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世界一隅]
平中要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一隅

   世界一隅
   
   我一直在踌躇我现在要写的这篇文字,也许将之称之为文字,已经偏离了我想表达的主旨;一方面,我以为文字是我所能倚靠的,唯一可以接近这个主旨的工具;而另一方面,所谓的主旨,也只是一个代称,代指我意欲表达的那物,而勉强将之称为主旨罢了。虽然如此,我还是不住感到疑惑,究竟我要表达的是什么?这大概不是通过一两个概念或是多少字数可以回答的问题。也许,我所能做的就是在尽全力接近那物的过程之中来思考它。而出现如此局面的原因,就在于,我无法用一个词来形容我是如何得到那物的,这超出了我经验的范围,也超出了理性的边界。也许,我不应该将之写出(虽然从一定程度上,这其实是无法复述的),因为一旦这变成了文字(这种变换当然不是等量的),就像我前面说的,文字就会发生偏离,与我所谓的那物相去千里。于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愚蠢总是召唤着我,使我不至于在生活之中渐渐忘却,这一切,曾经发生在我的生命中。
   
   秋天的深夜,我读了几页书之后,感到睡眠如约而至,我不想延误与之约定的时间,就熄灭床边的灯光,侧卧在黑暗之中。

   就在这时,就在我无意间放下时间的时刻。
   我,
   (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词来继续我的讲述,如果勉强为之的话,就用“幻觉”一词吧。)
   我幻觉窗外正在下雨。这个幻觉最初的时候只是一瞬间进入我的脑海的,只是一瞬间,只有这一瞬间才是我将之称为“幻觉”的真谛;后来,这幻觉就与意识相互融合,在我眼前变成了一场雨。
   我并没有睡着,也清楚自己还没有开始做梦。我知道此时此刻,在我的窗外,是一片晴朗的夜晚,微风,只能吹动最敏感的树叶;有星,甚至不是最亮的几颗;有云,醒着或是睡着,游走过深蓝的天空。何来的雨呢?我这样问着,问着那个幻觉。
   幻觉没有回答,只是让我感觉它。于是,我感到了雨,不是很大,不是滂沱不清的那种描写;也不是细雨,如诗般的那样。雨下得不紧不慢,幻觉没有告诉我雨是何时开始下的,也许它说了,因为,我感觉雨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下的,从我知道在下雨的那时,雨就已经在下了。雨下在一个夜晚,一个仿佛与我同时的夜晚;而雨落下的地方,是一座城市,因为我看见那里建筑的轮廓,和城市中的阑珊灯火。幻觉将目光停泊在了一座很高的大楼上,在黑暗中,我看见它孤独耸立。
   幻觉再次降临,就在那座高楼里面,我幻觉到一个人,我不能知道这个人的性别、年龄、相貌等等所有可以附属于一个人的所有其他,而是幻觉到一个人,也许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这个人更纯粹可以称之为一个人了。这个人,我也不能知道在我幻觉到他/她之前,这个人是否睡着还是醒着。当我幻觉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她的注意力被雨所吸引。我幻觉这个人从之前待着的地方站立起来,慢慢走到一扇窗前,向着外面看去。
   这个人在看什么?我问。幻觉依旧沉默,它让我仅仅幻觉这个人是在看。看什么?看雨,有可能,我如此猜测;也许这个人在看雨之外的其他,这也有可能。
   这个人就这样凝视雨夜。
   我不知道他/她看了多久,而且我也不可能知道了,因为,最后的幻觉来了。
   这个人同样幻觉着我。他/她所凝视的,是我窗前的晴夜;就像我能看见他/她那里的雨一样。他/她同样幻觉着,我在这里,侧卧于黑夜之中,面对着窗外的夜空;就像我幻觉他/她独自凝视雨夜一样。
   幻觉彻底消失。却让我陷入迷思之中,为什么幻觉会选在此时此地降临于我?将我和这苍茫世界上的某人连接在一起,虽然只是极短的刹那,短到连我都可以否认这曾经发生过。为什么?也许没有人能够回答。那个人是谁?也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被同一种幻觉连在了一起。
   几天来,我都在想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也许,那幻觉只是一种名副其实的“幻觉”罢了。这个解释最容易被人接受,尤其是被我自己。生活的种种,总是将来自不明出处的细微感受雨打风吹去,我那夜的幻觉正是首当其冲的一种。生活也许以这种手段,来警告我生存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要想活着就得灵活脑筋,迟钝心灵。看看这些年来我的生活,无疑,我对这个道理领悟的太晚了。多年来我所做的梦,与生活的严厉面孔格格不入,甚至到了我不得不告别那些梦的时候。对我而言悲哀的不是放弃那些梦,而是放弃梦中的希望。
   当我再次走入生活的光天化日之下,跟随着那些命令做着机械运动的时候,在我心深处,呵护着如烛一般的星点微光,生存并非生命的全部意义。我相信那夜的幻觉让我经历的奇异体验,并不是一种虚幻。我们尚有一线希望,虽然它远在世界一隅,等待着与我们相逢的时刻。
   
   幻觉于2007年10月9日
   作于2007-10-13 晚 腿痛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