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吴江政论
[主页]->[新会员区]->[吴江政论]->[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吴江政论
·香港人民应理直气壮维护自己的权益
· 【巴黎】亚洲人权会议
·吳江:巴黎退黨義工遭襲 世界應警惕中共
·贺圣诞
·卜算子‘春’
·江泽民法西斯主义群体灭绝罪代表
·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
·江泽民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中国民主党部通告 公审人民公敌江泽民
·吴 江 在世界人权日东南亚太五国人权会议上的发言
·吴 江 亚洲人权会议公告
·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开幕词
·在举办中共窃国暴政60年会上开幕词
·揭批毛泽东的反人类罪及其邪教本质
·军队国家化 国家民主化
· 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民族英雄 吉星文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告中国农民同胞书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巴黎人权广场上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千千万万个艾未未站起来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协和广场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十一世班禅喇嘛在哪里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为了自由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中共大使馆前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塞纳河畔人权之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热烈欢呼乌坎【一国两制】的新胜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余杰遭法西斯迫害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三权分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坚决声援烏坎贫下中农维权反恐斗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六四纪念与中国前景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 平 反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罪 己 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要罪己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启东民众伟大正义的抗议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强烈谴责江周死党继续践踏秦永敏人权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对中共山西当局绑架事件声明
·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会议-中国需要政治改革!
·吴江: 南周事件应汲取西单民主墙教训(图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举办纪念赵紫阳逝世八周年(图)
·联合国人权宣言发表六十三周年纪念活动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农民基本人权问题
·龙的精神就是自由的精神
· 中共必须罪己诏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对秦永敏和王喜凤的折磨和迫害
·启东民众为维护环境群起抗争
·钓鱼岛归属问题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中共必须罪己诏”研讨会公告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必须罪己诏
· 吴 江 心底无私天地宽
·吴江:纪念法轮功被迫害四周年
·在三民主义看中国研讨会上讲话节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巴黎继续展开海外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活动
·中国共和党成立大会【开幕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对以【公投结束占中】的意见
·哀祭曹君
·哀祭曹君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联合国人权宣言66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和亚洲人权团体在巴黎纪念国际人权日
· 中国民主党等民运团体人士参加巴黎反恐大逰行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中国共和党(欧) 关于六四难民刘卫国被
·中国民主党、中国共和党【欧】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8周年
· 唯有三民主义的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 在纪念孙中山先生150周年大会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国共产奴隶制必将垮台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地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 忆北京西单民主墙之初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吴 江 【巴黎】
   
   时光走得好快,张天恩先生去世快将二年了。当初当我惊闻张天恩


   先生因病不幸去世,心中突发出一种悲凉与茫然,脑海中映像出的
   一个敦厚朴实、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长老就这样离开人世?我原本
   打算春节去电话问候,但张老却提前走了,心中的悲戚埋怨我无言
   以对。但毕竟沧海桑田,岁月春秋,人生人去,上天召唤了,谁能
   乃何!
   张天恩先生是我尊敬的领导,我的尊师,又是我的朋友,1964年,
   我考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语系,首任院长就是张天恩先生,就
   读二年后就碰上文化大革命,在那烽火连天的岁月里,和他接触较
   多,以后我工作在北京,与张老也时有联系。几十年了,从张老身
   上我感受到一个真正中国人和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和道德
   风范,它渊源于我们伟大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和道德传统之中。
   张老不管身处逆境或顺境,他的胸怀始终是坦荡光明磊落,他从来
   不会搞尔虞我诈、算计别人、坑害别人的事,也从来没有在背后说
   别人坏话,这在中国的官场上是难能可贵的。在文革中,作为二外
   第一把手,他受批挨斗受侮辱,脖子上挂几十斤大铁牌,都流出了
   血,但他从没有怨恨,而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他对我说
   ‘人的手指都不一样长,这么大的运动,不能要求群众的思想水平
   一样齐,不可能,只有正确对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要想得开,
   如果想不开,头上就有千斤的压力,想开了,就是空气’。
   当文革进入第二年67年,那是极左大泛滥年,特别是武汉720事件
   后四人帮的爪牙王力发表八七讲话,妄图篡夺周恩来的外交大权,
   当时张天恩虽然身处逆境,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脑子十分清醒,
   立场明确,态度坚决,他说‘周总理是位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
   家,中国不能没有周总理,反对周总理是完全错误的,是不得人心
   的’。当时我们井冈山战团,属于二外红卫兵,我出了九个题目,
   开会分给战团里人写,记得系主任张延清先生也参加会了,总标题
   【九评王力八七讲话】,中心内容‘保卫周总理,反对王力篡权,
   反对极左思潮’,九篇文章汪文峰写了三篇,朱福铮写了二篇,乔
   文祥、李宝廉、马桂忍和我各写了一篇,当大字报贴出后,张天恩
   说‘好,这是井冈山战团大作,应该这样’。
   张天恩先生对辩证法、哲学造诣很高,文革中我们见面谈话时,他
   总是谈及辩证法,他说‘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在运动着,变化着,
   对立统一是宇宙的根本法则,事物内部矛盾双方相互依存和相互转
   化,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就是这个道理,他说人民内部
   矛盾就得用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来解决,如果将人民内部矛盾混同
   于敌我矛盾,那就物极必反,走向反面’。他说‘延安整风开始扩
   大化了,但以后宣布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团结了大多数,使我们走
   向了胜利。他说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延安大操场听整风报告,一回
   头,看见林总【林彪】站在我后面’。
   67年5月份,我和学校里另外三个人去哈尔滨黑龙江大学调查张天恩
   院长情况,在收集的资料里,看到张天恩先生在50年代给哈尔滨
   外语专科学校学生讲哲学的讲演稿,总共起码20多页,字写得很工
   整,很好看,这应该是张老30多岁时的杰作之一吧。
   
