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曾节明文集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希特勒于1945年四月三十日下午两点半钟,在柏林元首地堡开枪自杀身亡,这是西方盟国和前共产阵营共同的官方定论,近七十年来这个定论似乎言之凿凿、铁证如山了,但是学界的最新发现,却使得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突然象气泡一样经不起一点碰戳。
   
     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的唯一直接证据是现存于俄罗斯国家档案馆的“希特勒颅骨”。今年,经俄罗斯联邦政府同意,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的遗传学实验室,在考古学家和骨骼学家贝兰托尼的主持下,对现保存于莫斯科俄罗斯国家档案馆的头骨进行了DNA分析,结果证实:那个带有弹孔的“希特勒头盖骨”,居然是一位年龄不到四十岁的女性头盖骨!


     有人辩驳说:这不能证伪“希特勒头骨”,因为希特勒本来就是女性!但希特勒“自杀”时已逾五十六岁,因此这个年龄不到四十岁的女性头盖骨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希特勒的。有人辩解说:这个头骨是爱娃的!但“地堡自杀定论”的多位“见证人”都未指称爱娃饮弹自尽(都指她服毒身亡),且“爱娃”死后也未遭枪击,因此,这个头骨也不可能是爱娃的。
     而那个带有弹孔的“希特勒头盖骨”,是前苏联克格勃根据“元首自杀见证人”指引,在地堡出入口附近挖掘“希特勒遗骸”掩埋处发掘到的,近七十年来一直是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的铁证。
     随着康涅狄格州大学的遗传学实验室的发现,不经意间,希特勒“地堡自杀定论”的唯一直接证据,突然变得毫无价值。
     也就是说,六十七年前苏军即将占领柏林之际的那个春寒陡峭的下午,希特勒神秘地失踪了;也就是说,近七十年来民间一直流传的、希特勒终老阿根廷的说法,并非无稽之谈。
     如果希特勒果真于1962年终老阿根廷的话,今年是他逝世五十周年。
   
     最早以文字著作公开宣布希特勒终老阿根廷的,是阿根廷政论家巴斯迪,他于2006年在纪实新作《希特勒在阿根廷》(《巴诺切里的纳粹分子》续集)中说:
     1945年八月初的一个夜间,三艘德国潜艇在南美洲海域静静地浮出水面,并在阿根廷南部省份内格罗河的一个小岛靠岸,该岛名叫卡列塔·杰·洛斯·洛罗斯。第三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和爱娃被护送登上美洲大陆,随行人员不超过7名,希特勒及随行人员登岸后,三艘潜艇立刻被就地沉没。希特勒和爱娃在卡列塔·杰·洛斯·洛罗斯小岛登岸后,沿着科尔多巴、布宜诺斯艾利斯、门多萨和拉里奥哈等阿根廷省份一路旅行,并在一个名叫“拉·安戈斯图拉”的庄园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希特勒化名“劳津”。这个庄园属于阿根廷企业家霍尔赫·安东尼奥,而安东尼奥是当时阿根廷独裁者胡安娜·庇隆的亲信之一。而后,希特勒夫妇在纳粹亲信的协助下,搬到潘杰阿苏卡尔的高岗密林中的一所新别墅,隐居到死......
    巴斯迪的说法,被北约国家和俄国的官方、主流历史学界视为荒诞小说。为了自证,巴斯迪于2007年(早于贝兰托尼)还向俄罗斯官方申请自费测试“希特勒头骨”,但遭俄政府拒绝。据说为了写作《希特勒在阿根廷》,巴斯迪花了十五年时间,在阿根廷采访了上百位证人。巴斯迪的说法虽然尚未被证实,但有一个证据证明他的说法并非全然无据:
     2009年,美国研究人员借助专门仪器设备,在距阿根廷巴塔哥尼亚海岸线30米外的水下找到了三艘德国潜艇,它们默默地沉睡在海沙之下。潜艇因何而来?阿根廷的国家档案和盟国资料从无提及。
   
