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 哭]
东方安澜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 哭

                  说 哭

   微博上“@Z_燕小云”在这么说:“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连我这小女子都有泪不轻弹。见到深夜放声痛哭,酒后抱头痛哭,看完文章老泪纵横的男人,我一般不交往,丫不是水做的就是装逼犯。元芳,你怎么看?”本来这几天心情大孬,想哭一场,见她这么一唬,就没敢哭。

   礼拜二的上午,接到《长江文艺》的电话,说刊用了一组短篇。我这人反应迟钝,当时没觉得啥,后来琢磨,好像这个杂志是个有点小牛逼的,突然涌上来一阵想哭的冲动,这么多年的文学努力,终于看见了某些成果。我不是泪腺低,而是作为一个乡下孩子,一无背景二无学历三无权势,得到社会的某种认可,让我看到了前面的曙光。如果阎王爷借我活一百世,我也赶不上王石半生,有权势的人今生一个电话就可以赶我一百世,人生泪点不一样,木办法的事。做好自己,哭自己的,让元芳去笑话吧。

   和金鹰闲聊,双方都认为,当今思想压抑社会控制,有想法的人普遍活得不如意。陈丹青讲,刚出国那阵,街上遇见的中国人人人一张受欺负的脸。“天下苦秦久矣”,受够了二千年欺负的中国人,憋屈委屈冤屈,不哭,不摆平自己的心态,哪来这么五大洲每个角落都有中国人落地生根,哪来这么旺盛的生命力,不早就被三屈屈死了吗。元芳,你说对不?

   中国人判别成功之道,唯有一途,钱道。在封闭社会里,舞文弄墨的书生总免不了为钱道困扰。所以蒲松林要叫狐仙姐姐和田螺姑娘来下凡,想给书生们发发福利,但两位仙子一下凡吃过地沟油之后立即变成了白眼狼,凡界是最能改造人的。书生面对钱途,看看父母妻儿,几多辛酸几多苦楚。如果开放舆论,报馆耍个笔头、电视台做个评论,没有大富大贵至少小滋小润,还不要看谁脸色,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亦快哉。现如今虮衣馂余,哀号乞食,千群豺狼食人瘦,满目疮痍带血斑,看着权贵朋比分肥你只能地沟油炒西北风,悲从中来,想到痛处,哭一两声,不丢人。而且半生凋零年华虚掷,有太多的感概和理由哭一两声。

   人是渺小的,再强势你也有更强势的环境压迫你,不管王石绿石,都会有做孙子的时候。掉眼泪是好事情,说明他有柔肠,我们说,有柔肠的人有底线,那种儿子被蛋炒饭了老婆被抓了都不掉眼泪的主,不是成佛了就是成魔了。男人似钢,易折,哭一两声,发泄出来,不算啥。最怕哭过后没有长进,只记哭不长记性,这就悲剧了。哭是成长的过程,活到老哭到老,哭哭更健康。虫声尚知感秋,万物之灵的人为何就不能伤怀了,元芳,你说呢?

   我小家子气,没有大胸怀,受不了大委屈,所以常以鸟人自况。憋屈了,我一向不装逼,该哭就哭,不过,最好还是在人后哭。虽然没有成龙扮演的那类强悍英武,但咱好歹也算男人,人后哭我以为不算坍面子。所以元芳,,如果你敲我房门我不开,可能正哭得起劲,你千万别笑话我。

                             中华民国101年11月3日

(2012/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