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蔡楚作品选编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3/2012
   
   
   作者: 吴庸
   

   专制的墙壁一旦被凿开一个洞口,外界的光亮就会照射进去,里边的受益者就会产生扩大这个洞口,进而推倒这面墙壁的欲望。西方有一句谚语: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民主会有的,自由也会有的。从1989年那场震撼天地的民主运动使我们拥有这一信心,1978年西单民主墙以降的民主运动更加坚定了我们的这一信心。到统治阶层越来越混不下去时,中国的赫鲁晓夫、叶利钦、戈尔巴乔夫也会有的。“民主与专制的百日迷途”肯定会由我们自己予以破解,西风东渐的大趋势一定会在东方这个大国得到应验。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民主与专制之争由来已久,形成一种不可抗拒的大趋势。这一趋势,追根溯源,早在13世纪即已开始,萌生于英国。1215年,英国议会通过《自由大宪章》,规定国王必须守法,“王在法下”成为英国宪法的基本准则,这是对国王的无限权力的有力制约。还应看到,当时存在的“议会”这种议政形式已经突破了“朕即国家”的王权观念,使新兴的“市民”(资本主义的代表)有了挤进“议会”表达自身权益的机会。1265年召开的议会,与会者为教会贵族代表、世俗贵族代表以及市民代表,他们共同参政、议政,作出的决定具有权威性,使贵族与市民在不同程度上分享国家权力。王权被如此分解,当然有利于资本主义的成长和发展。比如,1295年议会通过决议,规定国王不经议会同意不得征税,由此确立“不承诺不课税”原则,议会权力之大,由此可见。
   
   随着资本主义经济不断发展和资本主义势力不断扩大,资产阶级与封建王权的矛盾日益深刻与尖锐,乃至达到彼此血战的程度。1642年和1648年,国王和王党分子两次挑起内战,企图血洗革命力量,但都被克伦威尔率领的革命军击溃。此时,愤怒的群众一致要求处死国王,1649年1月国王查理一世被送上断头台,斯图亚特王朝被推翻。不过,形势并没有因此安定下来,查理王子趁国内权力不稳而从国外回到国内,复辟了王朝统治,称查理二世,他的继承者詹姆士二世更是变本加厉地倒行逆施。因此,资产阶级联合新贵族决定给复辟者以致命打击,他们在国会内的代表辉格党与托利党发动1688年政变,迫令詹姆士二世下台,史称“光荣革命”,结果是资产阶级和土地贵族结成联盟,胁迫国王放弃权力,英国实行虚君共和,建立君主立宪制。1689年国会通过《权利法案》,明硧规定国王只能在国会授权的条件下作为王权代表的象征而存在,国王不管政务,不决定国家政策,成为“统而不治”者。1701年国会还通过《王位继承法》,明确规定英王的世袭制程序,不得违背,对王室财产收入及支出也作了严格规定。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就是这么确定的――通过内战,又通过立法,暴力形式与和平形式相互交错,终于建立了民主代议制的新制度,资产阶级取得决定性胜利,同时,给予国王家族以安适和优裕的出路,减轻了王权与民主的对抗性。
   
   一种新制度诞生,它的合理性与正当性,需要上升到理论上予以阐释,以为后世尊奉的法则。秉承这一需要,卢梭提出“社会契约论”,阐明在人权平等基础上确定不同成员社会地位的必要性;詹姆斯•密尔肯定代议制民主,认为代议制是实现民主的最好形式;孟德斯鸠提出“权力制约论”,呼吁“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洛克申述“分权说”,提出立法、行政、对外和战三权分立(孟德斯鸠将其完善为立法、司法、行政共立);约翰•密尔的《论自由》是鼓吹自由主义的经典之作,而赛亚•柏林和霍布斯则界定了“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至此,自由主义成为张扬个性、抗衡专制的哲学观念。这些深厚的理论著作使英国的君主立宪制――世界上第一座民主丰碑立体化地挺立在那里,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之后,欧洲大陆爆发了法国大革命。1789年7月14日巴黎群众起义,攻占巴士底狱,是革命爆发的标志(7月14日因之成为法兰西共和国国庆日),8月26日制宪会议通过的《人权与公民权宣言》则是法国大革命的纲领。它宣告天赋人权的理念是不可动摇和不可剥夺的,“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它宣告主权在民的原则,“任何团体、任何个人都不得行使主权所未明白授予的权力”;它宣告“法律是公共意识的表现”,“在法律面前,所有的公民都是平等的”;它宣告无罪推定论,“任何人在其未被宣告为犯罪以前应被推定为无罪”;它宣告保障私有财产权,“除非当合法认定的公共需要所显然必需时,且在公平而预先赔偿的条件下,任何人的财产不得受到剥夺”;它宣告公民有权查税,“所有公民都有权亲身或由其代表来确定赋税的必要性”,有权“决定税额、税率、客体、征收方式和时期”;它还宣告公民权利的种种要求,包括言论、集会、结社权,工作权、受教育权和享受社会保障权,“人人有权自由参加社会的文化生活,享受艺术,并分享科学进步及其产生的福利”,等等。这些人权理念不仅当时是对抗王权的有力武器,就是在今天也不失其现实意义,依然是应该努力追求的标的。可以说,《人权与公民权宣言》是法国大革命对人类作出的杰出贡献。
   
