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江中学子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官方宣传: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民间呼声:

   

   

宜黄“和谐信访”=黑材料、黑协议+严密监控+打击报复

    江西宜黄官员对付访民花招百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与此同时,当局却在媒体上大肆吹嘘如何关注民生和信访工作做得如何卓有成效。我俩因上访长期受到当局严密监控和打击报复,对当局说一套做一套深有体会,我俩的遭遇可以说明当局所谓的“和谐信访”徒有其名而无其实,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现摘录几点介绍如下:

    一、我在宜黄县黄陂镇邓家有砖木结构房屋三间,婆母涂大女另有老屋三间。1987年我自愿自费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四处求治,长期吃药。89年在家资耗尽的情况下,不得不将房屋出卖治病。隔壁邻居余发成介绍妻兄熊学辉(宜黄县原东陂镇副书记)购买我三间房屋,双方议定屋价4200元,屋边菜地、猪圈和柴间地基也归买者使用。89年4月19日黄陂镇法律服务所代书《房屋绝卖契约》,我将房屋的相关证件交付熊学辉后,熊学辉付定金1700元。契约约定,剩余的2500元熊学辉在之后分二次付给我。不久,宜黄县东陂镇原党委书记邹××因建房被人举报查出贪污被判刑,县里成立清查房屋小组,专门调查官员建房资金来源。在此风口浪尖,熊学辉怕查处不敢建房,为制造事端借机敛财,熊学辉故意违反契约指使妹夫余发成升高东边公共老路,堵塞雨水沟,使雨水全部倒流进我婆母老屋内。我叫黄陂镇法律服务所人员到现场察看,他们也督促余发成挖开东边雨水沟,但余发成置之不理。我向熊学辉提出:“你们这样弄,我婆母无法居住,我把1700元还给你,你把房屋的相关证件还给我,双方解除卖屋契约。”见时机已到,熊学辉便反咬一口说我反悔,称:“你必须赔偿我6400元才能解除契约。”被我拒绝后,熊学辉以其父亲熊水源名义向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我双倍返还他购买房屋的定金3400元及赔偿他经济损失3000元。89年7月6日县法院传唤我,李庭长接谈,他叫我签字同意赔偿对方6400元。9月3日第一次开庭,熊水源和黄陂镇法律服务所的邹景祥等5人都在场,李庭长气势汹汹拍打桌子逼我签字同意赔偿对方6400元,威吓说不签字就要上手铐。10月6日第二次开庭,我夫妻没去,法院当天下达判决,判我须付款2570.10元给熊学辉。1990年5月17日县法院以我拒付2570.10元为由,将我三间房屋查封。县里清查房屋风声过后,熊学辉依仗权势,串通勾结相关官员,在仅付定金1700元和无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带了一伙人于同年7月5日进行强拆,将我三间房屋和一间柴间夷为平地,拆下的砖瓦木料也被熊学辉叫人运走,清场后强行动工建房。7月7日我到抚州市委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诉,在上级部门介入下,熊学辉停止建房。强拆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超过熊学辉之前支付的定金1700元,熊学辉事后拒绝赔偿我的经济损失,也拒绝将被强拆房屋的相关证件归还我。为讨还公道,我多次向县、市、省等有关部门申诉,要求计生后遗症按国家计划生育相关政策给予治疗,被强拆的房屋按实际价格给予赔偿。但宜黄县官员不但不实事求是处理问题,反而百般狡辩、整理黑材料欺骗搪塞上级部门。1991年3月7日县信访办(局)捏造事实整理了我的黑材料《关于对邹引娇上访问题的调查汇报》抄报各级部门,进行诬告陷害和打击报复,黑材料中称:“……我们认为:邹引娇多年来到处上访,所反映的以上两个问题,均无正当事实,证据不足,要求不合理……如邹再无理取闹到处缠访,做违法违政之活动,我们将建议有关部门严肃处理。”

县信访办(局)捏造事实整理邹引娇的黑材料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二、1987年我自愿自费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迫于疾病煎熬,我先后到省妇产医院、省一附院等医院治疗,长期吃药,家中一贫如洗。91年9月婆母涂大女病逝,无钱安葬,向当地政府申请救助无果后,我以婆母房屋做抵押向信用合作社有息贷款500元。此贷款数年后我连本带利归还了800元。人流出现问题后未得药费和任何补偿金,当地某些官员竟将这500元贷款说成人流后给了我500元补偿金,故意混淆是非蒙蔽上级。

邹引娇病历和信用合作社有息贷款500元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三、2012年11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叫我俩来县信访局谈。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接谈,在场的有县法律援助中心罗明联律师、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等。罗局长叫罗律师将拟好的协议念了一遍。念完后,罗局长问我俩签不签。我俩说协议有些地方还要修改,叫罗律师给一份协议让我俩带回去看。罗律师给了我俩一份协议,笑着说:“你们文化高,我们文化也高,我估计这份协议你们挑不出什么大毛病。”县法律援助中心竟然参与拟黑协议,可见,县法律援助中心也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法律援助”的幌子为虎作伥干龌龊之事。相比之前三份黑协议,这份黑协议写法更加高明,堪称当局“笔杆子杀人不见血”的杰作。这份黑协议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一、我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因借书发生纠纷被姜新等四人殴打导致右眼严重受伤一事,协议含糊其辞称“早年在宜黄县一中读书期间眼睛受伤”,显然是为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开脱责任及日后狡辩我俩做准备;二、协议所称“自本协议签订五年后,乙方再根据甲方的实际生活困难程度落实生活困难补助政策”也只是空头支票,口惠而实不至,落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年只给六千元,五年仅能拿到三万元,苛刻至极;三、当局采用欺诈手段再次将非法条款写入协议。协议中“不得提出其它任何要求”暗藏玄机,既针对我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也针对我俩目前和今后所有的合理诉求加以限制彻底堵死。相比之前黑协议中“保证不再以任何理由上访”,可谓换汤不换药。

江西宜黄官员针对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接连拟出黑协议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四、当局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拖延,对我俩的监控和打击报复一直在持续。监控人员(线人)由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流氓地痞等组成,县公安局、建设局、凤冈镇人民政府等单位工作人员也夹杂其中。线人吴氏夫妻在杂货店外摆桌子打扑克(收场子费6元/桌),店内及二楼麻将馆藏有几台麻将机(麻将机使用费每台10元/时)和几台老虎机,开赌场每月收入数千元。这伙线人领政府发的“监控工资”天天在隔壁杂货店及二楼麻将馆聚众赌博,边赌博边打桌子大声叫嚷赌至深夜甚至通宵,制造噪音骚扰我俩。在当局指使下,这伙线人不但故意将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堵塞我家门口出路,而且经常晚上不去杂货店对面厕所,故意在我家门口小便(有时也大便)。有些线人竟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家门口小便(见图),无耻之尤!

附文:

博讯编者按:视频是流氓打手公然大小便和打麻将。中国的维稳实际上养活了大批的流氓黑社会,然百姓受到更多的残害。维稳经费高消耗了国家的经济实力,还滋长了社会腐败、黑恶的势力,百害无一利。这个维稳的癌症只有依靠制度的变革才有可能切除。

   

(2012/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