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BURMA-缅甸风云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昂山素姬BBC Reith 第八讲
·缅甸新政府似无意改革或和解
·缅甸乱世出英雄?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缅甸要真正联邦制或大缅族独裁制?
·缅甸克钦邦克钦族反对中国支持缅甸政府
·缅甸释放政治犯才能加速民主进程
·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缅甸政府对昂山素姬与非缅族众原住民的策略
·勿忘缅甸半世纪内战难民与狱中仟捌政治犯
·昂山素姬与丹麦师生谈领袖谈民主运动
·钦族老革命谈昂山素姬与缅甸政府
·国际缅甸民族院奠基会反对民盟参加政府补选
·对昂山素姬与民盟参加政府补选面面观
·非缅族众原住民委员会ENC欢迎民盟NLD重新注册
·缅甸民主力量FDB对民盟注册与补选发表声明
·昂山素姬允诺兼顾民主与各族平等
·旅加缅甸9团体支持民盟注册与补选
·缅甸改革风吹草低见牛羊?
·缅共呼吁人民对中美勿一边倒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非缅族众政党向美国国务卿请愿
·韩永贵与昂山素姬的杠杆作用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温家宝在世界未来能源峰会上的讲话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赛万赛谈缅甸2012年初局势
·温教授谈缅甸独立后与现在
·中国改革须走出“转型陷阱”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非缅族政党对第二彬龙会议的看法
·昂山素姬在克钦邦重提彬龙精神
·缅甸华族2012年生活守则
·缅甸联邦人民要各族平等、民主共和!
·缅甸彭家声的果敢军也愿和解
·缅甸学运领袖对登盛国会发言的反应
·缅甸联邦有望持久和平吗?
·2012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赛万赛点评登盛总统的和平三步走
·Khin Ohnmar 剥缅甸伪平民政府洋葱
·昂山素姬外泄的竞选录音
·缅甸人民大谈民主
·广州人物周刊拜访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竞选缅文原稿
·土司公主3月2日的神圣呼吁
·缅甸官方大谈为国为民反贪反橡皮图章
·缅甸补选点滴趣闻
·昂山素姬为何坚信登盛总统诚意改革
·昂山素姬民盟胜了不骄傲也不辱人
·少食+多菜少荤+快乐+早睡早起 =长寿
·未来吃什么?
·腦退化症
·缅甸国内外形势说变就变?
·缅甸掸族领袖如何看昂山素姬和登盛政府
·独裁者守望台对“新缅甸”的评价
·赛万赛对缅甸局势是否太乐观?
·掸公主 Sao Noan Oo 对英国有话说
·佤邦联合军保家卫邦不怕空袭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日游
·捷克布拉格一日游
·缅军与克钦军交火不断 中国参与斡旋
·赠神州红尘众生的锵锵劝世良言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环球时报》记者报道:
   被称为中国第三条战略能源管线的中缅油气管道距离计划建成的2013年越来越近, 但近一段时间以来缅甸局势发生了一些变化,其国内不时爆发的民族冲突以及围绕油气管线发出的各种声音,都让人们关注着这一跨国工程的未来。
   一年前,《环球时报》记者曾赴油气管道的起点缅甸皎漂采访,看到中国建设者刚在荒岛上劈山炸石。一年过去了,《环球时报》记者再次来到缅甸,从起点皎漂到若开邦、马圭省、曼德勒省、掸邦等油气管沿线采访,探访缅甸变革环境下的中缅油气管道。


   
   油气管建设遭遇“缅甸国情”