   此时,欧洲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在此基础上,社会民主党成为组织工人要求改善生存境遇、争取民主社会的劲旅。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就是这样一支队伍,从1913年起该党主席是艾伯特。1918年11月3日,德国基尔的水兵、士兵和工人起义,这一火种迅速传递,11月9日柏林数十万工人和士兵总罢工和武装起义,推翻了霍享索伦王朝统治,德皇逃往荷兰。11月10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独立社会民主党联合组成以艾伯特、哈阿兹为首的临时政府:人民委员会,宣布了施政纲领,包括“取消对集会、结社的限制,废除检查制度,人民言论、信教自由,大赦政治犯,恢复劳动保护法令,实行8小时工作制,实行所有年满20岁的男女公民参加平等、秘密、普遍和直接的选举,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表示了该政权引导社会实现公民权利、走向民主的决心。1919年1月19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社会民主党获得1150.9万张选票,占总票数37.9%,拥有39%的国会议员席位。独立社民党获得5%的国会议员席位。在普选基础上,艾伯特被国民议会选为联邦总统,总统任命谢德曼为总理,社会民主党开始上台执政。
   
   需要注意的是:当时不仅有国民议会这个权力机构,还有与之对峙的权力机构全国工兵代表苏维埃,后者吸纳各党派、各团体的代表参与论政,其决议亦付诸实施。两权并立,各不相让。在权力的这种抗衡中,显示着两种相互冲突的倾向是必须关注的。一种倾向是认定民主主义与封建王朝专制统治的对抗是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必须以民主取代王权,建立代议制民主制度。另一种倾向是认定英、法、德等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已经发展到垄断阶段,成为“垂死的资本主义”,必须以社会主义取代这种资本主义。这是对社会发展阶段的两种不同认识:欧洲社会是处于民主革命阶段还是处于社会主义革命阶段。艾伯特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坚持前者的判断,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领导的德国共产党坚持后者的判断。此后的历史进程证明,当时的欧洲正处于资本主义经济、政治、文化蓬勃发展时期,资本主义是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认为它的作用(尽管出现了垄断的苗头)已经消耗殆尽的观点是大大超前了,超左了。
   
   超左的理论源于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他凭借这部著作发动十月政变后,就大力鼓动周边国家发生政变,成立苏维埃国家,搞社会主义革命。列宁以为将他的“革命”向外输出,就可以实现“世界统一的苏维埃共和国”,完成“世界革命”。这种脱离现实、不具条件的措施只能导致失败:1918年芬兰成立“社会主义工人共和国”只存活103天,1919年德国出现的“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只存活32天,同年,匈牙利组建的“苏维埃共和国”只存活133天,匈牙利政变武装越境到斯洛伐克拼凑的“苏维埃共和国”只存活14天。这样,列宁拟议的“世界统一的苏维埃共和国”也就黯然告吹。但他不死心,还有另一条发动“世界革命”之路:1920年数十万俄国红军在图哈切夫斯基将军率领下进攻波兰首都华沙。列宁同参加共产国际二大的法国代表说:苏维埃军队到了华沙,不久,德国就是我们的,意大利正在颤抖,资产阶级的欧洲就要在风暴中崩溃。对此,他满怀信心。但是,俄军兵败华沙城下,列宁拟议的“世界统一的苏维埃共和国”再次无可奈何地宣告失算。
   
   历史本来是按照如下的路径运行的:先在英国,继在法国,再接德国,然后传往俄国,显示西风东渐之势,不料却在俄国遭到挫折。1917年俄国的二月革命本是指向民主共和的前程,列宁发动的十月政变将这个前程堵死。俄国并不具备实行社会主义的条件,列宁却不顾限制而野蛮夺权,他寄希望欧洲革命能够起来给以援助,但如上所述,若干仓促成立的“苏维埃国家”均转瞬即逝,列宁对“世界革命”的追求终于落空。强力实行所谓“社会主义”,在具有沙皇统治深远传统的俄罗斯,只能搞出“兵营社会主义”,只能产生比沙皇还残酷、还凶恶的暴君斯大林。历史在苏联停滞74年,陷入黑暗74年,当然,也是冲破黑暗的74年,酝酿觉醒的74年。群众的醒悟是通过嗅觉灵敏的知识界体现的。被誉为“俄罗斯良心”的索尔仁尼琴在接受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说中指出:“暴力在虚假中找到了它的唯一的避难所,虚假在暴力中找到了它的唯一的支持”,他揭示了共产党的本质特征。苏联“氢弹之父”、被称作“为共产主义掘墓的伟大先驱”萨哈罗夫在接受197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演说中指出:“和平、进步、人权――这三个目标是不可分割地相互联系的。不可能实现三个中的一个而忽略其它两个。”他揭示了人权对苏联的重要意义。正是萨哈罗夫成了莫斯科人权委员会的启动者之一,正是萨哈罗夫促成苏联最早一批民间政治组织的成立。1988年14个城市的150名代表集会,成立民主联盟,展开争取民主的活动。同年,25个团体代表集会,成立莫斯科人民战线,要求进行激进的改革。革命之火在苏联点燃了,星星之火逐渐燃成熊熊烈焰。从一批独立政治组织积极活动,宣扬民主,发展到1991年莫斯科广场高呼“打倒苏共”、“审判苏共”的口号,围观者群起呼应;从萨哈罗夫被秘密警察严密监视,失去自由,发展到克格勃门前第一任契卡头子捷尔仁斯基的高大铜像被拉倒;从红军于1921年镇压喀琅施塔德水兵的“叛乱”,发展到1991年配备尖端武器的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拒绝执行攻占议会白宫的命令,军队从镇压反叛到自行反判;从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引致党员大批退党,掀起世界性反共风暴,到叶利钦宣布俄罗斯共产党停止活动,再到戈尔巴乔夫实施“公开性”、“民主化”,揭开斯大林统治黑幕,这一切最终导致苏共自我消亡,苏联自行解体,74年的社会扭曲终于得到校正。历史重新迈开脚步,西风东渐的趋势从新生的俄罗斯向东方转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