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藏人主张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鮑彤:「六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鬧清
·「六四」之前,胡耀邦主政的十年是中國歷史上的短暫春天
·毛澤
·1989年4月15日下午,胡耀邦的死訊透過各種途徑傳到了北京大學,終於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曾建元:人生如蜜
·李登輝日本國會議員會館演講(全文)
·中国海外民运和中共当局团结在洪秀柱周围
·袁教授和柯市长对决台湾定位
·有心人士向台湾政界寄送《决战2016》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兩岸一家親』相關問題辯經會
·反腐膠著進退失據出路何在?
·臺灣新公民運動的衝擊與影響
·時政巨作 《台灣生死書》 出版消息
·诚挚邀请《 台灣生死書》新書發表會
·蔡英文登《時代》封面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Kalden Lodoe 彷彿達蘭薩拉派駐自由亞洲電台的代表,他不停兇惡地反對所有的讓贊支持者。他的作法受到桑東仁波切的肯定,因此對他特別破例,不再堅持原有「抵制所有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的原則,出現在他的節目中當特別來賓。我們應可以假設Kalden對這類的貴賓,表達出恰當的尊敬與崇奉,因為他對其他人,特別是TYC 與「學生支持自由西藏」(SFT)領袖都一副兇惡的樣子,他認為後者組織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示威與抗議活動,就是違反達賴喇嘛願望的作法,因此常常在節目上,以美國保守派節目主持人史恩‧漢那提(Sean Hannity)那種不讓反對者完整表達,只顧彰顯自己立場正確的方式,詰問與反駁這些人。
   
   2011年7月,達賴喇嘛在華府舉行時輪金鋼法會,主要負責人Kalden Lodoe命令安全人員把TYC的主席Tsewang Rigzin從會場移除。我自己也曾有機會與這位還俗的僧人交手,2001年秋天我在華府的圖伯特社區演講,講題是我們為什麼不應該放棄獨立的目標,在開放問答的時間裏,Kalden Lodoe表示,圖伯特獨立的目標與達賴喇嘛的中道,兩者其實在本質上是一樣的,而我在演講與寫作裏面,顯現出我對達賴喇嘛的不忠,我才是造成流亡社會反對聲音的禍源。
   
   接下來,去年十二月,達賴喇嘛的特使以及「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CT)的執行主席Lody Gyari要求上「週日政治評論」節目單獨講話。他強調他是達賴喇嘛的特使,拒絕讓主持人Karma Zurkhang插話,滔滔不絕地在節目上開罵了一個小時,批評「那些反對達賴喇嘛與流亡政府的人」。他並沒有直接說出我的名字,然而聽眾告訴我,我絕對是他所攻擊的對象。
   
    Gyari長達一個小時的憤怒演講,在流亡政治圈中裏很常見,然而引發他怒火的,可能是我曾經在「週日政治評論」節目上,在他上節目的兩週之前,對他的不誠實說法發表我的意見。
   
   「藏人行政中央」的”Sikyong”(「司政」)洛桑僧格與Libby Liu見過幾次面,他似乎很成功地「迷倒」了她,說服她:自由亞洲電台的博語頻道在阿沛晉美的主導之下,不但反對達賴喇嘛的中道政策,而且這樣的節目讓圖伯特境內的聽眾覺得難過沮喪。今年六月,洛桑僧格、Libby Liu以及達賴喇嘛駐紐約的代表Lobsang Nyandak,這三位可能曾經在倫敦會面,並且討論博語頻道有需要予以重組,並換掉台長阿沛晉美。
   
   我之後大概又參與了一集的節目,接下來就聽說Karma Zurkhang主持的週日談話節目已經被自由亞洲電台停掉了。自由亞洲電台大概是趁今年四月,阿沛晉美請假回去探望生病的母親,人不在電台裏的時候,作出這個決定的。我另外一個討論世界文學大師與政治思想家的節目也被取消。這些節目被取消,自由亞洲電台都沒有通知我,不論正式或非正式。
   
