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地富反坏右为狗,贱民之蔑称。其子女为狗崽子。本人家庭成分地主,父亲为现行反革命,母亲为资产阶级右派,三料之狗崽子。
   本人1978年考入湘潭大学。湘潭大学名声不大,录取的分数不低,当年可说极高,所以心有委屈,不愿提起。现在想来实在是浅薄势利。1978年,乍暖还寒。湘潭大学不厌狗崽之臭,录取为学生,改变了本人世代为奴,全然无望的身份,应当感恩。


   湘潭大学因为八九六四期间活跃,受极大影响,校长被撤职,大批优秀教师被排挤调走。有一青年英语教师,我们七八级的女同学,因为带领学生到工厂鼓动工人罢工,被判刑十年。湘潭大学列1978年国务院公布的17所综合性全国重点大学,但江时代的九八五、二一一,都没有列入。因六四受到惩处之烈,可见一斑。据我所知,全国仅此一例。六四后期,曾在北大三角地看到一张高自联发布的“兄弟院校光荣榜”,表彰积极参加民主运动的外地院校,湘潭大学名列前茅。忝为校友,余当时与现在都以为莫大之光荣。
   湘潭大学原是一小规模的大学,我们七八级只招了200名学生。现在规模大了,但地位尴尬,仍受排挤。如全国重点学科,就只有数学和力学两科,少了,但含金量可谓足赤,绝无水分,可以引为骄傲。我等不才,势利小人,不提了。
   
   
   
   
   山翁送土笛,
   夜下城陵矶。
   遥忆当年事,
   一笑一歪诗。
   
   水名武家洞,
   山上为林场。
   复习方七日,
   提笔上考场。
   
   前日遇马蜂,
   头上包犹肿。
   夜读油灯下,
   蚊虫嗡嗡嗡。
   
   那个七七年,
   狗崽空喜欢。
   考分超级棒,
   政审不过关。
   
   地主反革命,
   最怕是政审。
   一问啥成分,
   头麻心战兢。
   
   七八年再考,
   心知是白考。
   虽然是死马,
   权当活马医。
   
   一场取三人,
   前后座为邻。注一
   死马成活马,
   狗崽出农门。
   
   最忆好乡亲,
   担谷送学生。注二
   船过武家洞,
   人去千万里。
   2013年元旦记于北京半壁客舍画廊
   
   
   注一:1978年,岳阳县平地考场几百名考生,一共录取三人,一人考位是我的前座,一人是我的后座。张斌被兰州大学录取,王家新被安徽财贸学院录取。张斌的父亲是右派,也属狗崽之列。
   注二:上了大学,我的户口要由农业户口转为城市户口,上学时需要带部分粮票。武家洞生产队派两人担200斤口粮到粮站换成粮票,让我带上去上大学。谢!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