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藏人主张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什么時候自焚會停止?
   
   維克多·雨果說過,在絕對正確的革命之上,還有一個絕對正確的人道主義。我認為,在藏人自焚事件上,任何人,任何政治考量,任何道德立場,任何理性的或非理性的言論,都不能缺失人道主義原則。我們應該勸阻自焚。
   
   
   
   
   但是,80起自焚事件以及中國政府方面、國際社會方面、西藏流亡社區方面的反應表明,沒有一個人能阻止自焚的繼續發生。那么,什么時候自焚會停止?
   
   
   
   
   我認為,自焚會在兩種情況下停止。
   
   
   
   
   第一種情況:藏民族愿意自焚抗議的人被耗盡。自焚是犧牲生命的做法,是和平非暴力抗爭的最高形式。對個人來說,這種行為只能一次,那是一種犧牲。對民族來說,每個人的自焚就是這個民族失去了一個勇士。愿意犧牲的勇士不可能無窮無盡,終有耗盡的一天。隨著自焚人數的增加,我們所有的人的焦慮在增加。如果中國政府依然固執地拒絕檢討自己的西藏政策,拒絕政治對話,拒絕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那么,藏民族如此慘烈的犧牲能到什么時候? 對于藏人來說,在沒有取得任何政治成果的現在就放棄反抗,就停止了自焚,那么已經自焚的勇士們就可能是白白犧牲了。可是,如果早晚有一天要放棄,那么放棄得越晚,越有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即白白犧牲的人数越多。到現在,已經犧牲了八十個勇士,藏民族還會放棄嗎?藏民族還應該放棄嗎?我們還能夠勸藏人放棄自焚嗎?
   
   
   
   
   事實是,我們腳下連呼吁藏人停止自焚的道德立足點都沒有了。這是我至今可恥地保持沉默的原因。
   
   
   
   
   第二種情況:在中國政府和藏民族的開明政治家和有識之士的共同努力下,藏人找到了一種集體的政治表達手段,能夠在民族自決權原則下表達自己的政治意愿,由自己的政治代言人來和政治對手談判,碎片化的個人“絕望”狀態得以改變,自焚就沒有必要了。
   
   
   
   
   這是我想打破沉默,呼吁漢藏開明政治家去做的事情。
   
   
   
   
   最近二十多年,西藏問題有一個死結,就是中國政府拒絕對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作出正面反應。根據我的觀察,隨著藏人自焚人數的增加,藏人年輕一代中認同獨立建國的人在增加,年輕一代藏人的民族獨立決心在增加。這就漸漸地造成一種氛圍,在自焚問題上漢藏知識分子討論的共同基礎在縮小。西藏問題會越拖越麻煩。中國政府內具有人道主義良知的開明政治家和有識之士,必須看到未來,下決心改變政策,讓藏人的碎片化整合成板塊,讓藏民族有集體表達和集體談判的機會,通過談判達成妥協,在藏區建成一種良性的雙贏的后果。這樣,西藏問題就可能成為中國政治改革的榜樣和動力。
   
   
   
   
   而西藏流亡政府的責任是,必須面向境內六百萬藏人,擔負起六百萬藏人政治代表的職能,把碎片化的政治反對力量整合起來,表現出藏民族的政治意愿和政治力量,來和中國政府談判。六百萬藏人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政治領導人來告訴他們,為了獲得藏民族的民族自決權,應該做些什么。西藏流亡政府需要勇氣、智慧、策略和行動力,來告訴那些絕望的年輕人,我們有更好的斗爭手段,我們不需要自焚了。
   
   
   
   
   今天,我們在見證歷史。就在此刻,當我寫下這些文字時,我不知道,在廣袤的藏區,在某一個寺院或村落,又有哪個年輕的藏人準備走上自焚的不歸之路。我們這個世界,要眼看著年輕藏人的犧牲到什么時候?當藏人接二连三自焚的時候,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再保持沉默。可是,當我們打破沉默時,我們說些什么? 毫無疑問,行動比言說更有力量。可是,我们應當如何行動?我們的发力点又在哪里?
   
   
   
   
   ――原载《动向》杂志2012年12月号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in/2012/12/blog-post_16.html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2/12/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