   张天恩先生小时是孤儿,穷苦出身,14岁就参加山西牺牲救国同盟
   会,这是一个抗日组织,后去延安,以后随部队到东北,在哈尔滨
   开创外语专科学校、黑龙江大学,64年来北京开创北京第二外国语
   学院,最后的工作单位是中央教育研究所。1966年10月份,我大串
   联到上海,到上海外国语学院与该院院长王季余女士在她的办公室
   会见,主要向她了解张天恩院长的情况,因为他们都曾在延安、哈
   尔滨外语专科学校及黑龙江大学同过事,都是领导。记得她说,
   ‘张天恩同志是个红小鬼,十几岁就跑到延安参加革命,很聪明很
   能干,说话很直’。是的,张老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他所信念的革命
   事业,献给神圣的教育事业,他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和外交事业培养
   了一大批干部和人才,桃李满天下。曾记得他说李鹏、刘宾雁都曾
   是他的学生。他的俄文水平很高,记忆力很强。文革中,有一次我
   们谈到外语教改时,他在纸上很流利写了一大堆俄文,写得很快,
   当时我很吃惊,这么久了,还记得这么清楚。有一次他说话时顺口
   一句‘我给赫鲁晓夫当翻译’,其它没说,我也没有追问,我只是
   一惊,因为当时文革就是反修防修反赫鲁晓夫,所以我只将这句话
   留在心底里,没对任何人提过,去年我同李静阿姨通电话证实了他
   过去的话。
   张天恩先生是个老革命,他淡薄名利地位,他曾主动要求降低自己
   的级别,这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事,更是那些名利薰心,尖着脑瓜
   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往上爬的人所不可思议的事,他经常提到他过
   去牺牲的战友,自己却还活着,有今天这已经是够幸运的了,够知
   足了。在他眼里,名利地位,不屑一顾。
   张老是个很朴实、很憨厚、待人很真诚、从不摆官架子的人,记得
   1965年的一天,二外全体师生到十三陵参加义务劳动修水库,张老
   一样和大家一起劳动,抬泥土,拿锄头,他还不时地奔波于工地,
   问同学累不累,要注意安全等等。记得也是1965年某一星期天,我
   与李培荣同学在学校北门等车到城里去,这时张院长过来,问我们
   等车要到哪里去,我们答到城里去,他马上说,‘来来来,一起
   上车吧,我们一起到城里去,顺路。’那一天,我很开心,二十岁
   了第一次坐小轿车。几十年过去了,那一天,张老的英容笑语,一
   举一止,尤如昨日,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里。
   
   今天,张老已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终身为之奋斗所热爱的土地,
   我们深深地,深深地怀念他,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祝愿他在天
   国快乐如意。
   
    吴 江 【原名吴增权】
    北 京 第二外国语学院第一届法语系学生
   
    2012年8月29日 于 法国 巴黎
(2012/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