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曾节明文集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于我来说,此次中共“十八大”最出乎意料的事情,不是胡锦涛的所谓“裸退”,而是包括诸多反对派人物和组织在内的外界,对胡锦涛“裸退”莫名其妙的高度评价。以胡汉文帝炮制者、“批薄专业户”、“李克强同学”等为代表的人物,五分钟以前还在唾沫横飞地鼓吹“胡温已牢牢控制大局”、“政改已成十八大共识”、“胡锦涛连任有利于政改”...忽然听到胡锦涛全退的消息,大概一时间傻了眼、懵了神,随即又象股市崩盘血本无归的某些昏厥者那样,苏醒过来后莫名其妙地高叫“涨了”、“挣了”那样,发出阵阵怪笑,一个个欢呼“胡锦涛裸退阻断了江泽民干政”、捧了十年的胡都没有抓到江泽民一根毫毛的法轮功网评们,则再次念念有词地说:胡锦涛裸退将置江泽民于死地!
     我深感这些人对“坏事变好事”辩证法(变戏法)的活学活用,深得中国共产党之真传,且“青出蓝而胜于蓝”。
     最有意思的是某位媚胡成精的历史“教授”,于阵阵怪笑中作出莎士比亚般穿越式比喻,声嘶力竭地赞曰:胡锦涛的裸退,就象董存瑞炸碉堡一样粉碎了江太上!

     这就怪了,按照此公的一贯说法,江泽民是中共“保守派”、“血债帮”的总头子,以及中国共产党一切罪恶的总根子,而胡锦涛是“开明派”、“改革派”、“党内健康力量”、“汉文帝”...怎么胡锦涛一“裸退”,江泽民在他眼中立马成了比中共好十倍不止的“国民党反动派”,胡“汉文帝”立即变身董存瑞这种害人害己、穷凶极恶的毛共脑残炮灰?这也太势利眼了吧?
     当然,这些人这般走眼很好、很正常,因为他们的双眼本来就是歪斜的,他们的七歪八邪为当今枯燥、晦暗的反对派事业增添了一道亮丽的娱乐景观。
     但另一些人的离谱却令人深感惋惜。如一位著名的老资格反对派评论人士就在胡锦涛“裸退”的翌日,深思熟虑、字斟句酌地指出:胡锦涛裸退,是为了阻断江泽民干政。
     读此我不由感慨:二十多年的他乡异议象牙塔生活和纸上谈兵,既脱离美国社会,更疏离中国社会,竟会使昔年如此犀利敏锐的头脑丧失锋刃,竟令思维方式和遣词用语迄今停留在1989年。
   