    7月是缅甸最炎热的季节,在若开邦、马圭省、曼德勒省、掸邦等地气温高达40摄氏度以上,但在中缅油气管道建设施工现场,施工人员要身着厚厚的工服,脚穿防护皮鞋,头戴安全帽,把身体捂得严严的。“工服一会儿湿透了,一会儿又被晒干,每天要喝几公斤水才能保持体力。”一位现场工人向《环球时报》记者说道。
    尽管此时烈日炎炎,但却是缅甸最佳的施工季节。中方一名技术人员说,“旱季没有台风和热带风暴的袭击,沙地变得干燥而结实,重型设备和运管车可以顺利进入施工现场。”被称为“世界级穿越难题”的油气管伊洛瓦底江穿越工程,就是抢在2011年旱季里完工,因为江水一年内水位变化显著,每当雨季来临,水位暴涨,方圆20公里内基本全部淹没。
    中缅油气管道总体上是气、油双线并行,缅甸境内的天然气管道长793公里,原油管道长771公里,截至目前,原油管道缅甸境内段已经完成50%,天然气管道缅甸境内的工程已经完成80%。此前双方公布的竣工时间是2013年5月,但中石油管道局副局长、中缅EPC项目总经理高建国对记者表示,中缅油气管道业主方要求项目部按照“重要能源通道”的要求,加快建设速度,提前一个旱季施工期,在2013年1月31日全线完工。
    尽管中方建设者雄心壮志,但缅甸复杂的地理及政治局势以及蔓延多地的民族冲突,给中缅油气管道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整个中缅油气管穿越6条海沟,翻越若开山,穿越或跨越伊洛瓦底江、米坦格河等多条河流,每次都需要进行油管、气管和光缆管3次穿越,施工难度极大,其中卡拉巴海沟穿越工程创造世界管道穿越最深纪录。
    “此外,缅甸社会依托差,施工设备、材料全都受到限制,设备一旦受限,施工方法也跟着受限。有时需要一点简单的材料也只能眼巴巴等着从国内过来,甚至造成停工。”一位项目部人员向记者无奈地说道,在他看来如何对接“缅甸国情”才是最大的问题。
    当初项目部计划从国内带来60%的施工设备,在缅甸当地租赁40%的施工设备。而缅甸当地施工设备和材料的稀缺状况,超出了预想。在施工重要地点、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记者看到这里工业基本空白,仅有一家上规模的水泥厂,还是中国帮助建设的。由于缅甸钢材出厂后没有合格证,所用钢材全部从国内海运过来。而像炸药这样无法从国内采购的材料,哪怕申请1吨,也要先后通过缅甸能源部、矿业部、国防部、总统府等部门许可,前后需要70多人签字,而且必须委托缅甸当地代理公司购买。
    缅甸政策的不透明和不稳定也给施工带来困难。2011年,缅甸建设部突然提出,中缅管道穿越公路时所采用的套管必须是“方形”的。虽然国际上建设输油管线基本采用圆形套管,但缅甸建设部官员表示,“缅甸老百姓没见过用圆形的套管,中方施工时必须改用方形的。”最终,780条圆管全部更换,而重新制造的方形套管每米造价就比圆形套管贵8000元人民币。
   
   缅甸变革给能源合作带来挑战
    近几个月以来,缅甸新一届政府在政治上发生了显著变动,引起当地社会、民族关系等方面连锁反应,各种非政府组织、在野党力量越来越大,一些西方国家趁机施加影响,这些变动对中缅能源合作产生新的挑战。在国际上,西方媒体捏造谎言,指责管道项目对当地环境造成破坏,称“缅甸人民面临严重能源短缺,这种大规模能源出口只会加剧社会动荡”。一些缅甸反政府组织也把对政府的不满转嫁到中国工程上。 3月间,约100名缅甸民间人士在缅甸驻泰国大使馆门前示威,要求缅甸总统吴登盛叫停中缅油气管道建设工程。一个名为“丹瑞天然气运动”的缅甸非政府组织向外界宣称,“这个项目没有与当地人民利益分享,同时缺少透明、负责的财政,缺乏企业责任。”
    实际上,缅甸副总统吴丁昂敏乌不久前曾率领多名部长视察了中缅油气管道项目,表示缅方对项目的支持,但缅甸的商业环境仍然很不稳定,半年内已经叫停了三个重点项目,包括泰国投资的火电厂、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以及印度投资的水电站,这样的情况也令人对中缅油气管道项目感到担心。7月24日,缅甸西部若开邦议会第一大党若开民族发展党为首的政党联盟再次向联邦国会提出议案,要求对中缅油气管道项目进行重新审议。这也是缅甸国内政党第三次提出重新审议中缅油气管的议案,前两次议案均被否决。
