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謝田文集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中)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下)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中)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下)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中國家庭的自殺性資產配置
·聯合國演講披露的川普使命
·中國人全都為中共付加班費
·幸災樂禍會害了中國人自己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上)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下)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上)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下)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吳家
·吳家
·吳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中共十八大报告说,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让居民收入倍增,许多北京市民说根本不可能,因为在他们看来,过去10年唯一的变化,就是“拆了些房子”。人们很难想像,再拆10年房子会让他们的收入与国家GDP一起大跃进、翻一番。中共暗地操控民众反日之时,出笼这个“翻番计划”,但它其实是从日本人那里学来的。遗憾的是,西邻效东邻,恐怕很难奏效。

   72定律和市民的感觉

   中共宏伟目标一出笼,就有人帮助圆场,说计划怎么可行,许多人也就被忽悠了。经济翻番,对许多国家都是可能的,也是许多国家都做得到的。单从理论上讲,要让国民经济翻番,没想像的那么难。只要保持6%的年增长率,大 概12年就可以翻番;保持5%的增长,需要15年;如果能每年增长10%,只要7年就行。

   为什么呢,这是复利计算的结果。金融学上有个72 定律,是个简单估算的办法,以计算复利,也有用69的,但72比较好算。就是说,一个数值需要翻番的年数乘以年增长率,大约等于72。从2012年到 2020年有8年的时间,从2010年算起是10年。如果中国经济年增长9%,8年就可以翻番;如果是7.2%,10年就可以翻番。

   北京市民为什么不“理解”政府的愿望,反而用“拆房子”来概括过去10年的发展?其实,北京人的感觉是对的,中国经济的增长,就是建在拆房子、盖房子的基础上。人们或许会问,如果经济真的可以这么增长,为什么其他国家不这样做;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岂不是全球经济都会飞快增长?

   问题就在这里,中国的这些“增长”做法,不是机密,也不是偏方,其他国家如果愿意,也大可采用。但他们为什么不用呢?他们为什么不要增长经济呢?其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或者不能,或者不敢,或者不愿意,去采用中共的做法。盲目投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压低工资鼓励出口,管制外汇以剥夺人民的购买力、抑制内需,印发钞票以使用通胀的办法制造经济成长的“奇迹”,所有这些措施,正常的政府都不能做,也不敢做。所谓“中国模式”虽然有很多推动者,但它根本不是带有示范意义的“模式”,它被国际社会所不屑,就是这个原因。

   日本的收入倍增计划

   中共的国民收入翻番,是仿效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二战之后,从1955年到1961年,日本经济快速增长,国民收入随着日本经济的起飞也迅速增长,形成了近亿人的中等收入群体,使日本有效的转变成一个发达国家、消费社会。

   当中共在搞“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完全崩溃之际,日本经历了奇迹般的“黄金六十年代”(Golden Sixties)。1965年,日本名义 GDP(nominal GDP)只有900亿美元;15年后的1980年,名义GDP达到惊人的1万亿美元,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

   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是池田勇人(Hayato Ikeda)提出来的,他在1960年至1964年间出任日本首相。为促进经济发展并减低社会冲突,池田的政治策略是“耐心与和解”(patience and reconciliation),经济策略则是“收入倍增”(income-doubling),他也成功的化解了好几次日本劳工的大罢工。

   池田本来计划年经济增长7.2%,从而10年内翻番。但六十年代中后期,日本经济年增长率达到惊人的11.6%,“国民收入倍增”只用了不到7年就达到了。 法国总统戴高乐称池田是“那个半导体销售员”。池田采用的,是降息和降低私营企业的税率,以此刺激花费,同时增加政府支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池田任内建立了许多的国际援助机构,以展示日本参与国际社会秩序和鼓励出口的政策。池田带领日本于1963年加入GATT(世贸组织的前身),1964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合组织(OECD)。池田离任时,日本经济成长率高达13.9%!

   中共效法日本不可能

   池田的成功,激励明治大学经济教授赤松要(Kaname Akamatsu)提出“雁型模式”(Flying Geese Paradigm),指出亚洲要赶上西方,可以形成大雁型的阵列,让初级制造业不断从发达的亚洲国家转移到不发达的亚洲国家,然后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像一 群大雁在飞行中的阵势一样,共同前进,最终赶上西方。当然,雁阵的头雁,非日本莫属;而敏感的人,或许从中可嗅出“大东亚共荣圈”的气味。

   不管中国人、韩国人、还是台湾人、新加坡人喜欢不喜欢这个比喻,愿意不愿意作为跟在日本头雁后面的大雁,亚洲经济的发展,至少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按照“雁型模式”进行的。

   如果日本成功的进入发达社会,日本人在7年内让国民收入倍增,中国想效法日本,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呢?可能性当然有,什么事情都不能说绝对了。但中国不是日本,这个可能性坦率的说不是很大。日本的成功,还受益于美国的援助、公平的社会、民主的制度和齐心协力的国民,这些在中国都没有任何的可能。

   中共如果采用池田的政经策略,西邻效东邻,一定是东施效颦,因为中共政治上没有耐心,也不愿意和解,在经济上实施收入倍增,也希望不大。中共以前的做法,是池田经济策略的后半部,亦即政府投入基建,但中国没有采用池田的前半部策略,亦即降低利息并降低私营企业的税率,以刺激民间花费。

   中国过去 20年的经济发展,扣除数据造假和通胀的因素,远不及官方的8~10%,如今可能已经降为负值。这时奢谈经济翻番,只有擅长欺骗的中共,才可能说的出口。 中国经济三驾马车中,投资已经过剩,到处是没有航班的机场、建了一半的高铁、没人住的7000万套房子。这样的经济要翻番,难道要再建7000万套空房? 制造更多的鄂尔多斯、郑州的鬼城?

   三驾马车的出口,使中国廉价品覆盖全球,再翻一番,哪些国家可以消化?中国人口红利已经用完,缺乏廉价劳 力,老龄化随“未富先老”匆匆而来,世界工厂怎么支撑?经济继续发展需要社会稳定,但中国怎么会稳定呢?中共本身就是造成中国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贫富鸿沟也在威胁社会的稳定。过去10年导致贫富悬殊到如此程度,难道需要继续10年,让贫富悬殊更大?

   更关键的,是中共的寿命还有几何?百年前的1912,如果溥仪说大清子民收入10年翻一番,人们会相信吗?中共如今话增长就很荒唐,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能不能过2012都很难说,听它谈10年后的展望,基本上是痴人说痴梦、梦中煮黄粱。◇

   

   

   

   

   

   

   

   

   本文转自30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2012/11/15)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2/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