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曾节明文集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博讯首发)
   
    什么是左派?依照国际标准,追求大政府就是左派;什么是右派?依照国际惯例,追求小政府的就是右派。
     经过上个世纪的浩劫,人类精英对极左派的弊端已看得很清楚:依靠权力来消除私有制社会的弊端,必然制造出比私有制弊端远为恐怖的人间地狱。共产党是极左派的典型,纳粹党等法西斯政党也属于左派,王希哲、徐水良等人误认为:法西斯政党是极右派,这是大谬:实际上,法西斯政党是一种社会经济中左+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混合物。王希哲先生还误认为:现今的中共统治集团是极右势力,这也是谬误,现今中共政府仍然是个全方位管制的极端大政府(虽则它在一些领域的控制已经松动),按照国家标准,它仍然是极左派。


     人们都充分认识到:极端追求大政府,必然导致专制甚至极权、恐怖、贫穷。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统治,摧残了所治国的经济、文化和道德;法西斯势力的统治,则令人尝尽民族压迫和战争之苦。
     但是,人类迄今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右派的弊端,并对左、右两派利弊作全面的审视。
     左派的长处是注重社会弱势群体,并在消减贫富差距、缓和社会矛盾、增进公益福利方面很在行;但其弊端是“掠富济贫”,打击创业积极性,抑制社会活力,左派的高税收造成发展成本高昂,经济发展缓慢。
     右派的长处是激励创业、维持社会活力、促进经济快速成长,美国在“二战”后之所以一跃成为世界首富+首强,奠定其基础的,正是“二战”前长达一百五十年的执政理念;但右派的弊端是漠视弱势群体、放纵贫富差距、激化社会矛盾,以及疏于公益事业等等,这些弊端,在原教旨资本主义社会(如“二战”前的西方国家社会),已体现得比较充分。
     综合来看,右派具有源头和动机的正确性,而左派则更具现实性和可操作性。
     右派追求“小政府,大社会”的大方向是正确的,这暗合中国道家“无为而治”的真道。天国的法则是自由,“无为而治”就是自由的理想境界,“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无疑是“无为而治”的方向。如果一个社会需要越来越多的管制来维系,这个社会迟早会滑落专制的死谷。因此,右派的理念的本质是自由,而左派的理念却有倒向专制的危险。
    但是理念和收获并非一回事。试问:马歇尔和蒋介石谁更“右”(更有自由的理念)?当然是马歇尔,马歇尔要求蒋介石搞宪政大选联合政府,当然符合自由。但在当时中共割据叛乱的情况下,马歇尔对蒋介石自以为是的粗暴干涉,却使得蒋介石击败共产党武装的努力功亏一篑,马歇尔继而对国民党的抛弃主张,终令整个中国沦入共产党之魔爪。倘若马歇尔当年不干涉蒋介石的“独裁”,中国实现宪政民主久矣。
     右派只在资本主义成熟的、且民族安全无虞的国度容易成功(典型如英、美),在其他国度资本主义兴发之初鲜有成功者。由于右派的弊端,右派政府往往软弱乏力,化解社会矛盾无术,捍卫民族利益无措,容易招致强大的社会反对,因此在后发国家,右派政府往往站不住脚。
     所以在长期遭受专制统治的国家,一旦专制政权垮台后由右派接管政府,往往引发专制反弹,甚至落入新极权。一百年前,非党治的中华民国昙花一现、俄国二月革命后克伦斯基右派政府,仅八个月即遭列宁共产黑帮轻易颠覆、取代前苏共的叶利钦等右派统治者,也于内外交困中,不得不把权柄交给中左法西斯分子普京一伙......
     后发国家的执政者中,能站稳脚跟,最终把国家导向正途的,反倒普遍是左派。比如:印尼的苏哈托、阿根廷的庇隆、西班牙的佛朗哥、韩国的李承晚、台湾中华民国的蒋介石和蒋经国...他们实际上都是不同程度的中左法西斯分子、他们既反对共产极权、又强调国家对社会和经济的控制,也正是全靠他们的强有力统治,使得各自所在国免于更为黑暗恐怖长久的共产浩劫。因为战败和谋杀犹太人的罪行,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名声扫地,遭不公正的全盘否定,但实际上希、墨两人也是有历史功绩的,他们的功绩就是阻断了贫穷动乱的德国、意大利在“一战”后沦落共产党之手。
     独立后的印度和墨西哥,也是由左派的领上正途的。尚使当年尼赫鲁等人不走社民主义路线,而师从右派,在极度贫穷动荡的印度土地上搞什么“小政府,大社会”、“自由竞争”...印度庞大的贫民群体,一定跟从印度共产党起来造反,则印度早已变成共产党国家了。
     为什么反倒是左派政府在后发国家容易成功呢?因为后发国家贫穷、动荡、外患丛生,这就没有“无为而治”的条件,若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就不足以稳定局势、解决问题。左派从其理念出发,比较注重而且能够采取强力手段消减贫富差距、化解社会矛盾、兴办公益(用)事业...这等于是国家强制富人花钱买稳定,这种“花钱买稳定”,远比胡正日式的军警维稳更有效,因为胡锦涛虽能暴力把“不和谐”的症状压下去,但病灶仍在那里,“维稳”只能导致病情恶化,让今后的病痛来得更猛烈。而右派统治者的放纵不管,只能导致政权迅速滑落危机。
     在左派在治理下,等到社会安定了(共产党镇压下去了)、国家有底子了,再由右派搞彻底的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国家就必然会繁荣富裕,韩国、台湾、新加坡、印度、墨西哥等国,走的都是这条路。
     综上所看:孙中山提出军政——训政——宪政“三步”理论,看似独夫谬论,实际上是真理,因为它切合中国这种特殊的后发国家。只不过,孙中山实践“三步”理论的手段——“联俄容共”,却大谬不然,套用普列汉诺夫评价列宁的话就是:“他想骑着魔鬼飞奔,结果魔鬼骑着他飞奔”。
     由此看,普京在俄国上台,具有某种必然性,俄国必须经历普京阶段,才能实现宪政民主;今后的中国,在共产党倒了之后,也绝对不会直接跨入宪政民主的大门,中国一定也会经历一个普京式的独裁统治阶段。
   
