象。
   二、不要再把党神圣化。 贵党九十年的经历,有艰苦卓绝的奋斗,伟大辉煌的胜利,也有曲折的历程,沉重的教训、可怕的错误,宜只盯着成绩,甚至把党神圣化,不管党内出现了多少贪 官,总是“伟大光荣正确”不绝于耳,而应该认真深刻客观地总结教训,真正提高和增强贵党的执政能力、执政品格、执政素质。
   三、不要再把党色彩化。 贵党作为执政党,应该为全中国人民执政,而不应该为了哪家那派哪个阶级哪个集团的利益执政,特别不应代表“红色家族”执政。目下甚嚣尘上的“唱红歌”,从观念到做法(重庆最典型)都是把党通过色彩化引向极左化、文革化。
   在和平建设时期,不宜再把党色彩化。 马克思当年抨击普鲁士当局的书报审查制度时说:太阳照在露珠上本来五颜六色,但是当局却只允许有一种颜色。贵党既然直到今天都奉马克思主义为国家意识形态,就应该首先记取马克思的教导。
   四、不要再把党封建化。 庆祝建党九十周年,更应该着眼未来,而不是一味缅怀打天下的历史。不能遵循“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的封建社会逻辑,而应该真正体现还政于民的现代文明原 则。须知,历史的选择未必是现实的选择,更未必是未来的选择。贵党若要获得中国人民心悦诚服的认可,保持执政地位,任重道远。这绝不是在建党纪念日喊上几 句“千秋万代永不变”能够解决问题的。
   最后,赵士林建议,中国还有那么多生活在贫困线上的民众,还是发展中国家,(建党庆祝)不宜过分铺张、穷奢极欲,挥霍公帑,建议预算节省再节省,并特别建议公开建党九十周年庆祝活动的经费,让民众监督。
   
   附二:《对十八大的十八条建议》
   
   建议之一:彻底清算文革罪行
   针对文革复辟的危险,希望大会就文革问题形成决议,彻底清算文革罪行,允许学术界研究反思文革历史,建文革展览馆,在学校历史课程中编写文革单元,教育年轻人了解文革历史,并以代表大会名义向人大建议立法定鼓噪文革为反人类罪,危害国家安全罪。
   
   建议之二:向文革遇难者道歉
   建议十八大就建国以来的历史问题再度形成一个决议,就历次错误运动(从知识分子改造到文革等)总结教训,解密相关档案,开放研究禁区,以党的名义向遇害者(林昭、遇罗克、史唐枫、张志新等)道歉。这样中共就能还中国人民以公正,卸下历史包袱,领导中华民族推进改革开放。
   
   建议之三:首先进行党的改革
   突出政治体制改革主题,政治体制改革的头号课题是党的改革。中共作为执政党,应该淡化和清除罩在头上的革命桂冠、道德色彩,神圣光环,培育执政品 格。执政品格的根本要求是按照人民的意愿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要在制度系统、程序设计、政权结构、行政模式、司法体系等方面切实兑现。
   建议之四:允许民主党拥有更大的活动空间
   推进政党结构和功能的改革,允许民主党派拥有更大的活动空间。执政党自己监督自己的无效性是导致特权泛滥、腐败猖獗的主要原因。有鉴于此,应强化民主党派的监督功能。设计中共执政,民主党派监政的可操作性制度和程序。
   
   建议之五:推进司法改革,改变当大于法的局面
   调适党和法的关系,以司法独立为目标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党大于法的司法体制不利于现代法治国家建设,也不利于执政党形象。法律之上有权力绝非现代法治。立法、执法、监法共同受制于一个更高权力,和文革中的公检法坐一条板凳办公只有程度差异,没有本质区别。
   
   建议之六:经济体制改革:国退民进
   高层放言:改革已到攻坚阶段。经济体制改革的攻坚就是打破国有垄断,国退民进,颠覆“三化”格局(生产要素政府化,劳动过程市场化,产品分配权贵化),金融、能源、地产、国防工业、交通等等,全面推行市场配置资源,该交给民营的交给民营。
   
   建议之七:还公民思想自由言论自由
   体现改革开放精神调适意识形态政策。改变从上至下以党的权威强迫公民统一思想的模式,改变将某种主义思想列入宪法要求公民遵循信仰的准政教合一的中世纪做法,还公民以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
   
   建议之八:使执政党真正成为人民公仆
   不仅在观念上,更要在制度设计、社会结构、资源占有、财富分配诸方面贯彻人民本位的政治诉求,彻底颠覆党本位的传统,使作为执政党的中共真正成为人 民的公仆。建设服务型执政党,而不是威权型、主导型、弹压型执政党。使执政党从思想观念、法律地位、社会角色、权力形成到运作模式都体现公仆本色,而不是 居高临下,唯我独尊,大权独揽,颐指气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