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徐水良文集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徐水良


   

2012-10-17日


   

   【按】文后几个附件是本人一篇旧文,以及今天在《独立评论》上杜导斌和其他网友发出或者或者重发的几个争论帖子。
   
           ——徐水良2012-10-17日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说劳改队黑过狭义民运圈,带坏狭义民运圈,是对劳改队的污蔑。
   
   刘路和杜导斌,是动不动说别人心智不健全的有趣典型。
   
   老路这些年的表现,其心智是不是健全,我想大家多少已经了解。他辩论中最拿手的本事是把对方说成精神病,心智不健全。而他自己的心智,一会儿极端自大,一会儿又声称悲伤、要自杀。在网友一片声讨五毛的声音中,被当作声讨的典型。
   
   杜导斌,我从他吹捧刘荻和其他一系列花瓶人士,从他大言不惭吹嘘自己搞政治的远大志向和大人才,从他写《成熟的民主与暴力是不兼容的》,我在《成熟的民主必然包含军队警察等合法暴力。否则无法制止非法暴力》的简单批驳中提到“政治是非常现实的事情,空想家不适合搞政治”,他大怒,开始愤怒对在下进行攻击。以后不断以搞政治的大人物自居而大言不惭的自信。还有他的《我从08年开始着手解决与共产党的差异》,县级政法委书记上门就兴奋得无法抑制的《好事!好事!好事也找上我的门来了!》,不避献媚心态的《我支持胡锦涛或习近平获诺贝尔和平奖!》等等等等,我就大致知道他是什么人。他的心智又是什么水平。对这样的人,我是躲着走,但最后还是没有躲掉,这些天跟在后面咬着在下,在下尽量不理他,但看来不理他也不行。
   
   所以,我还是简单写上几句我从理论、实践、和切身体会中认识到的,对这个“心智”问题的简单看法。
   
   我从事民运近四十年,中国民主运动的名字也是我命名的。我把民主运动和从事民主事业的人,看作神圣圣洁伟大的事业和群体。但最后,怎么也想不到,结果竟然发现,狭义民运圈,尤其是海外民运圈,会如此之黑,会如此让人伤心绝望;怎么也想不到,海外民运会是我们这辈子碰到的最黑的群体之一,比劳改队还黑,尤其是一部分特务线人、头面人物,什么漫天造谣,撒谎污蔑,流氓无赖,叛卖投靠,贪污腐败,吃喝嫖赌,等等等等,什么坏事都能做。
   
   其原因,在于这个狭义民运圈,根据我的统计,大约4分之3的人,属于五毛线人招安派,其中许多人,丧失了人类应该具有的道德底线。
   
   当然,共产党的黑,超过狭义民运圈一百倍。但因为我没有在其中生活过,所以没算入我碰到和生活过的群体之内。
   
   有的人,尤其是刘路和杜导斌这样的,自己没有任何数据和调查,就信口开河说别人长期认真了解和统计的结论是心智不健全,是多疑。而他们任意信口开河否定别人的根据事实作出的结论,倒是心智很健全,自己对别人的任意否定,就是不多疑。
   
   因此,说长期坐牢的人心智不健全,恐怕是错了。倒是长期在狭义民运圈特务线人招安派花瓶民运中混迹的人,心智最不健全。
   
   
   
   
   附1: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徐水良
   
               2010-02-15
   
   
   网上有人说:“民运真黑”。
   
   我回答:应该是“海外民运圈”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更恰当些,因为国内民运比海外要好些。
   
   我刚刚与坐过牢朋友议论,海外民运圈是我们这辈子碰到的最黑的群体,比劳改队还黑。海外民运中也有好的,就像劳改犯中也有政治犯。但整体说来,比劳改队坏多了。
   
   劳改犯中的刑事犯,还有道德底线,他们虽然犯罪,却还保留着很多常人品质,还有江湖义气,还有打抱不平的正义感。他们尊敬政治犯,一般不会与政治犯过不去。他们看不起告密的,看不起造谣的。
   
   但海外民运却没有道德底线。什么谣都能造,什么坏事都能干。像这一次,没有敌人派到最后,拿手戏就是造谣。把大家都知道的,已经辟谣多少次说明过的,正义党,鲍戈等造谣帖或冒名造谣帖拿出来攻击。如果这些人在劳改队,一定被打抱不平的劳改犯整死。
   
   我与好些坐过牢,在海外民运中混过,或仍然留在海外民运中的朋友聊过这些问题,大家基本上有相同看法。
   
   好在在下已经撤离了,十多年噩梦过去,回头看,真是让人透心凉。
   
   当然,这里讲的民运,指的是狭义民运圈,不是指广义民运,不是指全中国全民族的神圣的民主事业。广义民运永远是伟大的事业。
   
   我从1973年开始从事民主运动,是文革后最早搞民运的。搞民主运动37年了。几乎一辈子献身于民主运动,在狭义民运圈中滚了几十年,连民主运动的名字,也是我取的。不到极度伤心,不会撤离民运圈,更绝不会讲这个话。但是,这个民运圈,实在是太让人伤透心了。
   
   
   附2:
   
   杜导斌:给长时间蹲过大牢的朋友们提个醒!
   
    2012-10-17
   
   给长时间蹲过大牢的朋友们提个醒!
   
