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蔡楚作品选编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3/2012
   
   
   作者: 闵湘人
   

   无论前路多么艰难,中国的民主事业一定需要前赴后继的仁人志士去奋勇推动向前行。独裁政权在中国延续一天,就意味着中华民族的灾难多增加一天;如何以更快的时间,更少的弯路,更小的牺牲,赢得民主转型的成功,需要我们大家集思广益,共同思考和在实践中努力探索,而借鉴外国民主成功经验和正确评估中国民主运动的现状就是民主人士的一项重要工作。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在开篇之前请允许我向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英勇献身的英雄默哀,向现实中仍然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奋斗的前辈和同辈致敬!
   
   本人于2012年6月至2012年8月在全国的十多个大中城市就中国的民主事业拜访了很多民主斗士,聆听了多位学者和志士的高见,还有草根民主人士的一些想法和诉求,深深为当下战斗在一线的民主人士的艰辛而揪心,也为中华民族的民主之路如此艰难而痛心,然而无论前路多么艰难,中国的民主事业一定需要前赴后继的仁人志士去奋勇推动向前行。独裁政权在中国延续一天就意味着中华民族的灾难多增加一天,那么如何以更快的时间,更少的弯路,更小的牺牲,赢得民主转型的成功,需要我们大家集思广益,共同思考和在实践中努力探索,而借鉴外国民主成功经验和正确评估中国民主运动的现状就是民主人士的一项重要工作——希望我的这篇文章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有所裨益。
   
   首先我要谈一谈五个“不可能”的问题。
   
   第一,中国的民主转型不可能是“俄罗斯模式”;在今天无论是民运界还是普通国民都普遍认为中国民主的成功应该是俄罗斯模式,认为只要有突发事件,人民一上街,军队不镇压,国家就会分裂,中共高层也会走出像叶利钦式的强势人物,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民主(我们现在姑且不谈论当下的俄罗斯是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现在的中国人只要憋足了劲到时上街就好-----我只能遗憾的说有危险的情况下要中国人大规模上街好难,而希望中共不镇压就是难上加难,中国也不存在分裂的可能,当然像叶利钦这样的强势人物却大有存在,只是这些人不是想成为叶利钦而是想成为毛泽东第二(薄熙来之流),下面就此进行具体分析。
   
   (1)民族性格;俄罗斯这个民族不管你讨厌还是喜欢,你首先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同时也是一个善于纠错的民族,当然也是一个彪悍且有血性的民族,而中华民族不能说她不伟大,不够聪明,但由于几千年来的儒家文化的驯化,不得不承认大多数的中国人已经血性荡然无存,一百多年前的英国人‘赫得’曾经这样说;中国人被奴化教育了二千年,他们血管里的血早已冷却。而今天的我们还可以在后面加上一句;1949年以后的中国人被高压洗脑和暴力的肉体摧残,血管里的血已经冷却得凝固了。血性的俄罗斯民族敢于主动上街而血已经凝固的中华民族要他们完全‘主动’大规模的上街是没有希望的。
   
   (2)国家结构;前苏联是由众多加盟共和国组成,各个加盟共和国不断滋生着民族主义分裂情绪和民族独立斗争,而当时的各个加盟共和国俨然已经成为了独立国家,因为当时加盟共和国的实权基本掌握在该民族自己手上,分裂的土壤一旦形成就决定了动荡的俄罗斯走向分裂,而中共则不同,从表面看是铁板一块,虽然有所谓的藏独疆独势力,而该地方的管制权完全在中共手上,也就是说这二股势力完全不能跟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的实力相提并论,由此可见中国也就不可能因为分裂而走向民主了------当然还有一种谬论就是说中国民主成功以后会分裂,那么我们看看世界上有没有那个国家因为民主了而走向分裂的先例---是不是看不到一个?但我们却能看到有些国家因为独裁暴政而分裂,只要中国实现民主就应该没用各种分裂势力了,由此可以断言;中国的民主不会在国家分裂中产生,更不会因为中国民主了而分裂-----说中国走向民主就会分裂是中共为了延续他们的独裁编造的谎言。
   
