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中共“十八大”将继续“奉天承运”]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牟传珩: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中共“十八大”将继续“奉天承运”

   
   眼下,随着薄熙来的倒台,中国官方媒体,又在炒作“改革”议题。日前,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刚刚闭幕,公报决定向中共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交《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但未提及“毛泽东思想”引发海内外媒体广泛猜想,不少舆论认为,中共十八大会抛弃毛左,开启“非毛时代”的政治改革。
   此前一天,人民网最新刊文:《俄总理批斯大林搞政治镇压 称其罪行令人发指》。俄罗斯《观点报》10月31日报道称,梅德韦杰夫30日表示:“当时发生的一切,不仅是斯大林,其他所有领导人毫无疑问都应当受到最严厉的批评。尽管目前已无法追究他们的责任,但这应当保留在史册中,让这样的事永远不再发生。对自己的人民发动战争,这是令人发指的罪行。” 俄“纪念碑”人权组织表示坚决支持梅德韦杰夫的立场,并呼吁在国内就“去斯大林化”采取具体措施。
   据“俄罗斯之声”10月31日报道,自1991年10月30日起,俄罗斯开始纪念1937-1938年之间的政治镇压受害者。每年的这一天,俄罗斯全国各地都会举行悼念活动,学校也要给学生们教授以此为主题的课程。1937至1938年被称为苏联“大恐怖”时期。在此期间,130万苏联人被判刑,其中68.2万人遭枪杀。军界、经济和艺术界不少精英被清肃。1991年俄罗斯通过法律,为政治受迫害者恢复名誉。
   记得3年前,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举行了1932-1933年期间大饥荒纪念日活动。总统尤先科、总理亚努克维奇、前总理尤莉雅•提摩申科等政要和一些宗教人士代表参加了这次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公开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共产极权政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这一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已成为当今世界政治的一个新主题。


   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烙印。他表示,布尔什维克罪行、史达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们都具有一个性质,就是 “仇恨人类”。“它在这个空间屠杀了我们很多没有罪的人民,如俄罗斯人、塔塔尔族人、白俄罗斯人、犹太人、波兰人和一些别的国家民族的人。尤先科认为,乌克兰的政治问题就是以前的共产极权的存在所留下的问题。他说:“共产极权主义中断了历史一代人的联系,打断了我们的灵魂、记忆、思想、文化和语言。在各种阶层的人中种下了恐惧,而我们今天正在收割它的果实。就是这样,这无止境的害怕也正是我们现在政治和社会的疾病。”尤先科如此论断,颇具现实性。
    中国“特色”的斯大林——毛泽东自“登基”至死,一直都在发动镇反、反右、文革等利用党对自己人民的战争,残害了55万多“右派”和导致了全民性的灾难。1962年11月,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前校长扬献珍,仅仅因公开提出“合二而一”新概念,不同于毛泽东主张“一分为二”哲学观,立即被视为重大敌情遭到大批判、大迫害。全国各地主要报刊发表批判文章达500多篇。这场运动一直持续了8年之久。受“合二而一”案株连的仅在中央党校就有154人,其中原哲学教研室副主任孙定国被逼跳入党校人工湖自杀,讲师黎明也投井身亡。军队有一“五好”战友,仅因撰文接受“合二而一”观点,便被判处死刑。死里逃生的杨献珍曾悲愤地说:“历史上曾经有过株连十族的例子,那就是明朝的方孝孺的故事。所谓十族,就是指九族加上他们的学生。
    广东名作家秦牧谈到文革时说:“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作家丁抒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毛泽东会见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时说:“这次是大大小小可能要整倒几百人、几千人、特别是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文艺界、大学、中学、小学。”他说明了运动的重点目标,但有意缩小了打击范围,实际”整倒”的不是几百、几千人,而是几百万。
   可见毛泽东的罪行丝毫不亚于斯大林。当此之时,薄熙来倒台,极左实力受到沉重打击,全国上下,党内外一致呼吁要求胡温当局负起历史责任,反省毛泽东祸国殃民的罪行。特别是全国各地被错划的右派及其家属们,纷纷联名上书,要求中共领导人公开向所有受到中共违法迫害的民众道歉并予以赔偿。但中共领导至今置之不理。
   在大陆彼岸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2006年就曾以党主席身份,参加上世纪50年代“政治受难者”秋祭追思会,三度向“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表达歉意。用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之口说:“这是把阴森的墓地和恐怖的记忆,转化为积极的历史教育场所,让下一代人透彻认识:国家的滥权所可能带来的灾难后果。”记得2006年11月 《中国青年报》曾发表醒目大标题:“一个主席的三鞠躬”,刊发台湾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背起历史十字架,向50年代被国民党政府镇压的民运人士三鞠躬的文章。马英九有勇气背起国民党的十字架,这是一个重要的象征,这是台湾民主道路上标志里程的众多指路牌之一。他的深深鞠躬,透露的不仅只是国民党的内在改变,最核心的驱动力,其实在于台湾的民主,造成了台湾整体的深层质变。 我为此写过《胡锦涛何时三鞠躬?》一文,对那些至今还在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反右正确、必要论”,回避文革灾难,以及“六四镇压有功论”者予以谴责!
   “解决发生悲剧的历史根源”从哪里开始?如果那些埋着血泪的档案不被打开,如果墨写的谎言不被揭穿,如果人们没有勇气把那“被扭曲的历史事件”摊开在阳光下,拨乱反正,澄清悲剧性的历史责任又从哪里开始?难道这不正是“红色记忆”裹挟着的民族苦难留下的疑问吗?
   如今,俄总理痛批斯大林搞政治镇压;国民党负起历史责任向人民三鞠躬;德国领导人已多次为二战责任向世界道歉;前苏共也为其历史错误在国内国外道过歉。而中共如此冷漠、麻木不仁的领导人,却对毛泽东激化阶级斗争,发动反右、文革等反人类运动,冤枉、毁灭了那么多的知识分子与家庭,导致全民族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含冤自杀,死不瞑目的悲剧至今讳莫如深。中共声称日本不反思二战历史责任,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谅解,而自己对迫害人民的罪责,至今不予道歉,又如何得到人民认同?
   历史已经得出了结论:邓小平不道歉,江泽民不道歉,胡锦涛也不道歉。尽管过去9年来,温家宝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谈政改,反击文革遗毒,同样没有勇气公开否定毛泽东,习近平继任后也不会公开否定毛泽东。以中共自造“合法性”的一贯逻辑,他们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党章,强制人民接受它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三个代表”与“领导核心”的事实。
   眼下,可以透视出的习近平执政思路,重点还是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僵化思路,而不是权力分立与制衡建设。政治改革的根本任务是什么?是要解决执政合法性的问题。中共只要不放弃自造合法性——不放弃自我神化“先进性”,接受普世性;放弃优越感,接受平等性;承认政党在没有委托、没有授权之下只能代表自己,不能强行代表全体民众,才能发生敬畏人民的根本性执政意识转变,中国的现代化政治改革才能踏上征途。
   眼下,中共十八大还不可能跳出自造合法性思维,开启宪政变革的道路。因此,中共十八大党章总则中,也注定还要用“毛泽东思想”,来奉天承运“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
   中共十八大是什么人来开会?是中共特权利益集团共同体的人开大会!开什么会?就是在一次次借机制造党的“先进性”与“代表性”,来确保永世特权与利益不变的大会。因此,不要奢望这次大会能自掘马、列、毛祖坟。中共党内至今没有产生出反思其执政合法性与历史责任问题的政治生态与领导人。
   
   首发《观察》
(2012/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