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江中学子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慎入!中共收买失业长发女1(图)
·慎入!江西宜黄特务王××2(图)
·中共收买失业女3(图)
★★★★★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9(图)
·慎入!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4)(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5)(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1(图)
·慎入!中共线人A、B、D(55)(图)
·中共线人A、C、D(56)(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3(图)
·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40(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46)(图)
★★★★★
·江西抚州媒体造假新闻(组图)
·宜黄县收买访民当线人(图文)
★★★★★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图)
·江西宜黄书记县长拒百姓于门外(图)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1(图文)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2(图文)
·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被退学1(图)
·[图文]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受牵连被退学2
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慎入!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房屋拆毁赔偿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1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2
★★★★★
江西宜黄叶县长协调邹引娇上访问题纪实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一)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二)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四)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宜黄官员图穷匕见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作者:李志强

江西宜黄官员针对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拟出第五份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江西宜黄官员针对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接连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县法律援助中心竟然参与拟黑协议,可见,县法律援助中心也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法律援助”的幌子为虎作伥干龌龊之事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我俩在网上披露宜黄县官员针对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接连拟出二份黑协议。2012年9月25日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叫我俩自拟协议交给他。9月26日我俩到县信访局,弟李永强通过了毕业考试,参加了毕业合影,因我俩上访受牵连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罗局长说还会去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我俩将自拟的协议(协议A、协议B)交给罗局长,罗局长看了一下,说协议A不可以,协议B有些地方也要“修改”。罗局长在电脑上修改完协议后打印一份交给我俩。我俩看了一下,发现又是一份黑协议。协议将李志强人身损害(右眼失明)完全归咎于上海五官科医院,并称“妥善处理完毕”,显然是为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开脱责任。姜新亲戚姜明系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原政法书记,现任宜黄县黄陂镇人民政府镇长;宜黄一中校长罗晓东(宜黄县原信访局局长)系罗文利局长叔叔。罗局长在协议中避而不提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均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明显是官官相护,沆瀣一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周学平副局长多次狡辩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已经和上海五官科医院医疗纠纷一起“打包处理了”,我俩拿出2010年5月28日签定的《停访息诉协议书》和罗局长、周副局长当面对质,他们才停止狡辩。为还原事实,明确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上海五官科医院各自应承担的赔偿责任,现将本人(李志强)右眼失明一事简要回顾:1996年12月6日下午,我在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因借书发生纠纷被姜新等四人殴打,右眼外伤导致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2001年2月2日到上海五官科医院治疗,入院时右眼裸视0.02(在一米处能看清0.1视标,即0.1×1m/5m),左眼裸视0.8。二次手术后,右眼失明、疼痛,家人提出换医生开刀挽救,医院不但不同意换医生救治,反而断医断药两次开出院小结,多次威逼恐吓,并起诉至法院赶我出院。同年8月13日,在右眼手术填充物未取出的情况下,上海五官科医院、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宜黄县公安局等部门联手设圈套跨省将我非法强制出院。无奈之下,我于9月到广州中山眼科医院将右眼手术填充物取出。此后,我边治疗边坚持完成学业,家人多次向县市省有关部门反映,但未得到处理。2007年起我多次赴京上访,2009年2月17日宜黄县官员针对我与上海五官科医院医疗纠纷给出处理方案(困难补助李志强六万元;取回李志强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学位证;安排李志强去宜黄县中医院上班),但之后一再反复,直到2010年5月28日才得到部分落实(困难补助李志强五万元;取回李志强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学位证)。现右眼已失明,并发症和后遗症仍在发展和加重,需后续治疗,若病情恶化,将面临再次甚至多次手术,手术费用和后果难以意料,对我学习、工作和生活影响很大,造成巨大痛苦和损失。姜新率先辱骂踢打我,后又纠集3位好友殴打我,导致我受伤致重残,姜新对案件的引发应负主要责任,姜新等四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并应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宜黄一中因管理疏漏,未尽到职责范围内的管理、保护等义务,导致上课期间发生人身损害事件,应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李志强右眼失明一事,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上海五官科医院均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针对李志强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2011年9月21日宜黄县常务副县长叶峰提出通过困难补助方式解决。

    宜黄县官员诡计多端,反复无常。协议所称“协议到期后,如乙方李志强经济状况仍未改善,经双方协商,可以续签”只是空头支票,口惠而实不至,续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每年只给六千元困难补助,约定时间为2012年至2016年,五年仅能拿到三万元,对比宜黄县官员截访和监控的大肆挥霍(宜黄县官员先后扬言:“宁愿花一百万截访也不给你钱”;“花再多钱截访和监控我们也愿意,就是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只给三万元,无疑苛刻至极。2010年5月28日,宜黄县官员处理上海五官科医院医疗纠纷给了我6.5万(困难补助李志强五万元;取回李志强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学位证),而现在处理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却仅给3万,难道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总和竟低于上海五官科医院?宜黄县官员如此偏袒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公道何在!