   (3)政权的罪恶与顽固;前苏共政权虽然双手沾满了民众的鲜血,但对俄罗斯本民族的普通民众并没有大规模的屠杀和有计划的饿死,也就是说苏共不用太顾忌被民众清算,而中共执政以来对汉民族的罪恶甚至要远远大于对其他少数民族的罪恶(因为中共有特别优待少数民族政策),远的不说1958到1962年中共至少饿死3000万普通中国人(几乎没有官员被饿死),1966年到1976年的文革中共又至少斗死4000万普通中国人,1989的‘六四广场血案’到今天也没有一个基本死亡数字,中共一路走来一路都沾满着累累血债,这样的一个政权怕被人民清算当然是他们永远的心病,也就决定了他们堡垒的顽固性和坚固性,当然还有他们集团的残暴性,指望这样的非人性集团在人民上街反对他们时会放弃血腥镇压不是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吗?‘8964的广场血案’不就给所谓的和平运动上了血腥的一课吗?
   
   第二;中国大陆的民主成功不可能是台湾模式。
   
   大陆和台湾同根同源,由此很多可爱的大陆人民就期盼着大陆也走出一位像蒋经国一样的伟人,几乎不用流血就带领大家走向民主,当然以前我也是可爱的人士中的一员,做梦都希望大陆能够在我不知不觉中有选票了,尤其看到2012年台湾大选马英九,蔡英文,宋楚瑜同台辩论的一幕更是让我动容落泪,然而冷静下来想想就知道我不过是南柯一梦,自作多情。
   
   首先台湾的民主到来并不完全出于蒋氏家族的自愿,也是台湾人民舍死忘生抗争得来的,比如1970,4,24的黄文雄在美国刺杀蒋经国未遂案,就让当时的蒋经国感到深深震撼和害怕,过后进行了长时间的反思(传记里的记录),还有就是大名鼎鼎的1979,12,10的美丽岛事件把台湾的民主抗争推向一个新的高潮。再者台湾的宪法规定本身就是一个多党制的国家(大陆说地区)。同时国民党在台湾几乎没有什么血债,他们就无需考虑民主以后被民众清算。中共就不同了,他们的宪法里就明文规定中国是一党制的国家,当然主要是中共双手沾满了太多人民的鲜血决定了他们堡垒的残暴性和顽固性,还有就是中共的体制具有邪恶的惯性,这个体制就像茅坑里的臭水一样一旦进入就会又臭又硬,我一个体制内的朋友曾经给我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因为他也有一官半职,所以会经常开所谓的党员会议,他说他们经常是五个人开会,而他们的工作又很清闲就会提前到达会场,没开会之前大家就会聊聊天,在聊天的时候大家看起来就是人,说的基本是人话实话,有时甚至会跳起脚来骂体制的腐败和中共的残暴,彼此不会有什么顾忌和防备,但一旦进入开会状态,每个人马上就不是人了,好像被魔鬼附体,说的话当然也就不是人话和实话,他说由此看这个体制太邪恶太可怕了,这样的体制是走不出蒋经国这样的人物的,即使有想成为蒋经国的人也会被这个体制碾碎。
   
   第三;中国民主的到来不可能是因为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而达成彼此妥协,民主说来就来,一蹴而就。
   
