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北京周末诗会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亲爱的六四事件死难者们,你们好。
   23年前,你们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上,抛头颅,洒热血,以歌声、泪水、以及一颗颗悲壮的心,来对抗坦克、冲锋枪、以及一颗颗噼噼啪啪地呼啸着的子弹,那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实在令人钦敬。为着景仰和尊崇你们的献身精神,这23年来,我们这些仍然活着的人,从来也没有忘记你们,从来也没有停止对你们的追忆。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活在我们的心灵里!我们一直在思念着你们。今天,是你们的忌辰,全世界各大城市都有人在悼念着你们。今天晚上,就有18万人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里聚集,举办着烛光晚会来缅怀和拜祭你们。你们的在天之灵,见证到我们的渴慕和盼望了吧?

   当年,你们的身影是倒下了,但你们的灵魂却化成了自由的火种,在这个星球上熊熊地燃烧了起来。这23年来,发源于你们的世界民主浪潮,便变得波澜壮阔,浩瀚荡漾了。因着你们的觉醒,对自由的呐喊便一脉相承地贯彻了下来,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一系列的世界大事发生,并导致了地球版图的巨变。这,先是由东欧剧变来产生契机,随后,德国统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台湾完成民主进程、南非实现了人权的平等、印度尼西亚结束了独裁统治、中国放弃了终身制、缅甸走向了多党派的民主选举、中东发生了茉莉花革命……; 至今,越南、蒙古、南韩……等亚洲国家都因为你们而发生着深刻的改变。你们对普世的爱与义,目前正在影响着非洲,将来也一样会令到拉丁美洲全面结束独裁统治和寡头政治。这一切,无庸违言,你们的热血并没有白流。你们对世界的影响力,仍然源远流长地延绎着,并早已从涓涓细流汇成了滔滔汪洋。你们对世界的改造,已经超越了中国,遍及了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也遍及了今后全人类的每一步历程。全人类拜你们所赐,在本世纪活得充满希望和信靠。你们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群英雄!
   你们,令人类的史诗,没有哪一处的着墨如斯浓重!你们,令人物的传奇,没有哪一笔的描绘如斯锦绣!没有你们,世界一片空白,没有色彩,没有光荣!
   23年过去了,在你们的引导之下,我也把真理揭晓了,全人类也终于恍然大悟。原来,20世纪全人类的奋斗主题是反法西斯,21世纪全人类的奋斗主题是反专制。到了本世纪下半页,全人类就要完成全球民主化进程,令到这个星球变成了全人类共同享有的伊甸园,没有饥荒、屠杀、禁锢、虐待、欺骗、贪污、冤狱、战争……我知道人类的邪恶心灵是无法灭绝的,但所有的黑暗势力都会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而不像目前的情况,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亲爱的先烈们,谢谢你们对这个星球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请你们放心吧。人类会找到它的出路,并会走向美好的未来。请你们安息。
   
   是的。即使是在目前的中国,各地高官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了。当年屠城的独夫并没有给今天的统治者带来任何安全感和幸福感,反而令他们人人自危,疑神疑鬼。他们都纷纷地把配偶和孩子送到了外国,让他们变成了外国人。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们便决定牺牲自己,留在中国继续受苦受难,以保证配偶和孩子的自由和幸福。如此看来,追求自由和幸福确实是要付出代价的。当年,你们付出生命,是为了让中国人民享有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权利。如今,中央首长们也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与配偶和孩子天各一方。当年你们提出“打倒官倒”的旗号,反而在今天变得不再适用了。因为,你们的心愿和当代高官的心愿已经完全一致了,都在为着同一个目标而奋斗了。好的。既然我对你们表示了我的敬意,也当然要对各级高官表示同样的敬意了。
   那些高官,他们在内心里已经承认,你们当年的行动是对的,对他们是有利的。他们一直想热烈地欢呼:“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六四精神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们已经千万次渴望能在公众场合里向你们顶礼膜拜,屈膝赞颂。他们饮水思源,感激涕零。没有你们,中国根本不可能放弃人身禁锢制度,他们的配偶和孩子根本不可能自由地进出国境,去旅游、留学、移民。他们佩服和热爱你们。他们也深知,你们会日月同辉,永垂不朽!--------于是,如今我所打出的旗号反而变成“拯救党中央”了。其实,党中央也亟盼我能迅速崛起,以便我去解放他们,以免他们又再自相残杀了。
   尤其是最近的薄熙来事件,已经极大地削弱了中国的司法机关的司法意志了。那些司法者也不禁变得悲愤起来,他们也会绝望地发问:“贪污了数百亿人民币的高官我无权抓捕,却去抓捕那些一分钱也不贪污的诗人,我这是在干什么呀?有什么意义呀?”--------是呀,搞什么呀?中国的和平演变难道会始于诗人的“生花妙笔”和画家的“泥金勾染”,而不是“国贼内讧”和“宫廷喋血”?谁的钢笔和谁的毛笔是这么威力无边的呢?
   是的。如果连那些权倾朝野的中央首长也脆弱不堪,一触即碎,说死就死,那么,我这种与亘古永存的博爱之神已经永结同心的谦谦君子,就真的是无坚不摧,无敌不克,说立就立的。我卓然已经成为了全中国最强大的人了。即使当今元首没有言论自由,我已经拥有了。太厉害了!
   于是,我作为全球最美的模特儿,为了带领全球的时装潮流,掀动中国的时装革命,便于2010年春节期间询问了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你如果不允许我穿T恤和印名片,我就会纹身和刺青,届时,你觉得,做千秋第一民选国父好呢,还是做万世唯一剥皮暴君好呢?”他听了,便哈哈大笑,吟哦道:“呜呼!善莫大耶!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是气所磅礴,凛然万古存;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呜呼!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然即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可有禁衣法令乎?穿错衣、喝错酒、吃错饭、睡错床、搭错车、洗错澡、放错屁、撒错尿、拉错屎,无罪;唯绘错画、纹错身、写错诗,有罪。”--------我明白,毛延寿、岳飞、文天祥,都因为绘错画、纹错身、写错诗,被缚去砍头了。他是为了我好,担心我,怕我有危险吧。
   而我,也是为了他好,担心他,怕他有危险。面对着全国性的汹涌澎湃的贪官污吏,我这种远离财富和权力的中枢机构的诗人尚且随时惹祸上身,他那种处于阴谋诡计的核心圈子里的人,会幸免于难?于是,我和元首的分工就变成这样的了;元首挥剑杀人,我挥笔救人。这种伙伴关系,已经成为历史事实。
   如此看来,我这个“示威生活化”的政治行动,就是成功的政治设计了。你们可以继续在日后见证到它的灿烂之处。
   那么,亲爱的先烈们,请你们安息吧。放心吧。我们会完成你们的遗愿的。
   