     无独有偶的是,最近,英国记者杰拉德.威廉姆斯也以新作《灰狼:希特勒的逃亡》宣布:希特勒终老阿根廷。与巴斯迪相比,杰拉德.威廉姆斯详尽地描述了希特勒的逃亡,根据他的说法:从四月二十二日开始,有一架神秘的飞机几乎每天降落在柏林温德尔登大街,1945四月二十五日,希特勒与最亲信的小圈子在地堡密谋逃亡行动,为了保密此事连希姆莱、戈林、邓尼茨等高层都蒙在鼓里,参与密谋的有希特勒私人飞机驾驶员甘斯·鲍尔、纳粹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赖奇、希特勒秘书马丁.鲍曼等人;两天后,每架可载十人的五架飞机连同JU-52,飞抵柏林;二十四小时后,纳粹空军仅存的一百架Me-262喷气式战斗机奉命升空执行任务,掩护汉娜·赖奇驾机穿越苏军防空网逃出柏林,以此作为正式护送希特勒逃命的演习;翌日,希特勒就遵循汉娜·赖奇试探过的路线逃出柏林飞往西班牙;1945年夏末,又从西班牙乘潜艇去了阿根廷。
   
     威廉姆斯的说法,与阿根廷作家巴斯迪高度吻合,但威廉姆斯却否认自己受了巴斯迪的影响,他声称自己与同事邓斯坦在阿根廷作了五年的实地调查,采访了上百位证人,才得出这一结论的。
     威廉姆斯的说法也非凭空杜撰,书中所说的:1945年四月最后七八天里光临温德尔登大街的飞机、纳粹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赖奇和每架可载十人的五架飞机连同JU-52飞抵柏林、纳粹空军最后一次升空演习等等,都为史料所证实。
     奥地利著名历史学者安娜·玛丽亚·西格蒙特在其专著《纳粹女人》中就提到:1945年4月26日,纳粹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赖奇冒着猛烈炮火驾机护送一名德军将领飞柏林,在总理府地下避弹室面见希特勒时,曾向希特勒建议驾机突围,但遭到希特勒拒绝。汉娜于是决心为元首殉葬。4月28日晚,希特勒为党卫军头目希姆莱准备私自率德军向盟军无条件投降而暴跳如雷,命令汉娜·赖奇驾机送一名陆军元帅立即离开柏林去查明希姆莱下落并将他逮捕,汉娜才得以有机会死里逃生。
   
     西格蒙特说法有一个明显的不合情理处:在当时火烧眉毛、大本营行将散伙逃命的情况下,希特勒还有必要专门派一架飞机、一个“陆军元帅”去抓另一个同样自身难保大责任者吗? 
   
    无论如何,西格蒙特承认了一个事实,即柏林陷落之前,汉娜·赖奇确实驾机飞临,并且面见了希特勒,而后于城陷前夕冒险飞离。如果汉娜在那个时候飞离,不是为了什么“去逮捕希姆莱”,那是为了什么呢?
   
     关于希特勒的出逃路线,巴斯迪和威廉姆斯说法完全一致,都指他先逃到西班牙,继而逃到阿根廷。这种说法并非没有可行性和事实依据:
   
     当时的中立国当中,最为亲德非西班牙、阿根廷莫属。
     西班牙虽未参战,实为纳粹德国的忠实小弟。当时西班牙的统治者佛朗哥,上台前完全仰赖于希特勒的大力扶持,才于1939年击败了苏联扶持的共产国际武装,夺得了政权,佛朗哥由此对希特勒崇拜得五体投地,整一个纳粹的精神党员;佛朗哥一伙虽然极为高明地在二战中保持中立,但内心对德国老大哥感激涕零,暗中竭力接纳和掩护逃来的德国党政军人员,佛朗哥政府甚至暗中协助多位纳粹高官逃亡南美,把整个西班牙变成了纳粹逃亡中转站。纳粹著名杀人犯艾希曼、施万伯格、海因里希.穆勒等人,均经西班牙逃至南美。
   