     除了现实性和可操作性上有诸多局限性外,右派的理论也不是完美无瑕的:
     以丘吉尔、撒切尔为代表的英国右派思想,饱蘸着贪鄙自私的英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成份,这种傲慢的偏见和极端利己的贪鄙,只会激发无穷无尽的仇恨:现在的官史界把两次世界大战的责任都推到德国人和希特勒头上(撒切尔为了马岛差点对阿根廷使用核武器,她还顽固反对两德统一,其帝国主义的邪恶与阴暗心理,比苏联领导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实际上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英帝国主义者至少要负一半责任;现今世界上的大多数冲突问题,都是英国右派造成的。
     以里根主义为代表的美国右派思想,无疑比英国右派正直得多。但里根提出的进攻型思想:要把别的民族从共产主义奴役下解放出来,却有离道之嫌。因为别的民族遭受共产党统治的原因很复杂:象前东德、匈牙利、罗马尼亚的共产党政府,完全是苏军占领的结果,而象中国、朝鲜、越南、老挝这样的国家,之所以遭受共产党奴役,既有外来的因素,也与民族劣等(主要指文化中糟粕太多)有关。这样的民族你去解救她,她不领情甚至恩将仇报怎么办?因为她从强大的惯性出发,她天然地喜欢专制统治,总觉得“强有力”的政府才算“有本事”的政府。
     前苏联、东欧变天,主要是内部觉醒的结果,而不是美国施压。
     小布什延伸里根主义,要“先发制人”地把穆斯林从伊斯兰专制政权中解放出来,结果,反而招致阿富汗、伊拉克民众的反美仇恨。当然,铲除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是必要的,为了美国的安全必须这么做。
     耶稣基督教导我们说:真道不是人人都能够领受的。也就是说,不要去“解放”人家,除非别人渴求你来解放。如果当年美国象英国一样对国共内战不管一样,国民党决不会输得那样惨,中华民国至少保得住半壁江山,因为斯大林为了让毛泽东听话,决不会支持中共统一。
     里根的“星球大战”和小布什的“先发制人”,都偏离了中国道家“无为而治”和“不出头”的真道,导致军费开支和政府赤字疯长,美国纳税人背上沉重的负担。
     美国右派传统的亲英倾向,导致美国部分地成为英国的战略工具。英国制造了这世界上的大多数麻烦,然后把担子推卸给美国,表面是成全美国的霸主地位,实际上是把美国放在火上烤,顺便实现自己全身而退、联美继续称霸的目标;美国在二战中也遭英国算计,在亚太地区对日本的苦战,部分成为恢复英国殖民地的战争...美国人应该检讨右派国际战略上的不智之举。
     右派的理论还有一大问题是:右派所崇奉的自由贸易,导致西方大资本家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不是去改进生产技术,而是把企业迁往后发国家,以利用后发国家廉价的劳力和资源降低成本,为了进入后发专制国家市场,大资本家、财团不惜勾结这些国家的独裁者、专制政府,并想方设法游说本国政府奉行绥靖政策...这就造成了至少两个恶果:
     一是本国产业空壳化、失业率高攀、经济衰退;
     二是向中共国等骨子里反美的极权专制政府和独裁者输血,养痈成患,造成美国未来的威胁。中共国经济之所以在“六四”后崛起,极力主张自由贸易的美国右派作用,大于左派。
     右派虽有这些不足之处,但是,其基本理念和追求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它远比左派的理念来得健康。里根总统言简意赅地指出: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政府本身就是问题。这句话可以作为一切国家的立国之本。只不过,联系实际可以补充一句,政府本身就是问题,但却是一个必须忍受的问题,因为若没有此问题,就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在现实中可以看到:凡是右派政府能够长期统治的地方,其社会无一例外地特别繁荣兴旺发达,美国和英国统治下经济高度自由的香港就是典型;泰国也是长期受右派政府统治的国家,它一直东南亚国家中繁荣且最具活力的国家,湿热而民智愚钝的泰国能有此成就实属不易,如果新加坡继续坚持法西斯统治,未来必被泰国超越。
     为什么右派长期统治的地方都能繁荣兴旺呢?因为右派的经济理念深符《道德经》的普世真理,老子曰:无为而无不为;顺其自然要优于一切“改造”;让上帝无形的手来调节,永远优于人自我逞能的政府调节;是以天然林总要优于次生林(人工林);自然花草强于人工花草;大自然之美,要胜于一切天才艺术家作品;宽松环境里社会的自发兴旺,总是比政府规划更健旺、更持久...
     综上所述,要想人类共荣、持续发展,就应该摈弃极端主义,以右派理念为本、实行左、中、右共生,各取所长。宗教信仰必须自由,要严格限制堕胎,但应宽容性变态、卖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