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江中学子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图)吴氏失业夫妻1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老王(Q)
·老王(R)
·老王(一)
·老王(二)
·老王(三)
·老王(四)
·老王(五)
·老王(六)
·老王(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背信弃义,邹怀刚侵占邹引娇房产

知法犯法,江西宜黄官员将错就错

   

   

附:

    邹怀刚在县城有二处房产,一处位于小南关19号,另一处也在附近(见图),房屋、店面总共八百多平方米,除小部分房屋自己居住外,大部分已出租,租金可观。在邹引娇这几年上访期间,当局收买拉拢邹怀刚对付邹引娇,给了邹怀刚不少好处。邹怀刚家里彩电、冰箱、空调、电脑、太阳能热水器等一应俱全。邹引娇因上访成为当局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家徒四壁,四面漏风,与邹怀刚家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2012年10月19日江西宜黄土管局官员给出的处理方案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石堤宽约4尺(1尺=0.333米),长将近二十米,面积约26㎡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2012年10月19日我到县土管局地籍股办公室,在场的有赵××、吴××等工作人员,吴××叫我做出部分让步,双方达成如下处理方案:“除临时厨房19.86平方米拆除外,本宗地剩余土地185.51平方米,再扣除邹引娇单独购房29平方米,剩余土地156.51平方米,邹怀刚占2/3,占104.34平方米,邹引娇1/3,占52.17平方米。”我单独向邻居艾氏购买的土地建房后剩余二十多平方米(原做院子,现被邹怀刚占用),在分割时这二十多平方米土地未排除在外;我砌的石堤宽约4尺(1尺=0.333米),长将近二十米,也就是说我现在房屋有面积约26㎡是我花高价砌石堤得来的,在分割时砌石堤得来的土地面积也未排除在外。如果我不让步,按照“立约”和《证明》分割邹怀刚只能得到几十平方米土地。县土管局官员叫我将此处理方案拿给邹怀刚看,但邹怀刚有恃无恐仍不同意此处理方案。

    10月24日我到县土管局地籍股,在场的有章××(股长)、赵××、吴××等工作人员,章股长建议我上法院和邹怀刚打官司。我说:“县土管局根据邹怀刚亲笔写的‘立约’和《证明》,按照土地登记法规就可以处理此事,用不着上法院打官司。”10月26日上午,县土管局李传林局长看完“立约”、《证明》等材料,和我谈了一下,李局长明确表示:“既然邹怀刚亲笔写了‘立约’和《证明》给你,那就按写的办。”下午,县土管局副局长黄××、地籍股工作人员赵××到我家察看现场。黄局长当众问邹怀刚:“‘立约’和《证明》是不是你亲笔写的?”邹怀刚当众确认“立约”、《证明》系亲笔所写。此外,邹怀刚和大弟邹怀光均承认我单独向邻居艾氏购买的菜地建房后剩下一部分在院子里,院子下面埋有菜地界址石。10月29日黄局长和我谈了一下,在场的还有吴××,黄局长说邹怀刚不同意10月19日做出的处理方案,建议我上法院和邹怀刚打官司。我说:“县土管局根据邹怀刚亲笔写的‘立约’和《证明》,按照土地登记法规就可以处理,没必要上法院打官司。再说县法院经常徇私枉法,我与熊学辉房屋买卖纠纷县法院判决不公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李惠兰管信访、土管、城建,邹怀刚、李金珠对李惠兰言听计从,可以叫李惠兰去做邹怀刚、李金珠的思想工作。”黄局长说他认识李惠兰,会和李惠兰沟通。

