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謝田文集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彭博商周》的中国报导抓住了部分现实,但也有迷误之处。图为上海的一个商场。

   《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10月初的这一期,封面故事是“我们为和平而来”,是关于为什么国际社会应该“欢迎”中国崛起的报导。系列文章触及了许多话题,如转型中的中国是什么样,中国会是什么样的超级大国,真正统治中国的是什么人,上海摩天大楼下的阴影,谁在掌握中国的实权,中国的特大型都市群,闪亮 建筑上的可怕裂缝等。报导抓住了许多中国的现实,也提供了有趣的对比,但其不乏致命的迷误。

   冥冥之中有所觉察?

   特别报导中虽然副标有“欢迎”二字,但对应的封面设计,似乎没有体现编者的意图,而颇有深意。也许,长于形象和艺术的人,冥冥中察觉到了红朝的覆亡,把一个被谨慎的捧为正面的圭臬,描绘成具有黑暗前景的怪胎。

   封面分成上下两截,上半截红兮兮乱糟糟,下半截齐整整黑乎乎;上面是文革红海洋或平壤式的歌颂人群,下面是纳粹式的军人和怪异的铁甲;天空是暴风雨来临之 前,黑云压顶、死气沉沉;远处是“中国共产党”五个立起的大字,鬼影幢幢、残缺不全,正从视线中逝去。整个画面的色彩和基调,与其说是热烈的欢迎,倒不如说是为集权在天安门广场唱了天鹅之歌(Swan song)—— 最后的挽歌。

   中国是什么样的强权

   报导的第一 个问题,是中国会成为什么样的超级大国。美国和西方的政策制定者,担心中国是“早产儿式的超级大国”(premature superpower):贫穷落后,政权也不稳,更不能在国际事务中负起责任。也因此,中国可能会越来越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会因为利益支持流氓国 家,会以战争作为威胁手段,或实施经济上“以邻为壑”(beggar-thy-neighbor)的政策,并忽视全球性的环保和公共健康问题。

   文章指出,世界仍记得中国的人权状况,21年前六四开枪屠杀了大批学生;当年的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国人;直到今天,异议人士仍然被纷纷逮捕或悄悄失踪。即使 这样,《商周》的分析家不认为中国会是制造混乱的因素,还把如今的中国跟一个世纪前、正在崛起之中的美国做了对比。这个对比,当然会让中共的某些人高兴, 庆幸其“大外宣”取得成果。但这种比较的荒谬,也给世人带来误导。

   中国与美国的对比

   《商周》认为,1918年美国就无可争议的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20世纪的前20年,美国占领了古巴、菲律宾、海地、尼加拉瓜、多明尼加、巴拿马运河和波多黎各,还派兵去墨西哥、西欧,和俄国打过仗。

   第 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人均收入就已经是世界最高。到1929年,美国的军事支出是全球的两成。跟今天的中国比,1918年的美国比今天的中国还要民主。 中国最近的战争是1979年,与美国1918年以前大量对外作战相比,也显得很平和。从经济和社会角度看,分析家说,今天的中国与1918年的美国及其他世界强国比,都与国际社会更紧密的结合了起来。

   分析从军事开支判断中共的军事意图和能力。引述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中国只占世界军事开支的8%,只有美国1929年水平的一半,只有美国现在份额的五分之一。西方显然不了解中国的物价结构,和中国人精打细算的本事。中共没有称霸世界、在世界各地动武的能力,但在世界各地挑起无产阶级革命、动员流氓无产者起义,或给美欧四处点火、让美欧自顾不暇,这样的意愿是有的。

   有趣的是,分析认为,中国大概在2006年时,人均GDP超过了美国1918年的水平;现在的中国,则与美国1949年时一样富裕。从教育看,1920年美国25岁以上的人有8年的教育;而中国目前,15岁以上的人也有大概8年的教育。

   另一个现象是,中国人的“国际意识”比美国人强。84%的中国受访民众认为自己是世界公民,而只有69%的美国民众这样认为。这真是很有趣,如果想想美国护 照持有者能免签证去那么多国家,而中国护照持有者能免签证去那么少的国家,这个对比就更有意思了。它也许说明,虽然因中共的原因国家与自由社会对立,但中国民众的内心,还是与自由世界的人息息相通的。

   比较2012的中国与1918的美国,毕竟有点勉强。《商周》于是把今天的中国与二战后的苏 联加以对比。他们认为,“把中国当成前苏联的继承人,是代价高昂的错误”。应该说,这话至少说错了一半。中共不是前苏联的继承人,苏共不论在统治的严密、 细致和残暴、贪婪,以及对控制欲的放纵和嗜血等方面,都远不及中共。说苏共是中共的前奏和铺垫,还差不离。《商周》的分析承认,中国崛起会有许多磕磕碰 碰。他们认为,中国缺乏民主本身不会对西方构成威胁,但因专制造成国内动乱和极端民族主义,是值得西方小心的。

   文章的结论,是美国应敦促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但无论中国是否在未来几年变成民主国家,跟前世界强权崛起时对世界的影响相比,中国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仍微不足道。如果大家都不盲目俯首而失去方向,“中国世纪对所有人来说会是福音”。

   错误认识和分析的误区

   “早产儿式超级大国”因为贫穷落后、政权不稳,不能在国际事务中负责,会支持流氓国家,会在经济上“以邻为壑”。中共也正是这样做的,它支持朝鲜、伊朗和叙利 亚,盲目发展经济罔顾环境,操控货币取得贸易优势,并嫁祸于中国的贸易伙伴。环保和公共健康被忽略,在中国更是俯拾皆是。

   贝克勒(Joel Backaler)的〈美国为什么需要中国投资〉一文,反映出资本主义陷入经济困境时,在利益诱惑前,有人会忘记美国的立国之本。他们会用欧洲国家欢迎中 国投资为由,希望美国政府放松,让中资进入敏感领域。这些分析忽视的,是中国投资背后百姓的代价。由人均财富排在百位外的穷国投资给过度消费和借贷、过度政府开支而进入衰退的富国,在道德上是可耻的。

   《商周》的分析和结论,基于政治、经济和军事层面。但中共国“崛起”对世界最大的威胁,还有 更基础性的原因。中共政治上的独裁和压制,是基于自利的不道德原因,中共经济上对国际贸易的冲击,是基于特权掠夺国人财富的不道德原因,军事上中共把国家 机器变成党卫军的行为,还是保护既得利益的不道德原因。此外,从封闭言论到迫害正信,再到活摘器官,中共对世界的真正威胁,超乎军事、经济和政治的范畴, 而在于人类的道德、普世的价值,这些意识型态领域的东西。这就是《商周》迷误的地方。

   《商周》要“欢迎”中国崛起。如果崛起给世界带来的,是道德和人心上灾难性的后果,《商周》诸公的“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还说得出口吗?◇

   

   

   

   

   

   

   

   本文转自第29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更多精彩故事,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2-10-15 15:32:04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16/n3706666.htm谢田-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html

(2012/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