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謝田文集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高球名人赛中普通人的故事
·中国的变富和人民币的价格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中共十八大报告说,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让居民收入倍增,许多北京市民说根本不可能,因为在他们看来,过去10年唯一的变化,就是“拆了些房子”。人们很难想像,再拆10年房子会让他们的收入与国家GDP一起大跃进、翻一番。中共暗地操控民众反日之时,出笼这个“翻番计划”,但它其实是从日本人那里学来的。遗憾的是,西邻效东邻,恐怕很难奏效。

   72定律和市民的感觉

   中共宏伟目标一出笼,就有人帮助圆场,说计划怎么可行,许多人也就被忽悠了。经济翻番,对许多国家都是可能的,也是许多国家都做得到的。单从理论上讲,要让国民经济翻番,没想像的那么难。只要保持6%的年增长率,大 概12年就可以翻番;保持5%的增长,需要15年;如果能每年增长10%,只要7年就行。

   为什么呢,这是复利计算的结果。金融学上有个72 定律,是个简单估算的办法,以计算复利,也有用69的,但72比较好算。就是说,一个数值需要翻番的年数乘以年增长率,大约等于72。从2012年到 2020年有8年的时间,从2010年算起是10年。如果中国经济年增长9%,8年就可以翻番;如果是7.2%,10年就可以翻番。

   北京市民为什么不“理解”政府的愿望,反而用“拆房子”来概括过去10年的发展?其实,北京人的感觉是对的,中国经济的增长,就是建在拆房子、盖房子的基础上。人们或许会问,如果经济真的可以这么增长,为什么其他国家不这样做;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岂不是全球经济都会飞快增长?

   问题就在这里,中国的这些“增长”做法,不是机密,也不是偏方,其他国家如果愿意,也大可采用。但他们为什么不用呢?他们为什么不要增长经济呢?其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或者不能,或者不敢,或者不愿意,去采用中共的做法。盲目投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压低工资鼓励出口,管制外汇以剥夺人民的购买力、抑制内需,印发钞票以使用通胀的办法制造经济成长的“奇迹”,所有这些措施,正常的政府都不能做,也不敢做。所谓“中国模式”虽然有很多推动者,但它根本不是带有示范意义的“模式”,它被国际社会所不屑,就是这个原因。

   日本的收入倍增计划

   中共的国民收入翻番,是仿效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二战之后,从1955年到1961年,日本经济快速增长,国民收入随着日本经济的起飞也迅速增长,形成了近亿人的中等收入群体,使日本有效的转变成一个发达国家、消费社会。

   当中共在搞“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完全崩溃之际,日本经历了奇迹般的“黄金六十年代”(Golden Sixties)。1965年,日本名义 GDP(nominal GDP)只有900亿美元;15年后的1980年,名义GDP达到惊人的1万亿美元,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

   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是池田勇人(Hayato Ikeda)提出来的,他在1960年至1964年间出任日本首相。为促进经济发展并减低社会冲突,池田的政治策略是“耐心与和解”(patience and reconciliation),经济策略则是“收入倍增”(income-doubling),他也成功的化解了好几次日本劳工的大罢工。

   池田本来计划年经济增长7.2%,从而10年内翻番。但六十年代中后期,日本经济年增长率达到惊人的11.6%,“国民收入倍增”只用了不到7年就达到了。 法国总统戴高乐称池田是“那个半导体销售员”。池田采用的,是降息和降低私营企业的税率,以此刺激花费,同时增加政府支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池田任内建立了许多的国际援助机构,以展示日本参与国际社会秩序和鼓励出口的政策。池田带领日本于1963年加入GATT(世贸组织的前身),1964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合组织(OECD)。池田离任时,日本经济成长率高达13.9%!

   中共效法日本不可能

   池田的成功,激励明治大学经济教授赤松要(Kaname Akamatsu)提出“雁型模式”(Flying Geese Paradigm),指出亚洲要赶上西方,可以形成大雁型的阵列,让初级制造业不断从发达的亚洲国家转移到不发达的亚洲国家,然后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像一 群大雁在飞行中的阵势一样,共同前进,最终赶上西方。当然,雁阵的头雁,非日本莫属;而敏感的人,或许从中可嗅出“大东亚共荣圈”的气味。

   不管中国人、韩国人、还是台湾人、新加坡人喜欢不喜欢这个比喻,愿意不愿意作为跟在日本头雁后面的大雁,亚洲经济的发展,至少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按照“雁型模式”进行的。

   如果日本成功的进入发达社会,日本人在7年内让国民收入倍增,中国想效法日本,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呢?可能性当然有,什么事情都不能说绝对了。但中国不是日本,这个可能性坦率的说不是很大。日本的成功,还受益于美国的援助、公平的社会、民主的制度和齐心协力的国民,这些在中国都没有任何的可能。

   中共如果采用池田的政经策略,西邻效东邻,一定是东施效颦,因为中共政治上没有耐心,也不愿意和解,在经济上实施收入倍增,也希望不大。中共以前的做法,是池田经济策略的后半部,亦即政府投入基建,但中国没有采用池田的前半部策略,亦即降低利息并降低私营企业的税率,以刺激民间花费。

   中国过去 20年的经济发展,扣除数据造假和通胀的因素,远不及官方的8~10%,如今可能已经降为负值。这时奢谈经济翻番,只有擅长欺骗的中共,才可能说的出口。 中国经济三驾马车中,投资已经过剩,到处是没有航班的机场、建了一半的高铁、没人住的7000万套房子。这样的经济要翻番,难道要再建7000万套空房? 制造更多的鄂尔多斯、郑州的鬼城?

   三驾马车的出口,使中国廉价品覆盖全球,再翻一番,哪些国家可以消化?中国人口红利已经用完,缺乏廉价劳 力,老龄化随“未富先老”匆匆而来,世界工厂怎么支撑?经济继续发展需要社会稳定,但中国怎么会稳定呢?中共本身就是造成中国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贫富鸿沟也在威胁社会的稳定。过去10年导致贫富悬殊到如此程度,难道需要继续10年,让贫富悬殊更大?

   更关键的,是中共的寿命还有几何?百年前的1912,如果溥仪说大清子民收入10年翻一番,人们会相信吗?中共如今话增长就很荒唐,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能不能过2012都很难说,听它谈10年后的展望,基本上是痴人说痴梦、梦中煮黄粱。◇

   

   

   

   

   

   

   

   

   本文转自30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2012/11/15)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2/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