   接下來,11月5日早上,自由亞洲電台台長Libby Liu突然決定開除阿沛晉美,而且是用非常羞辱的方式:他在警衛護送下,被踢出了電台。Liu接著找來博語部的所有職員開會,她嚴厲地警告所有的人,宣布阿沛晉美已經被開除了,其中一位員工詢問開除的理由,被告知其理由是「個人的」,其他人最好不要多管閒事。自由亞洲電台的所有博巴員工,一向喜愛與信任阿沛晉美,感佩他對於員工的專業能力與獨立作業之權利的尊重,這是突如其來的重大打擊。因此41名員工之中,除了兩位當時請假之外,其餘的人立刻簽署了一封支持晉美的信,請求讓他恢復原職,繼續當大家的上司。唯一沒有簽名的人,就是Kalden Lodoe。
   
   阿沛晉美被開除的幾天後,達賴喇嘛駐紐約的代表Lobsang Nyandak來到華府,似乎是為阻擋自由亞洲電台的員工組織任何支持晉美復職的行動。Nyandak叫所有博語部的員工到ICT的辦公室開會。只有幾個人參與。他告訴這幾個人,流亡政府跟晉美被開除無關,然而對於所發生的事情並非不感到欣慰。他指出阿沛晉美過去犯下許多錯誤,允許了許多反對流亡政府的人上節目,表達了許多錯誤的意見。
   
   此一駭人聽聞的消息傳開以後,最先作出反應的人之一,是詩人唯色,她在博客上譴責阿沛晉美被開除的事件,並且指出整件事讓她回想起她自己被西藏文聯開除的事情。她還指出開除她的「漢人官員」至少「很客氣」地告訴她被開除的事情,比晉美的遭遇好太多了。唯色的結論是:「比較起來,中共官員比起自由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的長官更為坦誠。」
   
   接下來,美國眾議員達那‧羅何巴克先生對媒體發布消息,並且寫了兩封信給「藏人行政中央」,信裏面說:「我有理由相信他(阿沛晉美)是為了政治的理由被開除的。」羅何巴克議員表示,自從2011年3月以來,已經有73位博巴自焚,「顯而易見的是,圖伯特人民,乃是為了自由與獨立而死。自由亞洲電台一定要繼續提供正確的資訊。自由亞洲電台內部若產生政治審查的現象,一定要予以徹底調查。」
   
   達蘭薩拉總是不停地想要控制流亡世界的所有媒體以及支持團體,還要把不服從其政策的人邊緣化,所以在某種意義上,阿沛晉美被開除,只是又一個令人惋惜,然而並非稀罕的結果而已。過去兩年以來,這類事件似乎有顯著增加的趨勢,如同Tibetan Political Review的社論〈議會議長與噶倫赤巴是否正想壓制言論自由?〉(Are the Speaker and Kalon Tripa stifling free speech?),以及其他刊物的多篇文章所指出來的,其中值得注意的是Tenzin Nyinjey所寫的〈言論審查與圖伯特的自由奮鬥〉(Censorship and the struggle for Tibetan freedom)。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達蘭薩拉所想消滅的言論與意見是哪一種,有一個模式一再出現。「藏人行政中央」主要的打擊對象,主要是那些為圖伯特獨立講話的個人與組織,如TYC,因為他們非常活躍地挑戰北京。今年,達蘭薩拉當局跟「司政」洛桑僧格與議長邊巴次仁忙著掀起一場輿論風暴,使大眾對TYC感到憤怒,說他們「傷害」達賴喇嘛,宗教右翼團體開始呼籲解散TYC,還要大家群起圍攻TYC的領袖。
   
   「藏人行政中央」深信不疑的是,如果能夠想辦法中止或限制每一個呼籲獨立的運動或者相關的討論,北京就會同意達賴喇嘛中道政策的「真正自治」方案;或者,至少會恢復兩年前叫停的會商過程。這種想法是如此根深蒂固,讓我不得不認為此種思維也許不是空穴來風。北京一定曾經一次或幾次對「藏人行政中央」提出上述具體的建議。當然,北京根本是在玩達蘭薩拉,然而達蘭薩拉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存在著一種認為這樣做於己亦有大利的天真幼稚病,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而且這種事也不是以前沒有發生過。有證據顯示,2002年,北京曾主動跟達蘭薩拉接觸,希望它保證,江澤民最後一次訪問美國期間,不會有人鬧場抗議,假如做得到,北京願意再度跟特使舉行「會商」。當時的總理桑東仁波切給所有的博巴與支持團體下了嚴格的指示,禁止他們舉辦抗議活動。然而,有人不理會這樣的指示。當時,溫哥華的博巴與支持者舉辦了反對中共的集會,溫哥華的中國領事館派了一名官員到抗議的地點,他斥責:「你們的領導人沒有叫你們不要示威嗎?」接下來在紐約的示威活動裏,紐約中國領事館派出了一個(博巴)官員,他跑到示威人群之中,用博語對他們大聲說:「你們不應該這樣做,你們的政府(shung)難道沒有叫你們不要抗議嗎?」
   
