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
杨恒均之[百日谈]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相信在网上混的诸位对我的标题都不会赶到突兀吧?从某些事件看,确实如此,在普通民众和网民眼中,掌握了一定权力的官员与公职人员(包括大家眼中的御用学者、大学校长与院长)几乎都成了待审的“嫌疑犯”。有人说这种不顾法律的民粹要不得,并上升到中国当今的主要问题。另外一批朋友则说这是本末倒置,制度上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靠个人道德与所谓可有可无的纪律来约束,这些人怎么可能不犯罪?只不过大家还没有办法挖出他们的罪行而已。你还别说,现实也支持了他们的“荒唐”说法,那些所谓的官员,只要一查,还真都有问题。谁经得起查呢?
   
   最近一位姓邹的教授指责北大院长奸淫女服务员,引起网络舆论一片哗然,就说明了一些问题。我以前没有关注这个具体事件,这次在澳洲旅行,随行的媒体人一再提起,也不得不让我思考。在路上,也发了两个微博。尤其在澳大利亚议会上时,把澳洲最神圣的会议场所踩在脚下时,我更进一步思考了这个问题。大家对照一下,自己看看吧,我就不说结论了:
   
   北大发表声明:邹恒甫说北大奸淫餐厅女服务员,是歪曲事实,损害北大形象。北大已起诉他——老杨头:指责公职人员奸淫,也必须得有证据。北大不必自证清白,且有可能掩盖真相。但如果你指责公职人贪污受贿,有不明财产,他们就必须公布财产。邹教授连西方这个常识也不知?“阳光法案”就是这样逼出的。


   
   进一步解释:即便握有绝对权力的公职人员都在奸淫,都是大家眼中的嫌疑犯,但你也不能随便指责他们奸淫,你必须得有一定的证据,例如被奸淫的人帮助你指证。官员们不会掏出那活证明他们没有用过,他们会掩盖,封口,甚至弄出临时工,打发那些被奸淫的人滚蛋。而且,你也不能不承认,某些被奸淫的“人民”是很容易被搞定的。
   
   但大家都知道,只要没有监督,权力不受控制,那些官员几乎无一不在贪污受贿。只要公职人员不公布自己的财产,民众都有权指责他们贪污腐败。只有实行阳光法案,才能证明他们不是嫌疑犯。
   
   参观澳洲议会,这可是他们的最高权力机关,两个星期后才有会议。警卫告诉我们,会议的时候,即便总理等官在场,任何人,包括外国游客,都可进入旁听。不像有些囯家啊,这种会议前不但清场,还要抓人,把讨论国事弄成最高机密!人民总被置身于国家大事之外,这样,他们能不怀疑当官的在密谋,在“犯罪”?
   
   我真想在这里抗议澳洲,抗议什么呢?当普通的民众被赋予了抗议最高当局的权力时, 反而找不到值得自己抗议的事了。也许,那些没有这个权力的国民,他们的主要抗议就是为了获得抗议的权力。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2012/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