    11月12日我打黄局长手机,黄局长说:“我找了李惠兰,李惠兰说这件事她不好管。我会再找邹怀刚谈,如果谈不成,只有上法院。”按理说,李惠兰身为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应责无旁贷公平公正处理此事,但李惠兰竟推脱说她“不好管”!李惠兰公然包庇纵容姐姐、姐夫非法侵占我房产,如此徇私枉法,百姓能指望这样的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11月20日黄局长说:“邹怀刚不同意上次做出的处理方案,只同意归还你目前房屋所占的土地面积(29㎡+27㎡=56㎡)。”按照县土管局10月19日做出的处理方案,邹怀刚应归还我81.17平方米(29㎡+52.17㎡?)。邹怀刚居心不良,只同意归还我56平方米这一狭长土地面积,我无法翻建和扩建,只能贱卖给邹怀刚,邹怀刚的如意算盘确实打得精。我提出:“就目前来说,县土管局先按土地登记法规收缴邹怀刚土地证,其它的事收缴后再谈。”黄局长不回答。11月30日我打黄局长手机,黄局长说来土管局谈。我拿土地证等材料到县土管局,黄局长说:“我会再去协调这件事,如果协调不成,只有上法院。”我再次提出:县土管局应按照土地登记法规收缴邹怀刚非法取得的土地证。黄局长叫我将土地证交给地籍股工作人员赵××,赵××写了一张“收条”(见图):“今收到邹怀刚宜A国用(91)字第0164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用于调处与邹引娇土地纠纷。”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树欲静而风不止,在当局纵容下,李惠兰、李金珠、邹怀刚从几方面对我进行攻击:一方面李惠兰在官场上下活动疏通各个关节;另一方面邹怀刚夫妻公然四处造谣诬陷我母子俩,并托亲戚捎话恐吓我:“他(邹怀刚)说如果你再这样弄下去,他夫妻俩会到处说你坏,让你儿子成不了家。”。邹怀刚夫妻蛊惑人心的谣言颇具欺骗性,头脑简单的听了信以为真。有些头脑清醒的听了半信半疑向我询问真伪。邹怀刚夫妻不实言论严重损害了我名誉,为醍醐灌顶使邹怀刚夫妻自重,现摘录几点予以驳斥和澄清:一、邹怀刚造谣说“当时我姐(邹引娇)全家户口在黄陂(宜黄县黄陂镇,离县城34公里)办不到县城土地证,所以土地证上只有我的名没有我姐的名。再说土地是国家的,人也是国家的,谁霸到了就是谁的……”事实上,我和邹怀刚位于县城凤冈镇小南关19号用来建房的土地属国有土地,办国有土地使用证与户籍所在地无关,不要说我户口当时是在本县黄陂镇,就是我在外市、外省,甚至国外,都能办到宜黄县城国有土地使用证;二、邹怀刚造谣说“菜地是我一个人花钱买的,我建房后剩下一部分菜地。我将这部分菜地送给我姐(邹引娇)建房用,没想到好人没好报,如今我姐要分我土地……”事实胜于狡辩,邹怀刚1981年亲笔写的“立约”和2012年亲笔写的《证明》均写明合买菜地建房一事,邹怀刚如今说出这种话来,岂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嘴巴?三、邹怀刚造谣说“我姐(邹引娇)这几年上访期间,我每年都给我姐几千元钱,逢年过节还叫女儿给我姐钱……”此外,邹怀刚还对县土管局黄局长说他给了我几千元钱。邹怀刚言外之意是,虽然他多占了土地面积,但他也给了我“补偿金”。事实并非如此。之前,在亲戚困难的时候,我也帮助和资助过他们。在我这几年上访期间,几名亲戚说我因上访做不了事生活困难,先后给了我慰问金(慰问金数额均记录在册以便日后归还,慰问金有的已全部或部分归还,有的盛情难却只好暂时收下)。慰问金中只有2200元与邹怀刚有关:2011年1月27日下午,亲戚邹自新给了我2000元慰问金,他说是邹怀刚叫他送给我的;2011年9月12日上午,邹怀刚大女儿邹卫群给了我200元慰问金。我将这2200元交给亲戚邹桂花、邹莲娇,委托她们归还邹自新、邹卫群。可见,邹怀刚所说“我每年都给我姐几千元钱,逢年过节还叫女儿给我姐钱”与事实不符。

    如今,“如椽巨笔绘宏图,科学发展谱新篇”、“自古宜黄山水秀,今朝山城更迷人”的宜黄县出现这样一件咄咄怪事:非法侵占他人房产的人反而理直气壮,公然扬言“我不怕你告”,摆出一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的样子;而房产被他人侵占的人奔波于政府部门之间却无人主持公道。宜黄县究竟有没有公平正义?邹怀刚之所以蛮横,是因为有李惠兰撑腰。但李惠兰毕竟只是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三把手”(党委副书记),就权力而言,不要说在全县,就是在凤冈镇,李惠兰权力也达不到一言九鼎、一手遮天的程度。如果宜黄县委县政府要求李惠兰公平公正处理此事,李惠兰敢不照办?一言以蔽之,此事如何处理完全由宜黄县委县政府决定。换个角度说,假如今天是我侵占邹怀刚房产,那情况又会怎样?参照当局多年打击报复我全家所使用的手段,当局一定会这样做:一、雷厉风行,有错必纠,按土地、房产登记法规收缴非法取得的土地证、房产证,并予以罚款;二、铁面无私,快刀斩乱麻处理此事,按照利害关系人提供的证据(“立约”、《证明》等),公平公正解决问题;三、严辞痛斥我背信弃义,如获至宝将此事添枝加叶写入黑材料,报送各级部门,彻底将我搞垮搞臭……

附:

江西省土地登记办法

    第二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决定撤销全部或者部分土地登记的事项,其中涉及土地他项权利的,由土地主管部门决定:

    (一)当事人对登记的土地不拥有合法权利的;

    (二)当事人在申请土地登记时隐瞒真实情况,或者以伪造的有关证件、文件资料等骗取登记的;

    (三)土地登记事项错误或者不当的。

    第三十四条 采取欺骗手段获取土地权利证书的,或者擅自涂改土地权利证书的,该土地权利证书无效,由土地主管部门予以收缴。属个人的,并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属单位的,并处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