   在北京有人给我描绘了这样一幅蓝图;晚上一觉睡醒早上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选举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通知自己去选举。这幅蓝图大家是不是觉得很美好?当然稍微想想也会觉得可笑,大家不要笑,这种观点在北京的民众中很有市场,他们的论断是中共高层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最后彼此不得不妥协,妥协的结果就是大家作出决定---在中国实现民主,这样他们就不用你死我活的斗争了,是不是真会有这样的好事呢?我们看看中共的历史就知道。试问从中共建党开始他们什么时候没有内部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按照他们毛祖宗的理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从批陈独秀开始,到剥夺张国焘的军权,假借日本人害死刘志丹,斗倒刘少奇,毛泽东死后他们党内的斗争,到今天囚禁薄熙来。请问他们那天停止过内斗,而斗来斗去斗来了中国的民主没有?请问他们那一次的斗争不是以牺牲国民的利益甚至生命为代价?请问他们斗争胜利一方胜利以后的口号是不是永远都是“伟大,正确,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我一个朋友说得好;独裁政权就是一群狼,普通民众就是一群羊,狼确实会为争夺统治权而斗得你死我活,但他们的内战却不会给羊带来一丁点好处,甚至因为他们斗得太累,还会多吃一些羊,记住狼永远是要吃羊的,羊指望狼发善心当然就是一群蠢羊-----这种所谓的中共高层内斗将会给中国带来民主的说法只不过是那些不愿也不敢为中国的民主付出的人的消极等待的借口。
   
   第四;中国的民主成功不可能仅仅靠拉拢和策反中共高层就能到来。
   
   首先,要承认中国民主的成功肯定需要体制内的高层站到民主阵营来(尤其是军方高层),那么拉拢和策反中共高低层当然就是民主系统工程中的其中一项重要任务,但是假如把民主的成功完全寄托在拉拢和策反的基础上可能是一厢情愿了,也太过高估了拉拢和策反工作,纵观世界民主运动史和民主成功史,有那个国家是仅仅依靠拉拢和策反工作而成功的?其他国家没有先例以中共之顽固就更没有可能了,中共官员不但顽固还有他们无所不在的利益,他们的利益是从他们的面子到里子无所不在的------首先从面子看他们官威十足,作威作福,威风八面,进出前呼后拥,完全满足他们做人的所谓尊严,再者从里子看哪个中共官员的家族不控制国企的某一部分垄断资源,个个家财万贯富可敌国,我们姑且不说民主事业本身对他们有风险,就是他们安安全全的帮助我们迎来民主,难道他们不知道民主以后就意谓他们的“官威十足,日进斗金”的日子也将一去不复还了,当然他们也知道民主大潮浩浩荡荡,势不可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现实,由此他们的心态就是既不想放弃既得利益,也怕民主到来的时候给他们带来清算,这就决定了他们的做法---独裁制度他们能坚持一天就是一天,能拖一天就是一天,他们的利益能保一天就是一天,只有当他们看到如果他们不站到民主阵营将有可能被民主力量消灭的时候才有可能反水,由此可见民主人士的拉拢和策反工作能做到不让他们死扛到底就是很大的成功,要指望他们对民主事业有决定性的贡献就太难了,民主人士要知道;没有实力就永远没有资格和对手谈条件,只有民主人士把力量做大了,我想策反工作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第五;中国民主的成功不可能主要是依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对中共当局的压力。
   
   当下有一种说法就是中共当局因为面临强大的国际压力,同时因为中共官员的子女基本都在国外,所以中共看西方的眼色行事,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强烈要求中共当局进行民主改革的,所以中共当局会慢慢的进行民主改革,最终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民主的康庄大道,国人只要翘首以待就好------我以为这无异于痴人说梦,梦到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要说独裁政权面临的国际压力有谁能和现在的叙利亚和朝鲜相比?请问这二个国家的当权者会因为国际压力而屈服进行民主改革吗?中共“8964血案”以后面临的国际压力比现在大的多的去了,请问当时的中共进行了民主改革吗?何况现在的中共比以前的中共更有资本和西方打交道-----用钱收买。不是有这样一个说法吗?;中国的钱美国可以用,欧盟可以用,非洲可以用,三公消费可以用,官二代可以用,二奶可以用,唯独普通的中国人不能用。——跟腐败的满清慈禧太后如出一辙“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再看看吴邦国的“五不搞”,周永康的“四抵制”,就知道他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他们将来和现在一样,他们将不惜采取任何手段来延续他们的独裁政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