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謝田文集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彭博商周》的中国报导抓住了部分现实,但也有迷误之处。图为上海的一个商场。

   《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10月初的这一期,封面故事是“我们为和平而来”,是关于为什么国际社会应该“欢迎”中国崛起的报导。系列文章触及了许多话题,如转型中的中国是什么样,中国会是什么样的超级大国,真正统治中国的是什么人,上海摩天大楼下的阴影,谁在掌握中国的实权,中国的特大型都市群,闪亮 建筑上的可怕裂缝等。报导抓住了许多中国的现实,也提供了有趣的对比,但其不乏致命的迷误。

   冥冥之中有所觉察?

   特别报导中虽然副标有“欢迎”二字,但对应的封面设计,似乎没有体现编者的意图,而颇有深意。也许,长于形象和艺术的人,冥冥中察觉到了红朝的覆亡,把一个被谨慎的捧为正面的圭臬,描绘成具有黑暗前景的怪胎。

   封面分成上下两截,上半截红兮兮乱糟糟,下半截齐整整黑乎乎;上面是文革红海洋或平壤式的歌颂人群,下面是纳粹式的军人和怪异的铁甲;天空是暴风雨来临之 前,黑云压顶、死气沉沉;远处是“中国共产党”五个立起的大字,鬼影幢幢、残缺不全,正从视线中逝去。整个画面的色彩和基调,与其说是热烈的欢迎,倒不如说是为集权在天安门广场唱了天鹅之歌(Swan song)—— 最后的挽歌。

   中国是什么样的强权

   报导的第一 个问题,是中国会成为什么样的超级大国。美国和西方的政策制定者,担心中国是“早产儿式的超级大国”(premature superpower):贫穷落后,政权也不稳,更不能在国际事务中负起责任。也因此,中国可能会越来越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会因为利益支持流氓国 家,会以战争作为威胁手段,或实施经济上“以邻为壑”(beggar-thy-neighbor)的政策,并忽视全球性的环保和公共健康问题。

   文章指出,世界仍记得中国的人权状况,21年前六四开枪屠杀了大批学生;当年的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国人;直到今天,异议人士仍然被纷纷逮捕或悄悄失踪。即使 这样,《商周》的分析家不认为中国会是制造混乱的因素,还把如今的中国跟一个世纪前、正在崛起之中的美国做了对比。这个对比,当然会让中共的某些人高兴, 庆幸其“大外宣”取得成果。但这种比较的荒谬,也给世人带来误导。

   中国与美国的对比

   《商周》认为,1918年美国就无可争议的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20世纪的前20年,美国占领了古巴、菲律宾、海地、尼加拉瓜、多明尼加、巴拿马运河和波多黎各,还派兵去墨西哥、西欧,和俄国打过仗。

   第 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人均收入就已经是世界最高。到1929年,美国的军事支出是全球的两成。跟今天的中国比,1918年的美国比今天的中国还要民主。 中国最近的战争是1979年,与美国1918年以前大量对外作战相比,也显得很平和。从经济和社会角度看,分析家说,今天的中国与1918年的美国及其他世界强国比,都与国际社会更紧密的结合了起来。

   分析从军事开支判断中共的军事意图和能力。引述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中国只占世界军事开支的8%,只有美国1929年水平的一半,只有美国现在份额的五分之一。西方显然不了解中国的物价结构,和中国人精打细算的本事。中共没有称霸世界、在世界各地动武的能力,但在世界各地挑起无产阶级革命、动员流氓无产者起义,或给美欧四处点火、让美欧自顾不暇,这样的意愿是有的。

   有趣的是,分析认为,中国大概在2006年时,人均GDP超过了美国1918年的水平;现在的中国,则与美国1949年时一样富裕。从教育看,1920年美国25岁以上的人有8年的教育;而中国目前,15岁以上的人也有大概8年的教育。

   另一个现象是,中国人的“国际意识”比美国人强。84%的中国受访民众认为自己是世界公民,而只有69%的美国民众这样认为。这真是很有趣,如果想想美国护 照持有者能免签证去那么多国家,而中国护照持有者能免签证去那么少的国家,这个对比就更有意思了。它也许说明,虽然因中共的原因国家与自由社会对立,但中国民众的内心,还是与自由世界的人息息相通的。

   比较2012的中国与1918的美国,毕竟有点勉强。《商周》于是把今天的中国与二战后的苏 联加以对比。他们认为,“把中国当成前苏联的继承人,是代价高昂的错误”。应该说,这话至少说错了一半。中共不是前苏联的继承人,苏共不论在统治的严密、 细致和残暴、贪婪,以及对控制欲的放纵和嗜血等方面,都远不及中共。说苏共是中共的前奏和铺垫,还差不离。《商周》的分析承认,中国崛起会有许多磕磕碰 碰。他们认为,中国缺乏民主本身不会对西方构成威胁,但因专制造成国内动乱和极端民族主义,是值得西方小心的。

   文章的结论,是美国应敦促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但无论中国是否在未来几年变成民主国家,跟前世界强权崛起时对世界的影响相比,中国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仍微不足道。如果大家都不盲目俯首而失去方向,“中国世纪对所有人来说会是福音”。

   错误认识和分析的误区

   “早产儿式超级大国”因为贫穷落后、政权不稳,不能在国际事务中负责,会支持流氓国家,会在经济上“以邻为壑”。中共也正是这样做的,它支持朝鲜、伊朗和叙利 亚,盲目发展经济罔顾环境,操控货币取得贸易优势,并嫁祸于中国的贸易伙伴。环保和公共健康被忽略,在中国更是俯拾皆是。

   贝克勒(Joel Backaler)的〈美国为什么需要中国投资〉一文,反映出资本主义陷入经济困境时,在利益诱惑前,有人会忘记美国的立国之本。他们会用欧洲国家欢迎中 国投资为由,希望美国政府放松,让中资进入敏感领域。这些分析忽视的,是中国投资背后百姓的代价。由人均财富排在百位外的穷国投资给过度消费和借贷、过度政府开支而进入衰退的富国,在道德上是可耻的。

   《商周》的分析和结论,基于政治、经济和军事层面。但中共国“崛起”对世界最大的威胁,还有 更基础性的原因。中共政治上的独裁和压制,是基于自利的不道德原因,中共经济上对国际贸易的冲击,是基于特权掠夺国人财富的不道德原因,军事上中共把国家 机器变成党卫军的行为,还是保护既得利益的不道德原因。此外,从封闭言论到迫害正信,再到活摘器官,中共对世界的真正威胁,超乎军事、经济和政治的范畴, 而在于人类的道德、普世的价值,这些意识型态领域的东西。这就是《商周》迷误的地方。

   《商周》要“欢迎”中国崛起。如果崛起给世界带来的,是道德和人心上灾难性的后果,《商周》诸公的“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还说得出口吗?◇

   

   

   

   

   

   

   

   本文转自第29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更多精彩故事,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2-10-15 15:32:04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16/n3706666.htm谢田-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html

(2012/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