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阳光下的裸戏]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阳光下的裸戏

   
   
   
   阳光下的裸戏
     槟郎


   
     我看到一座老屋
     屹立在金色的沙滩边,
     碧蓝的天空和大海在近前。
     许多金发碧眼的人,
     赤裸着在海滩上游玩,
     却没有古老黄种人的容颜。
   
     我听到黑暗的黄土屋里
     年轻人在叫嚷:让我们出去,
     让我们出去,外面真好!
     我听到老人的呵斥:河蟹,
     外面是洪水猛兽,谁在叫嚷,
     谁就是煽颠,功夫熊猫急急令!
     我听到年轻人的痛苦哀吟。
   
     我陶醉在温柔的海浪,
     她吻着沙滩、男人和女人。
     阳光无私地轻抚大地,
     也拥抱着孤单的黄土屋。
     我却听到黄土屋里的
     河蟹们在争吵在打架在流血,
     我们要出去;打煽颠啊……
   
     我在美丽的大海边
     为一个古老的种族忧伤。
     我愤激起来,屋子突然塌了。
     除了死去的,都暴露在阳光下。
     裸人们惊吓后都围了上来
     我们都是人类,可怎么
     服装比肤色更使双方陌生呢?
   
     废墟上的老人不知所措。
     年轻人却欢呼着脱起衣服,
     我们也要赤裸,日光浴……
     老人突然醒悟地捂住衣裾说:
     同胞们,谁脱谁就是卖国!
     我们已经脱了,你老人家也脱吧?
     反华,卖国,功夫熊猫急急令!
   
     我看到阳光下海滩边,
     一群金发碧眼的包围圈中,
     黄种人赤裸着的越来越多,
     最后只剩下老人还被包裹着。
     看哪,他的长衫下露出什么?
     阳光暴露一切:别墅豪车
     名表名烟性爱视频存折绿卡
     还有二奶小蜜各样风骚的裸腿……
   
     我看到老屋的废墟上,
     新垒起了黄种老人的坟墓。
     从老屋里解放的年轻人,
     还有从老人长衫里解救的
     裸腿,都如同许多金发碧眼,
     赤裸着在海滩上游玩。
     阳光和海浪亲吻着人类……
     2012-12-20
(2012/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