    10月2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在西安出差。11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叫我俩来县信访局谈。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接谈,在场的有县法律援助中心罗明联律师、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等。罗局长叫罗律师将拟好的协议念了一遍。念完后,罗局长问我俩签不签。我俩说协议有些地方还要修改,叫罗律师给一份协议让我俩带回去看。罗律师给了我俩一份协议,笑着说:“你们文化高,我们文化也高,我估计这份协议你们挑不出什么大毛病。”县法律援助中心竟然参与拟黑协议,可见,县法律援助中心也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法律援助”的幌子为虎作伥干龌龊之事。相比之前三份黑协议,这份黑协议写法更加高明,堪称当局“笔杆子杀人不见血”的杰作。这份黑协议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一、我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因借书发生纠纷被姜新等四人殴打导致右眼严重受伤一事,协议含糊其辞称“早年在宜黄县一中读书期间眼睛受伤”,显然是为姜新等四人、宜黄一中开脱责任及日后狡辩我俩做准备;二、协议所称“自本协议签订五年后,乙方再根据甲方的实际生活困难程度落实生活困难补助政策”也只是空头支票,口惠而实不至,落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年只给六千元,五年仅能拿到三万元,苛刻至极;三、当局采用欺诈手段再次将非法条款写入协议。协议中“不得提出其它任何要求”暗藏玄机,既针对我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也针对我俩目前和今后所有的合理诉求加以限制彻底堵死。相比之前黑协议中“保证不再以任何理由上访”,可谓换汤不换药。

    我将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提交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宜黄县官员在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做出如下答复:“关于李志强1996年在宜黄一中读书期间与他人发生打架的问题。经调查核实,该问题在发生打架的当时,当事双方已协商一致,对方一次性赔偿医药费200元;其次,该问题在2010年5月,经原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包案,也已处理完毕,你们母子签订了停访息诉协议书;最后,如你还不服,可通过正常司法途径予以解决,县司法局将安排律师为你无偿提供法律援助。”宜黄县官员所做的答复有多处与事实不符,为此,我有必要澄清相关事实:一、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事件发生后,姜新等四人的家长均未露面,姜新的亲戚姜明(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原政法书记,现调任宜黄县黄陂镇长)做为姜新等四人的家长代表与我家人见面,姜明态度恶劣,拒绝赔偿。当局所称“当事双方已协商一致”纯属捏造。经宜黄一中原校长邹在刚、书记汤长英两位校领导调解,对方4人写了检讨并赔偿了200元医药费,我家人写了一张收条:“今领到李志强被打伤医药费贰佰元整。”之后,我右眼逐渐出现闪光感和眼前漂浮物,视力缓慢下降。我在县医院进行眼科检查,因技术水平所限,医生未查出是什么病,也未给出治疗建议。2000年9月江西中医学院新生入学体检时,我左眼裸视0.8,右眼裸视0.1,学院附属医院省中医院眼科贾洪亮医生检查右眼眼底后,诊断为“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2001年2月2日我到复旦五官科医院就诊,吕嘉华医生也诊断为“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眼外伤导致视网膜上形成细小裂孔,液化的玻璃体经裂孔进入视网膜感觉层与视网膜色素上皮之间,形成视网膜脱离)。就眼科而言,视网膜脱离手术花费高、风险大,术后并发症、后遗症也很多。显然,这200元医药费是在我未查出右眼视网膜脱离前姜新等四人支付的部分医药费,而非“对方一次性赔偿医药费200元”;二、2009年2月17日,原宜黄县委副书记王小林针对我与上海五官科医院医疗纠纷给出处理方案,但之后一再反复,直到2010年5月28日才得到部分落实。事实胜于狡辩,2010年5月28日签定的《停访息诉协议书》(见图)写明:“关于李志强自述2001年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治疗眼疾发生医疗事故,要求经济赔偿问题。”可见,当局所称“该问题在2010年5月,经原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包案,也已处理完毕,你们母子签订了停访息诉协议书”完全不属实;三、针对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2011年9月21日宜黄县常务副县长叶峰提出通过困难补助方式解决。截至目前为止,宜黄县官员已接连拟出四份黑协议。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也参与拟黑协议,宜黄县司法黑暗由此可见一斑。当局所称“如你还不服,可通过正常司法途径予以解决,县司法局将安排律师为你无偿提供法律援助”完全不可信。在当局司法黑暗的现状下,我通过“正常司法途径”讨还公道解决问题,难度很大,不啻于与虎谋皮。

    11月2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明天上午见面谈。11月27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接谈,在场的还有二名南门路居委会女工作人员等。罗局长拿出一份拟好的协议交给我俩,我俩看了一下,一名女工作人员坐在附近拿手机对我俩拍摄。我俩说协议有些地方还要修改。罗局长勉强同意给一份协议让我俩带回去看。相比之前四份黑协议,这份黑协议狡辩力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当局又一杰作:一、协议将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含糊其辞写成“打架纠纷”,并狡辩说“发生打架时的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事实并非如此,除我保存的病历外,当时参与处理此事的宜黄一中党委书记汤长英目前仍未退休,姜新的亲戚姜明现任宜黄县黄陂镇长……可见,此事相关的人证、物证等均未丢失。当局所称“乙方自愿放弃对宜黄一中和姜新等人追责的诉求”可谓不打自招,恰恰说明宜黄一中和姜新等四人对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局一方面狡辩说“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一方面却又承认宜黄一中和姜新等四人对此事负有责任,岂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嘴巴?二、当局所称“如生活确实困难,可考虑适当延长续签”也只是空头支票,口惠而实不至,续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年只给六千元,五年仅能拿到三万元,苛刻至极;三、此协议原本是针对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但当局企图通过此协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我俩目前和今后所有的合理诉求加以限制彻底堵死,显然是非法的。相比之前黑协议中“保证不再以任何理由上访”、“不得提出其它任何要求”,这份黑协议所称“如有其它诉求,也必须保证通过正常合理合法途径予以解决”措词更委婉一些,但换汤不换药,仍是非法条款。在当局司法黑暗的现状下,百姓有冤无处伸,何谓“正常合理合法途径”?恐怕当局也无法自圆其说,给不出让人信服的解释。换言之,只有宜黄县官员保证秉公执法不再打击报复我全家,保障我家合法权益,我俩才能做到“如有其它诉求,也必须保证通过正常合理合法途径予以解决”,试问宜黄县官员能做到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