     所谓的“胡锦涛裸退,是为了阻断江泽民干政”至少包含两层意思:
     一,裸退,是胡锦涛自愿的、主动的选择——也就是胡锦涛在有能力不退的情况下,自愿交出职位;
     二,胡锦涛的裸退,有阻断江泽民干政的可能。
     明眼人不难看出:该判断的第二层意思完全是荒谬的,因为:胡锦涛集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职于一身的时候都阻断不了江泽民干政,退职后凭什么反而能阻断江泽民干政?
     这些人说:胡锦涛的裸退,会给江泽民的继续干政,施加强大的党内外舆论压力。但舆论压力就能阻断江继续干政吗?政治只认实力,在选票算个逑的极权国家,舆论的作用更为有限,更何况江泽民又属不在乎报纸骂的性情中人(这也是江泽民统治时期,媒体钳制比胡时期松很多的原因之一),与胡锦涛对媒体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婊子牌坊情节大相径庭,因此,“党内外舆论”阻断江泽民干政的可能性等于零。
     在这里有必要指出:因为法轮功媒体的强势宣传,“江泽民干政”的说法,过去十年当中被严重地夸大了,以致于包括一些资深香港、台湾政评人士在内的异议人士,都习惯性以法轮功媒体的报道,作为政治观察的依据,以为胡锦涛时期的一切暴政都是江泽民干政的结果,结果是错谬百出、大跌眼镜。
     我已经多次说过:江泽民远没有邓小平的权威,江泽民的干政能力,仅限于保住家族亲信既得利益和法轮功问题的不翻案,胡锦涛时期的管理社会学朝鲜、经济上国进民退、崇毛兴左等等极权倒退,并非江泽民干政的结果,而是胡锦涛本性使然,明眼人从十年来党国诸多领域鲜明的胡记特征(如拉萨式“维稳”统治、大力扶持国企)不难看出:在诸多问题上胡锦涛并不买江泽民的帐。
     该判断的第一层意思,所谓胡锦涛自愿、主动选择裸退的说法也是经不起推敲的。
     镜头不会说谎,“十八大”闭幕式最后一刻,胡锦涛念完稿子后,孤零零呆站在主席台上,满脸沮丧、失落神情毕现(有人说他双目含泪,但我看不出),哪有急流勇退者如释重负之感?这分明是无奈谢幕的表情。
     胡锦涛决非主动裸退,而是被迫全退的事实是有脉络可循的。外界一直盛传:“江规胡随”,胡锦涛也一直在朝连任的方向努力:十七大扶持李克强接班未遂后,胡锦涛早就开始扶持胡春华,企图隔代指定胡团派边疆杀人犯团伙干将胡春华为习近平接班人;与此同时,胡提分别拔嫡系拉萨帮杀人犯干将郭金龙、张庆黎为北京市长、河北省委书记(相当于满清时要职“九门提督”、“直隶总督”);今年年初,胡锦涛撤换江泽民卫士、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换上自己卫士曹清;胡锦涛纵容心腹令计划在“十八大”搞小圈子“预选”,企图把令计划塞进常委,结果因“法拉利车震门”事件曝光而功亏一篑;令计划跌瘫后,胡锦涛大力扶持另一位贴身大秘陈世炬,企图把他塞进中央委员会;“十八”大前夕,胡锦涛火急攻心搞军委大换班,一口气提拔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现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现任广州军区政委张阳、现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赵克石、现任沉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进入十八届中央军委,其中房峰辉、张幼侠、张阳都是亲胡派将领,胡锦涛企图架空习近平,挟枪杆子控制十八大的用意是很明显的,其剑锋所指,不是连任军委主席又是什么?
     与此相对应的是:直到“十八大”闭幕的最后一刻,胡团派舆论别动队还在“多维”、“博讯”和香港有关媒体放风说:胡锦涛连任已成定局、甚至说他连任至“十九大”。
     也就是说:直到最后一刻,胡锦涛还在为连任而挣扎。但是,李源潮、汪洋的双双出局、贴身大秘陈世炬跻身中委的“落选”、军委许其亮等人的抵制,终于导致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战役的彻底溃败。由此可以推测:此次“十八”上的权力斗争,必然比“十六”大远为激烈。一个诡异的细节是:“十八大”闭幕式竟然完全禁止直播和采访,彻底开成了黑会,公开性比“十六大”都远不如。为什么遮掩到了丑恶的程度?风闻会上发生了打架,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可以肯定的是:闭幕式上一定发生了见不得人的激烈斗争场面。
   