   現在,中共高層顯然越來越擔心圖伯特境內層出不窮的自焚抗議事件,這些事件引發了海南與熱貢等地前所未見的示威與抗議活動。到目前為止,中國完全仰賴大規模、幾乎無孔不入的維穩部隊,前往圖伯特各地,以限制自焚事件再發生,然而中共漸漸明白這種措施對於單獨抱定決心、與任何組織群體都沒有牽連的自焚者,幾乎是沒有任何效果的。中國領導階層漸漸意識到,整個圖伯特民族之中所發生的自焚事件,還有水漲船高的民怨,可能會導致整個圖伯特高原動蕩,波及鄰近的區域,其後果不可逆料。
   
   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北京希望達蘭薩拉介入自由亞洲電台的人事案,或至少停止流亡人士發表「分裂國土」的言論,因為北京相信自由亞洲電台的廣播就是煽風點火,造成圖伯特境內的自焚與抗議活動的始作俑者。另一方面,達蘭薩拉可能有跟北京相同的看法,正如Tibetan Political Review的社論所指出的:「圖伯特境內的自焚危機,以及特使的辭職事件,已經給流亡政府背書中道政策造成了莫大的壓力。」
   
   今年8月16日,中共高幹與統戰部高官,肖武男,拜訪了印度,並且到達蘭薩拉,達賴喇嘛與當時還稱為「噶倫赤巴」的洛桑僧格接見了他。一位前印度政府的高階官員,退休後成為一位學者的Jayadeva Ranade寫了一篇文章,〈憂心的龍:中國重新跟博巴接觸〉(A concerned dragon: China’s fresh overture to Tibetans),他認為肖武男可能代表中共的高官,很可能就是習近平本人,來印傳達他的私人信息。Ranade寫道:「他可能是來通知達賴喇嘛,只要他放棄『反華』活動,表達對中共政權的支持,就可以在北京安度餘生。」
   
   該篇文章又說:「此次聚會後一個月內,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人頭銜,就巧合地從『噶倫赤巴』(總理)換成(對北京而言)更不會引起爭議的,Sikyong(政治領袖)。」
   
   Ranade只是猜想,然而他的猜測似非無的放矢。然而絕對不是臆想的是,新德里對於「藏人行政中央」決定與肖武男會面很不高興,特別是肖武男還去見了噶瑪巴。結果,噶瑪巴不滿肖武男所提的問題,突然中止了雙方的會面。Radade的理論雖然有趣,可是我必須指出,我認為北京可能早就針對此問題對達蘭薩拉招手了。北京並不需要這麼大張旗鼓地讓肖武男在印度活動,就可以秘密地與達蘭薩拉高層聯絡,達成必須讓自由亞洲電台消音的協議了。
   
   長期以來,我一直認為中共想盡辦法影響「藏人行政中央」的決策過程。早在1989年,我就曾在Tibetan Review的文章裏指出,中國利用西方特定的政治人物與個人作「影響特工」,影響達賴喇嘛,說服他放棄圖伯特的自由奮鬥,並且接受圖伯特為中國的一部分。我在文章裏不但指名道姓,還寫出詳細的資訊,甚至多年以後在一本論文集中,再度出版這篇文章,然而截至目前為止,都沒有收到任何否認或駁斥的說法。達蘭薩拉對此類的指控,其回應一向是「蔑視地沈默」,所以司政洛桑僧格立刻寫信否認達蘭薩拉與晉美被解僱有關,讓我覺得非常好奇。
   
   當然,一位目前正在美國國會服務的議員作出了指控,而且也可能影響美國政府對「藏人行政中央」的援助,立即發表聲明否認,可能是明智的作法,然而我認為,若要框正目前的情況,並且恢復所有人的信心,該做的事情還很多。就在圖伯特內發生這麼多讓人心碎,卻充滿動量的事件之時,閹割自由亞洲電台之陰謀在此時發生,確實是最糟糕的。不消說,我認為阿沛晉美必須立刻復職,而博語部門的員工也必須毫無耽擱地繼續從事他們重要的職務。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