     佛朗哥这一手十分狡猾,因为只要纳粹逃亡者离开西班牙,就与他无关了。
   
     当时的阿根廷总统庇隆,早在意大利留学期间,就成了法西斯主义的信奉者,其内心对希特勒同样崇拜得五体投地。早于二战前,隆庇就大力效法纳粹德国,强硬镇压共产党,铁腕遏制犹太人向阿根廷的移民潮,并对国内犹太人厉行迫害。纳粹德国行将败亡之际,隆庇政府暗中敞开国门,巨量收容德国逃亡人员,网络纳粹中的人才担任各种“顾问”,并狠狠发了一笔横财。但隆庇又十分狡猾,他一面大力收容和包庇纳粹分子,一面公开发出“对犹太人的遭遇深表同情”的声明,令西方盟国无可奈何。
   
     在庇隆的主持下,阿根廷成为纳粹逃亡者的天堂。据统计,从二战结束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涌进阿根廷的德国逃亡者超过六万人,其中许多人都是罪行累累的纳粹高官,如被称为"希特勒的大脑"的阿道夫.埃希曼,此人是1942年纳粹万湖会议上作出"最终解决犹太人问题"决议的主要策划者;被定为希特勒政治接班人的马丁.博尔曼,他在纽伦堡法庭上被缺席判处绞刑;约瑟夫.施万伯格,波兰集中营的头目;韦尔特.库斯科曼,前苏联利沃夫大屠杀指挥者;弗朗兹.拉德梅克,马丁.博尔曼的右手、第三帝国犹太人事物局局长;鲁道夫.冯.阿尔文利文,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菜助手;海因里兹.缪勒,盖世太保头子;约瑟夫.门格尔,奥斯维辛集中营医生、"死亡天使";此外还有里加犹太人集中营司令、大屠杀指挥者爱德华.罗希曼,德国党卫军将领、庇隆密友奥托.斯科泽尼,奥斯维辛集中营头目格哈特.保曼等等。
     庇隆政府对这些人不仅照单全收,而且严厉镇压阿根廷国内的犹太人和亲西方团体的追究行动。隆庇政府1955年倒台后,继任的军人政府对纳粹分子继续包庇有加,而且对犹太人迫害变本加厉,藏匿于阿根廷的纳粹分子,许多人活到高龄,只有艾希曼等个别人被以色列特工绑架或清算。而绑架艾希曼事件,刺激阿根廷政府在国内掀起了迫害犹太人的狂潮,众多阿根廷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迫害...而1982年英国对阿根廷发动旨在侵占阿岛屿的“马岛战争”,加深了阿根廷与西方国家的裂隙,至今阿根廷仍是一个具有最强烈反犹仇英传统的拉美国家。
   
     从气候上说,阿根廷绝大部分领土处于温带,四季分明,其中部和南部冬季寒冷,森林茂密,这在拉美国家中,与德国的气候和自然环境最为近似,德国人容易适应;而且,阿根廷是拉美国家中白人比例最高的国家,以纳粹的眼光来看,属于拉美国家中“种族最为纯净”的国家。
   
     这样的政治、社会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无疑是纳粹逃亡者的天堂。
   
     由是,纳粹分子在阿根廷不仅颐养天年、而且安营扎寨,在民间形成了很大势力。如前苏联里加大屠杀总指挥爱德华.罗希曼在阿根廷还当上了维森特洛佩斯一个群众组织"合作社"的主席,并为地方警察机关募捐,俨然阿国的地方“老大”。
       综上可知,希特勒具备逃生的首要条件:目的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希特勒如果逃到西班牙、阿根廷,必然能够获得优遇和最妥善的保护。
   
     希特勒在最后关头从空中出逃,最终逃到阿根廷,技术上也是完全可行的。因为:
   
     第一,当时苏军虽即将攻占柏林,但尚未能阻断飞行;城陷前夕短暂的管治真空状态,反而有利于出逃;
     第二,当时德国空军已被消灭,英、美对欧陆大规模的空袭已经停止,美、英陆军正向德国进军,空中行动反而减少;柏林距马德里一千八百多公里,按当时先进飞机的航速只有约三个小时的航程,希特勒一伙如果选择欧陆腹地路线飞行,避开主要设于沿海的美、英军空军基地,乘乱飞到西班牙是完全有可能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