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反驳廖亦武谬论的好文]
徐沛文集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童心可鉴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乐当中国大妈
·辅仁大学与马克思夫人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王光美等的遭遇
·谁能回避法轮功?-为余志坚惋惜
·冲击波中不迷航
·共产难民与反共女士
·费翔遭统战后-故乡的云被赤化成有毒的霾
·青春已逝我心依然
·见证红祸- 难兄难妹
· 横路敬二不可敬
· 抵制共产谎言
· 抵制红卫兵与郭卫兵
·谁不反共?
·中研院花香撲鼻
·愛不寂寞
·當心打著基督徒旗號的余傑
·嘲笑劉曉波 頌揚革命
到臺灣後
·2016年台灣大選前致洪秀柱支持者的電郵
·在臺北出洋相
·臺北市長的底線何在?
·透过“谢雪红现象” 探讨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的异同
·向臺灣人講解劉曉波
·臺灣的出路
·臺灣共識之我見
· 兩岸關係的實
·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因「六四」反省「五四」及其影響
·「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六四」曝光紅色騙局
·共產黨對臺灣的滲透
·魯迅在臺灣的傳人
·李登輝的入黨介紹人吳克泰(1925-2004)
·加入中共的臺灣人周青(1920-)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驳廖亦武谬论的好文

   这是我昨天推荐的好文“帝国必须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的修改版:
   成文日期:2012-10-20 04:59:30 更新日期:2012-10-21 06:38:36
   
   前几日,德国书业和平奖颁给了廖亦武先生,在法兰克福的颁奖典礼上,廖亦武先生面对德国政治、经济及文化界的要人,做了一段名为《这个帝国必须分裂》(以下简称廖文)的慷慨陈词。
   


   鄙人对廖亦武先生没有太多的了解,只在威斯巴登匆匆见过他一次,谈不上有什么印象,但是有德国朋友极力推荐我看廖先生这段发言,并夸赞如何的精彩。然而,小可看过廖文之后,却产生了几个疑问,在此不辍浅陋,略抒己见,以就教于方家:
   
   其一,廖文中把秦始皇与毛泽东类比,称“秦始皇发布《招贤令》,将各地最具号召力的四百六十多名知识分子骗拢来”,并以此与--毛泽东发动镇反、反右等政治整肃运动,杀害社会精英--相比较。愚以为,这种类比极为不当。
   
   廖文称《史记》和《周易》"陪伴我逃出了独裁中国",那么,廖先生不可不知,《史记》对秦始皇“坑儒”的记载--“侯生卢生相与谋曰:“始皇为人,天性刚戾自用......未可为求仙药。”於是乃亡去。始皇闻亡,乃大怒曰:“......今闻韩众去不报,徐市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徒奸利相告日闻。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馀人,皆阬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後。”(《史记.秦始皇本纪第六》)
   
   由此可知,侯、卢两个儒生以求仙药为名,骗了秦始皇的钱财,却不告而别,秦始皇一怒之下才杀了在咸阳城的涉案儒生,这就是历史上真实的所谓“坑儒”。
   
   而毛泽东发动“反右“,则是蓄谋已久的,先是让知识份子给中共提意见,并宣称“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然而,旋即便上演了一出川剧--“变脸”,把数十万知识份子打入另册,冠以“右派”的大帽子,其中很多人因此被折磨致死。当有人指责毛的“阴谋”时,毛竟觍颜无耻的宣称这是“阳谋”。
   
   秦始皇有“暴君”之名,是非功过自有公论,笔者并非要为其翻案。然而,廖文中的类比显然大谬。秦始皇之“坑儒”,可比作一个脾气暴躁者,因钱财被骗一怒而行凶,而毛及中共则是变态系列杀人狂,为杀人而想尽招数,二者岂可同日而语?
   
   其二,廖文中又称“司马迁,为了从西汉盛世的歌舞升平中,拾起弃婴般脆弱的真相,竟被统治者割掉。”不太了解这段历史的人,若是看了这句话,会以为司马迁也象中共红色恐怖中的知识份子一样,因揭穿了“皇帝的新衣”而获罪。
   
   可史实究竟如何呢?据《汉书》记载,将军李陵北击匈奴兵败被俘,其后甚至有传言称李陵为匈奴训练士兵。在“群臣皆罪陵”之时,太史令司马迁为李陵辩护而获罪腐刑--廖文中说的“被统治者割掉”。太史公的遭遇固然令人同情,然而这与中共为欺骗世人而折磨、屠杀真相传播者,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类似错误在廖文中尚有几处,比如,廖文中称 "整修长城为的是断绝老百姓与外界的往来,把整个国家变成超级监狱,所以全国的男女老幼都逼迫投入这项劳命伤财的工程;"这个问题,不需要了解太多历史的人都可以解答了,大家都知道秦整修长城是为了防御匈奴入侵,怎么是 ”是断绝老百姓与外界的往来“呢?按廖文对长城的解释,无异于告诉大家--今天中共断绝老百姓与外界的信息流通, 是从中国古代学来的,而不是因为中共本身的邪恶。
   
