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徐水良文集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评薄粉们的《公开信》


   

解滨


   

   【注】本刊对标题做了了适当修改。——网路文摘编者2012-10-23
   
   虽然太阳从来没有打西边升起过,但母鸡打鸣的事情却并非罕见。世界上每天都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但在中国每时每刻都有奇迹出现。最近几天的一个奇迹,就是有几百名拥护毛主席的革命同志们正式为一位失落的大官“维权”了,这位大官就是薄熙来。网上在流传一份李成瑞、巩献田等同志给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想必大家都看了。
   
   为薄熙来维权?薄书记咋了?他家的房子被强拆了吗?他家的良田被村长霸占了吗?他老婆被强迫人流了吗?有谁欠他工钱了吗?有人要在他家附近建造排放毒气的化工厂吗?他的孩子得不到上学的机会了吗?他被城管毒打了吗?他被顶头上司性骚扰了吗?我敢说:虽然薄熙来今年霉运连连,但这些每时每刻被中国普通老百姓所遭遇的侵权事件却一件也和他不沾边!既然如此,为他维个狗屁的权?说到底,他不就是丢了官吗?中国每年不都有大批狗官丢掉乌纱帽吗,咋了?和千千万万中国最底层的老百姓比起来,那些狗官的遭遇算个啥?就在此时此刻,大批访民在被非法截访,还有说真话的良心犯被关在监狱里,成千上万的少女在被迫“失足”,千千万万的民工在受压榨,你们这些毛主席的徒子徒孙们干嘛放着那些人不管,却为那位养尊处优的太子党瞎操什么心?毛主席什么时候叫你们这样做过?
   
   即便是丢了官的薄熙来,他的待遇也比他老爸那一辈的丢官者强一万倍!有谁给他“坐喷气式”,挂个几十斤重的牌子拉到台上让红卫兵没完没了地批斗吗?有谁让他跪煤渣、跪碎玻璃,在毛主席像前请罪吗?有没有谁用皮带抽打他,要他在烈日下暴晒吗?有谁踢断他的三根肋骨吗?有谁把他的舌头割掉声带割断让他永远不能说话吗?这些文革中的平常事,李成瑞、巩献田老先生当年想必多多少少是有所见有所闻吧,可怎从来么没听说他们当年带领一大帮革命派向全国人大写公开信质疑过?你们那几百名联署为薄熙来维权的人士之中,好像有不少人今天还在高喊“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吧。那些被关闭的极左网站上,是不是不厌其烦、连篇累牍地为文化大革命唱赞歌,高喊“无产阶级专政”?大家应该还记得那些薄粉们去年焚烧南方周报的精彩镜头吧。怎么一转眼这些革命派就抗议起政府“封网”的恶行了?这不都是你们的革命左派的看家本事吗?一袋烟的功夫,革命左派突然不搞革命,都变成维权斗士,民运人士了,狗嘴里居然吐出了象牙,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
   
   中国的毛派要讲民主、自由、宪法,这比妓女讲贞操还可笑。这些成天咒骂“资产阶级虚伪民主”的人,如今也要民主自由了。他们要的是什么民主自由呢?用他们《公开信》中的话来说,就是“人民民主”;用一位毛派领袖张宏良教授的说法就是“四大自由”。哈哈哈哈,多么熟悉的声音啊。当年刘少奇、邓小平、陶铸、薄一波等中共领导人不就是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这“四大自由”中被非法剥夺其一切权利的吗?当年的几百万“黑九类”不就是在“人民民主”的动乱中被毛泽东整的死去活来吗?撇开这些旧事不谈,就连薄书记自己不也在重庆视法律为儿戏,拿公安当私器,胡作非为吗?全国除了他,谁敢把一个辩护律师抓进监狱?谁敢把一位仅仅说了几句真话的村官给判刑?谁敢强逼成千上万的公务员打着“唱红”的招牌为自己歌功颂德?他薄熙来干这些反民主的事情的时候,你们这些革命左派难道不知道?你们怎么不写封公开信向人大常委会告状?薄熙来一丢官,你们个个都成了维权英雄,民主斗士了。你们知不知羞耻啊!借用文革中的一句名言:只有不要脸的人,才说不要脸的话!
   
   昨天,一位毛派(也是签名者之一)朋友把那封公开信E给我,要我签名,并对我说:“既然你是鼓吹民主法治的,那我们就联手一回吧。有好几位异见人士都签名了,你还等什么?”我不客气地回答:“我要是就这样签名,那不等于自愿被强奸吗?你们要是为某个弱势群体的小老百姓签名维权,那我没问题。可薄熙来是个大官,中国的大官们的权力难道还不够大?还需要我去维权?再说了,你们往温家宝、习近平头上泼的污水也够多了吧,那些谣言都造的离奇了,你们咋不为他们维权?要我和你们这些革命左派一起签名可以,那你们起码要公开宣布放弃无产阶级专政,公开声讨文革暴行,与毛泽东划清界限,拥抱民主法治。你们敢这样做吗?”
   
   和往常一样,毛派朋友们又做了一件荒唐事。我一直认为,薄熙来的问题应该拿到阳光下,按照法律公正地解决,而不是暗箱操作,更不能隐瞒任何东西。这对于薄熙来,对于重庆的父老乡亲,对于全国老百姓都是公平的。但谁都知道,在中国,王子犯法从来就没有与庶民同罪。从王宝森到成克杰,从陈希同到陈良宇,对于大官们犯法鲜有不留情面地依法惩处的,总是留有一点余地。这个不依法办事的恶习,并非今日中国领导人之首创,而是从毛太祖那里继承而来。现在中共至少已经开始意识到很多问题的根源了,开始抛弃毛太祖了,这就是进步。薄熙来的家人在文革中深受其害,他也风风火火过,但他最后却坠入邪恶,落得这个下场,可以说他的遭遇是权力不受制约的又一场悲剧。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法治,不但是中国实现长治久安的必经之路,也是减少这种悲剧的最有效的办法,虽然这条路很长很曲折。
   
   一个拥戴暴政、崇尚专制、滥用职权并有犯罪嫌疑的太子党大官落马了,那实在是罪有应得。在千千万万个小民仍然在为房子,为土地,为孩子,为清洁的饮水,为干净的空气而苦苦维权之时,实在犯不着为那位戴罪的大官发愁。中国还没有进步到官不聊生的那一天。毛派朋友们,你们有那闲工夫还是为小民做点事情吧。
   
   
   
        国外毛左王希哲勾结薄派联署挺薄穿帮
   
            作者:萨刘邦
   
             2012-10-23
   
   
   最近互联网流传一封数百人签名的公开信,呼吁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能主持公道,合理合法解决薄熙来的问题。按照这封公开信,带头签名的是中国一些知名知识分子如孔庆东、王绍光、韩德强、巩献田、张宏良以及老干部李成瑞等。
   
   国外毛左王希哲将这一篇所谓的公开信四处张帖,不过,民族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教师张宏良说,这封信他不知道,不知为何将其名列其中。
   
   张宏良告诉美国之音,他听说这是个匿名征集签名活动:“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凡是国内左派征集的签名都是堂堂正正,公开地活动。”“这明摆着有人将我们绑架了。”
   
   张宏良:“公开信”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我是今天上午才听说的。。。我对他们这种做法感觉到不合适。
(2012/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