   
   长时间蹲过牢的人,特别得反思自己是不是得了坐牢综合征。得了这种“病”的人,通常有两个特征:一是对谁都不相信,怀疑一切。二是把坐牢的经历,特别是在大牢里的某些格外英勇的表现当作评判一切人的标准,也许还自觉不自觉地当作有权评价一切人的道义资格。
   监狱是人渣比较集中的地方(不是说所有犯人全是人渣),道德品质上许多人低于社会平均水平。他们所秉持的一套作人行事的准则,多数是严重违背常理的,比如以表面友善套取政治犯的真心话,然后告密,换取减刑特别快,在大牢这种极为特殊的小环境里行得通吃得开。坐过牢的人,特别是政治犯,如果坐牢时间太长,自身对这些问题缺乏自觉,迫于生存压力,就有可能把牢里防身的那套当成了对付所有人的方法,并带到社会上来。
   
   人与人有基本的互信,这是正常社会必须的,更是民主社会和民主团体里不可缺少的因素。在自由环境下,人人根本用不着严格防范他人,堂堂正正的行事,也不必惧怕谁当线人去告密。
   
   曾有北京朋友对我讲过,许多坐过牢的人出来后,就变得神神秘秘的,对周围缺乏信任,对每个人都有防范。他问我为什么能保持阳光,我跟他讲,我在牢里时,就不断遇到是不是按牢里犯人们定的规则出牌这个问题,我明确告诉警察和周围的犯人:千万不要跟人渣学做人!我们这些人,只应该给他们作榜样,而绝对不能向他们依样学样。
   
   在大牢里英勇反抗过暴政和专制,确实值得骄傲,也值得尊敬和称道。然而,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如果把这个当作了旗帜背在背上到处示人,就容易放不下身段,甚至处处要高人一等,难以平常心态与他人平等交往,结果就只能陷在极小的圈子里孤芳自赏,等于自外于大社会。本来是政治上的优良资产,结果反而成了自己一生的一个沉重的包袱。
   
   
   附3
   
     杜导斌:要我们退回文革么?——我对高寒的评价
   
   安魂曲 在 罕见奇谈 发贴
   
   杜导斌:要我们退回文革么?——我对高寒的评价
   
   本来不想再就高寒的事说什么了,开都开了,再说什么没意思,也显
   得不厚道。但现在笔会又出现了要他回来的声音,而且还很有几个人
   在提这事。高寒也在外面炒这事。这就不得不说说了。
   
   在这里,只说说我对高寒这个人的映象和评价。这些话是早就在脑子
   里的,一直没说出来,若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准备说出来。这些
   话也仅仅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一定就正确,但绝对真实。
   
   我的头脑中对高寒最为深刻的映象是,此人最大特点就是只要追求民
   主,不管不顾用什么手段,不按规则出牌,行为没有底线,你无法预
   测他会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这种人若是在战场上,也许能让敌人
   害怕。但若是"自己人"中有这样的人,害怕的便该是"自己人"
   了——我把他归到夏曦一类人物里。因为你除非不坚持自己的意见,
   除非不与其发生分歧。否则,无法预测他会怎么对你。与这样的人在
   同一个团体里,没有任何荣誉感、安全感和信任感。
   
   (安魂曲注:这一段评价极其到位,恰恰和我在“义工小组风波”之后对此人所作出的评价不谋而合)
   
   最开始领略高寒与人斗的"风采"是他与安魂曲的纷争。但当时我对
   此人不了解,也没功夫和时间去读他的那些争执帖。听信了他信中所
   言——主要是他与茉莉站在一起,而我当时对茉莉极富好感,因此片
   面认为他是做事的,安魂曲是捣乱的。站在了他一边。后来在北大办
   的燕南网上,我主持法治论衡,刚刚红火起来,没注意高寒在另一个
   分坛上与一班小青年闹起来了。站方是北大的,大概以为我跟此人
   熟,跟我沟通,大意是说此人无理取闹,自以为劳苦功高,盛气凌
   人,大有要遥控指挥国内民主的意思,非常可笑。站方对其言行极不
   以为然,甚至于最后说,像高寒这一代人,现在基本上是垃圾了。因
   为对争吵的具体情况不大了解,也因为此前与高寒共过事,进去时还
   得到过他的声援,还因为对他遭过共产党迫害的经历深为同情,我既
   不好支持站方,也没有支持高寒,只说这位高寒先生喜欢吵,你们按
   规则办就是了,管他什么民运前背后背的。在北大燕南网的事情之
   前,还曾在社区看过他对万之的攻击,给我留下言语过分、不顾同仁
   请谊、缺乏体谅宽容、语言狠毒粗鄙等极坏的映象。只因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了——当然,也因为自己的琐事太多,实在没心力去帮万
   之。此后好象又听说他在哪里与谁谁闹起来——其对胡平王军涛刘晓
   波等人的恶意指控是最近的事,心想此人怎么走到哪闹到哪呀?没兴
   趣也时间去关心具体情形。没想到,时间没过多久,我在笔会论坛里
   与此人交上了手。亲身领教了他的恶毒与毫不顾脸面的缠斗。
   
   在与此人交过手后,我的感觉是,与此人相处,唯一的办法是绕开
   他,不与他发生分歧,敬鬼神而远之。万一不幸发生分歧了,将极难
   自处。如果你说绕开他,不与他一般见识,不与其奉陪"斗争"到
   底,你就会被他骂为女人,没勇气没骨头。如果坚持自己的意见,你
   根本就不要指望能说服他。他侥幸踩到理上,会猖狂得得理不饶人。
   他辩输了的,你也别想他会服理认输,他会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把小
   聪明当成大智慧。但这还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最令人恶心的是,他的
   所谓辩论,实际上就是骂战,他会肆无忌惮地辱骂你,言语粗鄙,内
   容放肆,像野兽一样撕咬你,而且无休无止,除非把自己下降到与他
   一般的二流子相,否则,就只有检验自己的修养和忍耐是否经得起考
   验。
   
   高寒是个在文革中成长起来的人,行为模式特点受造反派影响极大。
   曾经看到过他在与人争论时发的一个帖子,吹牛说,自己受过一千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