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曾节明文集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中国俗话说:时势造英雄。此话由于流传经久,就象偏信“历史不能假设”(没有假设,还有什么探究的余地?)的大话一样,华人精英们深信这是真理,都在闭着眼睛信信然以之为权威论据引用。殊不知此话是完全偏谬的,真理是: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凡尔赛条约”成全了希特勒,但如果没有希特勒(比如在“一战”中阵亡),纳粹德国是不可想象的;军阀割据的乱世成全毛泽东,但若没有毛泽东的参与(比如汪精卫当年没有赶走毛泽东,没有堵死毛于国民党内投机钻营的路子),中共的胜利是不可想象的;勃列日涅夫的老朽官僚政治也成全了戈尔巴乔夫,但若没有戈尔巴乔夫(如接班的是一个胡锦涛式的后辈党棍),苏联和平演变也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中共国谁上台与老百姓甚至海外华人都大有关系。试想:如果当年赵紫阳没有垮台,还轮得到江泽民、胡锦涛吗?即使赵紫阳因为年龄关系在“十四大”退休,继任者也必然是开明派,中共党内政改派也必然勃勃壮大,鲍彤、阎明复、严家其、王军涛等人哪用流亡海外?鲍彤、王军涛说不定早坐在习近平、李克强的位置上;而魏京生、徐文立、刘晓波等人尽管仍然不能参政,但早已坐在反对党主席的座位上,早在国内公开活动了。而一大批反对红朝的海外华人,恐怕早已回国。
     如果赵紫阳当年没有垮台,哪来的强拆、强征、截访等河蟹暴政?镇压法轮功既不会发生、也没有发生的必要;“计生”即使还存在,也远不会像今天这样野蛮......


     如果没有“八九”学潮,赵紫阳决不会垮台;而如果没有胡耀邦在那个节骨眼上莫名其妙地早逝,则决不会有“八九”学潮。对陈云、李鹏一伙来说,胡耀邦死得太巧了、死得太好了——正值政改派与顽固派激烈交锋、顽固派渐渐不支的时刻,这一死,惹出一个诺大的学潮来,彻底扭转了顽固派逐渐落败的形势。
    由此可见:根本没有马克思臆想出来的预先的“历史必然性”,每一个历史关头之前,都有多种可能性,最可能的未必成为事实,如:满洲征服直至1644年四月之前,可能性仍很小,但吴三桂集团的引狼入室,则使这很小的可能成为事实;按照概率学,流浪汉希特勒成为德国元首的可能性趋近于零,但这趋近于零的可能竟然成了事实(按照马克思的歪理:流浪汉成为国家元首难道也是“历史必然”?);1937年之前,几个人能看到中共会夺得江山?但日本的入侵,则使一切的不可能成为可能。既成事实的历史,是由一系列偶然因素的结果。
     所有这些,不能不使人感到冥冥之中有一种超自然的大能意志的存在,它使得万事万物都有定数,这就是上帝存在的特征。上帝根据每个民族的表现,为其设定了各种不同或相似的命运,其中很重要的,是为各个历史阶段的民族设定出领导人,因为领导人对历史的影响确实太大了。如果邓小平当年隔代指定的不是胡锦涛,而是曾庆红或者别的某个人,中国决不会有“国进民退”和天价房价等恶性畸形,可能早已走上向越南学习的道路了。
     
     中国八九民运之所以功败垂成,乃是因为劫数未尽之故。君不见学潮之前,中国竟莫名其妙兴起满清热,在中共文化宣传系统满奸英若诚等人的鼓捣下,全国电视都在播放《奴尔哈赤》、《末代皇帝》...北京城内,满清妖孽之气重又遮天蔽日,赵紫阳对此却全然无查不以为意;而当时人家东欧却兴起美国热...在这阴邪之气重新炽盛的环境中,属性阳健的民运岂有好结果?
     上帝常常用通过一些细微情节隐预一个行将到来的时代。
     胡锦涛上台前后,《雍正王朝》、《康熙帝国》、《乾隆王朝》等清宫戏相继在全国电视热播,价值观一个比一个歪邪阴戾,辫子戏满天飞,满清余毒沉渣泛起、邪气熏天、登峰造极,这些,都喻示着一个比江时代更为黑暗的时代来临,胡锦涛混账、阴冷、僵硬的国字脸上,浓缩着后毛时代空前的黑暗十年。
     仔细观察习近平之相,可以看出:中国人劫数未尽,但逐渐否极泰来:
     习近平于中国人之中特别高大,身形比其他常委高大魁伟,这是天生的领导人福相;习近平言行举止自信雍容且较自然,既无江泽民的做作,更无温家宝的伪饰;习近平颐容丰厚坦率,远不似胡锦涛满脸阴冷之气,也无江泽民之投机势利戾气,因此可断:习近平的统治要比江、胡时代来得开明。
     但习近平眼小如高智晟,且眼角密生圆滑的皱纹,这反映出他的狡猾的一面,他必是个擅长抓权之人,而非胡耀邦徒善无用之辈,联系他的自信和太子党出身,可以判断:
     习近平决不会如戈尔巴乔夫、蒋经国一般推动政改,他决不会否定中共的历史和其家庭“荣誉”,他的统治,冲顶是李光耀式的开明专制。
   
   曾节明 写于2012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
     
(2012/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