    此外,由于许多征地、安置工作均由缅甸方面负责,因此往往形成不到位的矛盾。在掸邦最北部城镇南坎,那一带9个村庄的86户村民迟迟没有拿到土地补偿金,使许多南坎人认为“是中国人没有给钱就动工”。《环球时报》记者在掸邦采访时,了解到一些村民对中缅油气管道不满,其中主要原因是中国支付的补偿金只能由当地政府转交给村民,这笔钱往往被各级官员层层盘剥后仅剩30%左右,搬迁安置工作因此出现不到位的情况。
    更让中方担忧的是缅甸的民族冲突,尤其自2011年6月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开战以来,少数民族武装和政府军的冲突越来越激烈,缅甸民族冲突可能影响油气管道的施工安全以及日后的正常运转。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市市民钮兴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一年来克钦独立军和政府军在距密支那100多公里的边境地带经常发生冲突,交通要道由政府军把守,乡村则是民族武装的活动范围。
    根据记者了解,在缅甸境内约800公里管道要经过四个少数民族武装控制区,包括克钦独立军、巴朗国家解放阵线、北掸邦军和南掸邦军。掸邦军发言人劳盛对记者表示,掸邦军不会攻击中缅油气管道。但是当地村民因为被迫搬迁,田地受损,无法种植庄稼,而油气和电力主要卖给外国,缅甸赚到的钱经层层盘剥,当地村民基本上得不到什么好处。劳盛称,由于当地军火泛滥,少数武装派别和个人也可能会用攻击外资项目来要挟缅甸政府。
   
   管道建设惠及当地百姓
    尽管中缅油气管道建设面临种种困难和考验,但随着项目大量资金注入当地,确实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并开始惠及当地百姓,沿线的一些村寨逐步富裕起来。一年前,记者在油气管道的起点皎漂马德岛采访时,这里基本上是一个荒岛,现在马德岛上有人骑上了摩托车,更多人用上新装的电话。2012年4月的泼水节,马德岛居民一改往日因缺水而互相抹泥巴的习惯,第一次尝试泼洒清水。在中国的支持下,当地建起了第一座水库,学校、医疗站等设施也随之建立。
    中方项目部人员对记者表示,在建设过程中,中方积极主动促进建设沿线的就业、经济合作、环境保护和慈善等,管道建成后,缅甸政府每年可获得巨大的过境费和维护费,并为管道沿线带来经济发展机遇和就业机会。
    在施工现场,记者看到有不少缅甸工人正在忙碌。村民磨季告诉记者,他以前捕鱼为生,现在在中国项目做工,每天可以领到3000缅币(1美元约合750缅币),而技术工人可以拿到5000缅币,现在的收入比以前多了一倍,而且公司还组织对他们进行技能培训。目前,在中缅管道项目中,缅甸工人超过2000人,占总用工量的70%以上。项目部正在缅甸全国范围内招聘工人。
    2011年是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全面启动社会经济项目的第一年,中石油和油气管道公司共捐献407万美元,建造了45所学校、24家医院或医疗站,使80万人的医疗环境得到改善。同年3月,经油气合资公司所有股东同意,公司每年出资100万美元,在缅开展公益事业,以造福管道沿线人民。
    在油气管道施工地点,中方项目部经常为村民修路、打井,给孩子送书包、文具。一段施工结束后,常出现村民们含泪相送的场面。记者在皎漂采访时,遇到村民主动给工地送花生和西瓜。“村民的淳朴和友善让人感动。”来自天津的小邓告诉记者。一位名叫汶滕年的缅甸村民对记者说:“以前不十分了解中国,但通过接触,发现中国人很友善,中国是个很好的国家”。
(2012/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