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朝鲜战争与中国国运]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战争与中国国运)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實際上,就僅僅從陳寅恪的詩史中,我們也不難看出,韓戰對於毛式高度鉗制性的“一言堂”的形成,對於中國“一邊倒”的左翼極權的政治方向,是起了相當關鍵的建構作用的。根本的重要之點是,它造成了一種彌漫全國的濃烈的政治氣氛——非黑即白、非敵即友,不容置疑,無須講理的意識形態氣氛。從此,中國在這種嚴酷政治氣氛的籠罩下,鴉雀無聲,在左翼極端的路上越滑越遠,以至不可收拾。

    高度嚴密的閉關鎖國也是韓戰的政治後果。這在陳寅恪先生的個人命運上也有戲劇性的證實。在1949年大陸政權轉換關頭,陳先生沒有聽夫人與朋友之勸而浮海赴台灣,是因爲他素與國民黨無關,而在49年他深感“廣州既不能守,台灣也未必足恃。”當時他把台灣與廣州等地大體上是同等看待的。年老體衰的他已厭倦逃難,不想再遷移折騰了。他還因此與夫人發生過嚴重爭執。但是,僅僅一年之後,他就後悔了。而在這一年內所發生的最重的大事件,就是韓戰。余英時先生指出:“陳先生1949年不師宣尼之浮海,除了前面所說的意態消沈和避秦無地之外,也由於他對共産黨統治下的生活完全缺乏了解。但是一年之後他已深深地領略到其中滋味了。

    金毆已缺雲邊月, 銀漢猶通海上潮。

    領略新涼驚骨透, 流傳故事總魂銷。

    ……

    人間自誤佳期了, 更有佳期莫怨遙。

    ……

    至於他所領略的是何種透骨的‘新涼’,而當時流傳的又是哪一類驚心動魄的‘故事’讀者自可想象得之。此外如海上潮通、佳期自誤等語也都有所指,值得細細玩味。

    陳先生當年不肯浮海,也並非完全由於失算。事實上,中共加入韓戰,終於導致台灣與大陸的長期分立是任何人事先都無法估計得到的。在陳先生撰寫《柳如是別傳》期間,這種分立局勢已完全明朗化了。他回顧當時未曾早謀脫身,不但不勝感慨而且更不免愧對陳夫人的膽識。”(注6) 這裏,韓戰導致的鎖國後果已是一目了然了。

    之後的事是衆所周知的:中國進入了毛澤東極端意識形態化的“快車道”:知識分子思想改造,批胡風,三反五反,肅反,反右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大鍋飯導致的大饑荒,反右傾,反修防修反擊帝修反的大論戰,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直至其意識形態的邏輯頂點——史無前例的反文明的文化大革命。從此,中國在封鎖起來的籠子裏瘋狂旋轉,失去了進入國際主流秩序的曆史機會。

    韓戰,正是這種政治極端化的催化劑和凝固丸。

韓戰後東亞的經濟與政治變遷

    也許,韓戰唯一具有正面意義的偶然副産品是:中國政治試驗的“活眼”——台灣的誕生。人們當年恐怕完全未曾預料到,它會與香港一起,成爲中國未來變遷的示範和樣板。

    韓戰後,與中國大陸的荒誕折騰相對照,東亞的其他國家與地區:朝鮮以三八線南北劃界,台海由第七艦隊隔開大陸與台灣,在韓戰固定下來的地緣政治格局下,東亞達成了某種相對穩定的脆弱平衡,於是,這些非共産國家可以專注力量於內部發展,開始致力於自己國內的經濟與政治現代化起步,結果終於導致這一曆史時期內這些國家的起飛。

    先是,日本的經濟與政治秩序在美國幫助下迅速走向軌道,發展迅猛,其後,又是亞洲“四小龍”——香港、台灣、南韓、新加坡的經濟起飛。隨後,中、蘇交惡,中美准結盟以制蘇。毛去世,北京在鄧小平主導下開放經濟。再後,中國發生天安門事件。“柏林牆”倒,東歐、蘇聯解體。北京與南韓相互外交承認。直至今天發生的,北韓民窮財盡,窮兵黩武,铤而走險,面臨國際社會巨大壓力。至此,亞洲的“柏林牆”也開始一步倒塌。共産主義,如今已是“氣息奄奄,日薄西山”了。

    回望50年前停戰的韓戰的緣起及其對中國命運的災難性影響,我們不勝唏噓。如今,半世紀之後,東北亞格局又面臨重新洗牌,金正日搞得北韓餓殍遍野,于是,在走投無路之際,他孤注一擲,以制造核武器要挾世界。值此曆史轉折關鍵時期,我們如何從曆史吸取教訓,化劍爲犁,化幹戈爲玉帛,化金家世襲極權爲統一的民主自由韓國,這是擺在有關各國領袖及民衆面前的試卷。胡錦濤先生最近在于美國合作方面,朝正確方向邁出了一步。但往下的曆程,必將更爲艱險,勢將考驗美、中、韓及有關各方的政治智慧和胸懷。望各方政要好自爲之。

    (2003年7月26日改定)

    注釋:

    注1:從解密檔案得知,中方作戰人員傷亡是九十萬,比中共官方一直公布的七十七萬多出十多萬。中國全部戰爭費用爲一百億美元,而非官方所稱的‘三十五億美元

    ’。

    注2:尹家民:《知情者說——曆史關鍵人物留給後世的真相》p.51,1998,北京

    注3:尹家民:《知情者說——曆史關鍵人物留給後世的真相》p.67,1998,北京

    注4:余英時:《陳寅恪晚年詩文釋證》p.48-49,1998,台北

    注5:余英時:《陳寅恪晚年詩文釋證》p.78-79,1998,台北

    注6:余英時:《陳寅恪晚年詩文釋證》p.65,1998,台北 (7/26/2003 14:54)

(朝鲜战争与中国国运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2/12/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