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曾节明文集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作者:曾节明
   (首发于《中国人权双周刊》)


   今年89岁的孙树才,很可能是华人中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他如今已经来到了美国。
   
   孙老因为撰写异议文章事发,于2006年底流亡泰国,因各种原因,其难民身份一直未被联合国批准。2010年12月,87岁的孙老在泰国政府对外国难民的“扫荡”行动中被抓,关入条件恶劣的泰国移民局监狱,健康受到严重威胁。
   
   孙老被抓后,笔者通过西方友人多方求助,孙老的事情终于获得了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在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援助下,孙老于2011年初获批联合国难民资格,并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接收;在“世界人权联盟”和泰国民间人权组织的帮助下,孙老于2011年8月被释放——此时坐牢8个多月的孙老,在狱中已罹患严重的关节炎,行走困难,听力也下降了许多。
   
   2012年4月4日,孙老在国际难民安置机构IOM护士的护送下来到美国加州某小城市。
   
   孙老移居美国后,笔者和他忽然失去联系达3个多月,一度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焦急中多方探听其下落,终于从西方友人处得知:孙老抵美后健康状况不是太好,不适应美国生活,且不会上网,因此难以联系外界。
   
   8月份笔者总算从西方朋友处得到孙老的手机号,电话联系上孙老,发觉孙老的听力下降得厉害,以致于连我报给他的本人手机号码都听不清楚,无法进一步交流,只听他单方面地向我述说道:手机是教会一位华人朋友送给他的;他身体比在泰国时有好转;给泰国友人寄了信,未见回信;现在住在难民接待站,不方便,想搬家。
   
   9月份和10月份笔者又先后三次打电话给孙老,发觉他身体大有好转,口齿也恢复到入狱之前的清晰流利程度,声音也洪亮了,听力也比先前好多了——入狱前的那个不着边际的老顽童又复活了!笔者遂在10月20日夜,通过电话与孙老作了一次较深入的交流,并作了记录。
   
   笔者首先询问孙老的健康和生活状况,孙老说,他现在身体好多了,在泰国移民局监狱中罹患的关节炎已经全好了,没有特别的治疗,而是自然痊愈,他那么大的年纪能够自然康复,美国医生看了都很惊奇。现在他每天走三英里地到一个超市买菜,并不觉得累,而刚从泰国移民局监狱出来时,基本上走不了,腿都是浮肿的。孙老认为,他之所以能够康复,与饮食、气候、心情都有关系。
   
   现在他吃得比在曼谷时好多了,气候也很适应——以前在曼谷时,一年四季都是夏天,作为东北人他特别受不了;现在的住地,夏天最热的时期,也很少有华氏85度(约摄氏30度)以上的气温,10月份的现在,白天只需穿长袖衬衫。
   
   现今在美国总算有了合法身份,不像在泰国时担心被抓了,另外经济来源也有了保障,没有在泰国时那种焦虑感——难民安置机构已经为他办理了养老手续。现在政府每个月发给他840来块钱,还有食品券,他每个月都吃不完。
   
   但孙老却感觉居住不方便,他说:“就是住不方便,现在还住接待站,两个人一间卧室,想写点东西不好写,没书桌,干扰也大,这儿住了很多黑人难民,也有中国来的法轮功和维吾尔人。想上网看看消息,但没人给我整电脑,前一阵子还能看有线电视,有个比较中立的台湾中文台,现在因为欠费断了,黑人房东还没给恢复……
   
   “他们说给我找养老院,好几个月了还没结果。我这儿住一个月也要300块,很不值;我真想另外租房,就是四五百块钱一个月我也愿意,反正每个月的钱用不完……”
   
   孙老说,他通过《世界日报》、《大纪元时报》等中文报纸,一直在关注中国的局势,他想尽快有个能上网、写文章的安静的环境,这就是他想搬走的原因。
   
   谈到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事,孙老说:“我刚知道,从大纪元报纸上了解到这事,但我的看法和他们不一样,我认为这是好事。莫言这人我不大了解,以前看过他写的《红高粱》,感觉这人并不是很亲共的那种。但对文学我不是很关注,以前在国内,我关注的是政治经济评论。不管怎么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好事情,因为它是中国人的文学成就。诺贝尔文学奖不是诺贝尔和平奖,它看的不可能是政治立场,而是文学成就;因为莫言获奖,就说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讨好中共没道理。”
   
   问及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大”,孙老说,他不抱任何希望,现在的中共不可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因为1989年“六四”以后,中共搞的任何“改革”有条底线,就是决不能损害一党专政,中国要有改变,除非有自下而上的很大压力才行,但中国老百姓现在还是很麻木。
   
   对胡锦涛令人极为失望的10年执政,孙老毫不意外,他说:“胡锦涛刚上台时候我就看出了,那还在‘向朝鲜学习’的指示传出之前,这个人很保守、很庸碌——倒不是说他笨,他能考上清华,智商不可能低,但他心思不在改革上,他也没那个素养。他就是一个毛泽东时代培养出来的党棍,别的都不会;他就一门心思保住共产党的江山不变色。”
   
   对于即将“接班”的习近平,孙老说:“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被毛泽东整了很多年,他自己也吃了不少苦,他应该跟胡锦涛不一样,改革动作可能会大一些,不像温家宝只是表面喊一喊。但我估计习近平的开明程度达不到赵紫阳当年的程度。习近平的改革,不可能触动一党专政。现在中共高层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很强大,习近平即使想动真格,也动不了。”
   
   谈到今后的打算,孙老说:首先想尽快上网、写文章,像现在这样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没意思。原先他不想去台湾,觉得马英九太软弱,现在想,他这样的人到台湾应该更能发挥作用。
   
   
   注:
   孙树才,原名孙定一,1923年生于中国辽宁省梨树县,1940年在北平燕京大学高中部读书时,因袭击日本军车,被迫逃亡重庆。后考入国民党中央政校大学部,毕业后以见习军官调到东北工作,并参与东北的抗共卫国战争(中共称“解放战争”),升任中校军衔。1949年国民政府失败后,因故未能撤退到台湾,“解放”后遭中共当局残酷迫害:1956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判刑14年;1970年释放后继续受到歧视和压制;2006年,因长期秘密撰写反共文章遭告发并遭到当局的威胁,被迫于同年年底,以84岁的高龄流亡泰国曼谷,成为全世界罕有的高龄政治流亡者。
   
   
     2012年10月24日夜写于纽约州家中
   
   
   
   (首发于《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2期 2012年11月16日—11月29日)
(2012/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