   可喜的是,今天,在全中国,并不只是我一个人在独自追随着你们。今天晚上,全中国的无数公园和无数街道,都是一片的警察林立的景象。一些仍然活着的伟大英雄,志存高远,便学着你们的样子,勇敢无畏地进入了一个个公共场合。他们有些在举牌,有些点蜡烛,有些穿T恤,有些派传单,有些想演说,有些想悼念。当然,他们之中无一幸免,全都被禁制、驱逐、羁押。他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视死如归的豪情胜慨,实在令人感动。
   而我,深知他们不会成功,却无法说服他们,让他们沿着我所指示的道路前进。这,实在令人遗憾。请你们劝喻他们,要用适当的方式来践行使命,以减少在秋后算账的过程之中即将产生的过多伤亡。
   是的。按照人类的过往历史,如果要用政治行动来改变一个时代,必须要游行、集会、示威、绝食、演说、结社、组党……但是,目前的中国已经黑暗到彻底剥夺了民众的此类权利了。当我们以为完全绝望时,上帝又显露了新的曙光。中国有一道非常特殊和非常亮丽的政治风景线,那就是“国贼内讧”和“宫廷喋血”。这是一个与华盛顿、孙中山、甘地、孟德拉、昂山素姬……所迥异的时代,我们必须要利用对方这一脆弱的防守环节,用上新的政治手段。因此,目前我便为“时装革命”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响亮的政治口号:“中国灯塔,从我做起;划破黑夜,迎接黎明!”你们看看,这个口号合适吧?时尚吧?
   也即,我要求每一个中国人都要做一座座灯塔,在各自的城市、各自的行业、各自的生活里,放射出人性的光辉。当全中国有着无数座灯塔在照耀着这个黑暗的时代,这个国家就无法维持黑暗了。为此,我曾问过一个朋友:“如果北京有10万人胆敢穿T恤和印名片,会怎么样?”他便笑道:“那就是政坛大地震必须到来的时刻了。”--------是的。因为,这10万个活着的人,会走路、逛街、购物、社交、娱乐……他们活着,就会永远地、不懈地示威着,并把爱的力量传递入中南海,推动着中国的历史车轮。
   目前,有些民主斗士按照教条主义的机械学说,死搬硬套,提出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我却唯有叹息。因为,我在社会上的身份是一个室内设计师。我如果不跟我的客户合作,我是不是想饿死自己呀?
   时装革命才是适合全民操作的行动,也是今后接着的一系列政治行动的铺叙;是小说的伏笔,是史册的线索。没有时装革命,今后的政治行动难以展开。只要我们能在无意之中突然见到身边的人穿着T恤和派着名片,那么,相互的激励就形成了,成功的希望就明确了,强大的结盟就产生了,隐藏的势力就存在了。下一步,我们就可以把坚定的精神力量转化为稳固的政治力量了,便可以移山填海,翻天覆地了。亲爱的先烈们,你们能托梦去劝一劝他们,改变一下方法吗?
   
   然而,数天前,仍然有着一些中国人会紧紧地捂着裆部,哭丧着脸来问我:“呜呼!哀莫大矣!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饥载渴。呜呼!白昼披衣,可有说乎?子夜秉烛,可有果乎?诏令皇榜,可有表乎?金口圣颜,可有旨乎?”--------面对着这种脸色煞白的诉苦者,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这样地安慰他们:“不要怕!不要做一个被吓破胆的小孩子!越是退缩和躲避,死得越快,越悲惨。乖。万事有我呢。”
   这几年来,我在国际上发动过“废奴运动”,并分别吩咐奥巴马总统、查尔斯皇储、昂山素姬去办理了。日后,他们可能会退休,会怠工,但上帝已经把鞭策他们和鼓舞他们的权柄交给我了。我日后行使权柄,就行了。
   然后,我又首倡“入狱轮替计划”,并吩咐全中国的诗人和作家去办理。我又首倡“国贼特赦方案”,吩咐王歧山副总理去办理。目前,我又提出“时装革命”,但许多中国人却不愿意追随跟进。日后,我还会提出“建造国父孵化器计划” 、“火山战役” 、“烛光行动”、“全城黄丝带大行动”,供我和香港人去玩耍。将来,我还会提出“七日八城”和“海啸战役”,供我和全世界人民一起去玩耍。你们还是挺有眼福的,可以见证到我这些精彩绝伦和层出不穷的玩法。政治斗争,已被我玩成了一门高雅的艺术,令你们也啧啧称奇,叹为观止了!献丑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