     胡锦涛被迫全退后,亲邓救党派的异议人物又欢欣鼓舞起来,盛赞其“裸退”的政绩。这里有必要指明一点:胡锦涛在职务上是全退了,但决非“裸退”。
     其一,君不见“十八大”新常委名单上,亲胡或与胡近似的占了三人,分别是:团派李克强、团派刘云山、朝鲜式干部张德江——外界盛传张德江属于江派,但朝鲜金日成大学培养出来的“张北韩”,思想观念与胡锦涛的近似程度远超过与江泽民的相似性;
     其二,中央书记处人选刘云山、刘奇葆、赵乐际、栗战书、杜青林、赵洪祝、杨晶,胡派也占了三席,分别是:胡团派宣传系刘云山、胡团派边疆杀人犯团伙成员刘奇葆、胡团派赵乐际;
     其三,军委中有胡锦涛铁杆房峰辉(曾于今年“三一九”事件中,调军进京欲抓周永康)、张幼侠、张阳、李继耐等人;
     其三,中央警卫局现任局长,仍是胡锦涛卫士曹清。
     因此,胡锦涛全退后,在党政军中仍保有一定的势力,如果不出大的变故,习近平至少在五年内无法公开否定胡锦涛路线。但可以预料的是:胡锦涛的干政,必然比江泽民的干政更为弱势。
     事情的发展已经基本上应验了我的预判,总的来说,“十八”上寡头们的激烈争夺在相互妥协中收场,因为当今中共政权合法性危机如累卵的当下,谁都付不起摊牌的代价,习近平非如预想的那样遭架空、胡锦涛全退却非裸退、江泽民则继续保有一定的影响力。那种说什么胡“裸退”会置江泽民于死地的说法,纯粹痴人说梦。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许多人以“江办”在北京关门为证据,证明江泽民影响力已丧失,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影响力丧失与否,根本不在于是否有“X办”,试问:当年慈禧有否“后办”?“江办”的关闭,真正原因是随着胡锦涛的完全去职,胡锦涛势力对江泽民已构不成威胁,新一把手习近平是江泽民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当然用不着“江办”了。一个显而易懂的逻辑是:胡锦涛“三位一体”八年都关不了“江办”,怎么会去职后反而有能力关掉“江办”,显而易见,“江办”是江泽民自己关掉的,是寡头之间斗争妥协的结果,在这场争权夺利中,胡锦涛更多得了面子、江泽民则得了里子、习近平得了实惠。
   
     胡、江、习之争,胡锦涛最终棋输江泽民、习近平一筹势所必然,因为胡锦涛徒有清华理工生的慎密思维和毛共辅导员的干尸党性,既无毛邓胆魄、也无时代眼光,甚至没有江泽民人来疯的戏子魅力、笼络功夫,作秀亦差温影帝一大截,除了镇压老百姓滴水不漏,做什么事都不成章法体统;作为泱泱大国领导,每天都是僵尸脸孔、腐尸语言,简直是言之无味、面目可憎...说实话,侍奉这样的主,远不如去捧一台LAPTOP更开心。其实,这种只懂得镇压灭火的党机器消防队长根本不是做党国领导人的料,但只懂得镇压老百姓的胡某人当年却妖运熏天——吃屎都吃出豆子来,本来总书记与他根本无缘,熟料“拉萨平暴”后,又很快发生“六四”,“六四”后,邓小平为防“六四”翻案,不惜故意隔代指定这样一个屠夫左棍做垫背,以把“六四”翻案的时间表尽可能往后推,邓小平意思很明确: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二十三年后的今天,胡锦涛的无能和丑恶总算原形毕露,而“维稳”暴政、毛共外交、“土地财政”等“胡温新政”就如击鼓传花一般,望习近平手上递上一个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胡温十年,留给习近平的是远比江时代积重难返的烂摊子、和越来越有爆炸危险的火药库。十八大的镜头见证:江泽民对胡锦涛的厌恶和鄙夷,溢于言表,习近平对胡锦涛必然更加怨恨。  
   
     后毛时代最大的极权左棍终于无奈谢幕了,胡锦涛时代,一个比江泽民时代更为丑恶僵化的时代终于结束了。
     在这漫长的十年中,胡锦涛、温家宝政治上极权倒退、学朝鲜、假和谐,天天假大空、处处胡紧套,谎言治国、唱戏“政改”...经济上国进民退、坐吃江朱时代外向型殖民经济老本,同时大搞“土地财政”,在全国发起仅次于“土改”的强征强拆二次制度性大抢劫,以血腥的抢掠所得,发了疯地扩编公务员“维稳”队伍,在全国大行拉萨经验北韩化超法西斯“维稳”统治...骨子里崇毛尊苏的胡锦涛,任期内大力纵容毛左势力,这就是胡锦涛时代毛左势力空前回潮、并产生“薄王事件”的真正原因。试问:薄熙来在邓、江时期为什么不“毛左”?其根本原因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周亚辉等人,硬说胡锦涛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发出的“学朝鲜古巴”指示是“抹黑”胡,但问题是:为什么没有人用同样的话抹黑其他人?世上绝没有空穴的来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