   为了避免陋文成为“老太太的裹脚布”,此等错误,鄙人不再一一赘述。笔者指出类似的错误,并非为了掉书袋、吹毛求疵,盖因,既然廖亦武先生在发言中称"真相的传承也是天意",则廖文本身便不可不传承真相。
   
   廖文中虽然提及老子、孔子等中华先贤,并不乏对他们的溢美之词,似乎对中华文化推崇备至。然而当廖先生引用历史事件与中共类比时,却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中国自古以来便如中共治下一般不堪。在中共窃取神州六十余年后的今天,很多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都已不甚了了,更遑论面对一众西方人,廖先生这一番感言,不啻为中共的逆天叛道和昭彰罪恶提供了“历史依据”。
   
   其三,我的德国朋友所以盛赞廖先生的发言,大约是因为她只注意了廖文中提及中共罪行的部分。然而,若通观全文,廖文之立意,愚实不敢苟同。文如其题,他强调的是--这个国家必须分裂,其引用的那些被模糊甚至歪曲的历史,也都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似乎中共治下民众的无尽苦难与悲哀,都是因为中国这个国家太大,试问,假使中国真的处于分裂状态--如同前东欧各国一般,每个小国都由不同的共产党控制,那么这些苦难与悲哀是否就不复存在了呢?
   而这一点又恰恰是中共时常为自己找的借口:“中国太大了,不是那么容易管的”。然而,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这种借口恰恰透漏出中共的荒谬与无耻。
   
   举世皆知,欧洲历史与宗教战争仿佛一对孪生兄弟--从罗马帝国与犹太人的战争,到后来十几次十字军东征,都以信仰为名不断演绎证明着这一点。然而,在中国历史上,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战争,在西方互相大打出手的几大宗教,却可以相安无事的在盛唐长安城里和平共处的做邻居,让世人不得不感佩中华文化巨大的包容性和亲和力。
   
   当是时也,大唐帝国并非处于分裂状态,却也没有发生如中共对藏人、维族人的种族迫害,亦没有如中共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和地下教会的信仰迫害。何止盛唐,汉、晋、明、清皆为大一统之帝国,又何时上演过今日中共治下的种种闹剧、悲剧?
   
   众所周知,《共产党宣言》执笔人马克思乃是一邪教--撒旦教的忠实信徒,共产邪恶思想乃是苏共趁中华虚弱时强授其奸,逼迫中国人接受的。这个邪教逼迫人们放弃对神、佛的信仰,而崇拜谎言和暴力,带来的是饥荒、屠杀、恐惧,是无尽的苦难与悲哀。廖文中提到,那个佛山的2岁女孩小悦悦,在被货车撞到后,被两辆货车碾压,“七分钟内,十八人路过,均视若无睹,见死不救。”这不正是中共宣扬无神论、蔑视生命,而造成的社会恶果吗?试问,在人们普遍敬天信神的中国传统社会,会发生这种道德悲剧吗?罪在中共,中华何辜?
   
   前东欧各共产党国家各自为政,并未处于统一状态,然而其社会状态如何呢?国际共产党阵营的解体,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罪在共产邪教,与人无尤。
   
   汉家箫鼓,魏国山河,吴宫花草,晋代衣冠,唐宋的盛世华章,明清的精工巧匠......泱泱中华历经数千载,在没有中共的日子里,无论是分是合,都写下了历史的辉煌。把今日中共制造的社会乱象归咎于“这个帝国必须分裂”,确是从侧面削弱了人们对中共邪恶的认识。
   
   究竟是“这个帝国必须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愚以为,您已经得出自己的答案了。
   
   
   留言簿
   
   游客 10/20/12 12:31:51 PM
   
   言之有理。有多少中国人还能认识真实的历史?在不能讲话的中国,为了婉曲笛表达一点想说的话, 往往藉助于一段历史故事含沙射影。因此所使用的故事就容易在削足适履中以讹传讹,失去其本 来面目。更加上中共有意曲解歪曲历史文化长期给大众洗脑,如果不是亲自翻看历史原文就很难辨别 那么就造成即使反共的知识界名人,对历史故事的理解与运用也跳不出中共给的那一套。廖亦武先生 这一种对历史的误会,也是中共文化专制独裁的结果。
   

此文于2012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