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平中要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人类是一种群体动物,所谓群体并非生物学意义上的“群体”,动物没有政治,而人类却无法离开政治存在,因此,人类的群体总是以政治为前提,只是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中,对人类的政治属性有着不同的认识,人类发展到今天,群体的规模日益扩大,这颗星球上大约60亿人,是这个世界上绝对的主宰;而对于人类自身的政治属性而言,大约只有两种不同的观念,一种以“天赋人权”为核心,将政治视作个人和权力之间博弈的过程和实现,并以此发展为以宪政民主为政治体制的政治观念,普世价值是这种政治观念的集中体现;另一种则以权力高于一切——包括个人和体制在内——的政治观念为指导,由此发展成为各种类型的专制政体,从奴隶制、封建制这样的君主专制政体,到纳粹第三帝国、斯大林的苏联这样的极权主义国家,再到屈指可数的几个后极权、新极权国家,无不是以君权神授、种族的纯净、乌托邦的神圣、吃饭不要钱、“某某特色”等等谎言,作为权力只手遮天的幌子,而人类发展至今,似乎专制的气数将尽,历史上一时风声大作的极权国家或是覆灭于外部的军事力量,或崩毁于内部的民主诉求,先后走上民主的道路,今天,世界上的前宪政国家也就那么几个了;而这些国家对待政治的态度,从来是将“政治人”或者说宪法保证的公民权利,视作一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千方百计地保守着、封锁着,就像尘封在墓穴中的木乃伊一旦接触空气就会瞬间灰飞烟灭似的,谎言和暴力并用一心希望治下的百姓沉浸在体制重金打造的“楚门世界”中醉生梦死,体制希望百姓关心粮食、关心健康、关心发财和旅游……只要不关心自己是一个“政治人”,不关心自己身上的政治属性,最好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天赋的人权,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来,再稀里糊涂地走,这几乎是每一个专制政体从其始终一直不遗余力做的主要工作,有趣的是,这种宣传工作,遵循通货膨胀的运作规律,专制体制越是到后期,在宣传上投入的经费已经到达天文数字,可是它的效果却是呈反比增长,原因就在于维持一个谎言需要制造更多的谎言,而谎言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这个缺陷是谎言存在的前提,那就是谎言永远是真相的敌人,每个谎言都有它致命的弱点,于是,一句童言就可以戳破精心编织的“皇帝的新衣”,因此,第一个谎言被制造出来,就不得不继续炮制更多谎言,就像搭积木一样,谎言帝国已经危如累卵、摇摇欲坠,证伪这其中任何一个谎言,就像拆除空中楼阁上的一块砖石,都会造成整座大厦的坍塌;讽刺的是,越多的谎言留下的破绽就越多,谎言越可能被揭穿,就需要更多的谎言,这种恶性循环,不仅消耗着体制所掌握的资源,也成为最终埋葬专制的无底黑洞。从一个社会中,谎言在公共空间中的饱和程度观察,就会发现,谎言的陡然剧增,恰恰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谎言制造的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在敞开的真相之中与完全的蒙蔽之下的人群,对于自由的感知却有可能呈现出极为近似的精神面貌,原因在于前者漠不关心而后者业已失去,也许,正是在真相与谎言并存,希望即来而未来的时候,当黑夜与白天同时分布在人们的眼中,人们才会感到被冷与热分割的身体,究竟承载着什么样的重量从黑暗之中蹒跚走过的历程,人们像寻找光明一样在黑暗中苦苦摸索,既然眼睛的功能已经在千百年的夜色中退化,成为一双双象形的文字写着“蒙蔽”,这个时候,其他的感官却会变得异常敏感,甚至在弥补视觉的前提下青出于蓝,当有人说听到光芒刺痛皮肤的时候,我相信他说的是真心话;在光明只是一种传说的时候,任何一个日坛上的先知都无法给出神祗何时降临的消息,而一旦曙光女神露出她迷人的微笑,每个人都会意识到——黎明已经不远了。如同日光扫过每一条经线将日出的时间在渐渐推迟一样,假如那些更早见到晨曦的人告诉那些还处在黑暗中的人们关于光明即将到来的消息时,那些黑暗中的人们会有什么感想?难道我们不是在黑暗中求证光明,就像在谎言中求证真理一样?既然人类的历史和经验向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化、每一个国家,甚至每一个人打开它的得失和教训;既然我们的遭遇和行为并未脱离人类曾经历的那些阶段和时刻,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独立于那些已经被无数次证明的真理和价值之外另辟蹊径?如果有的人已经生活在阳光之下,如果他们走出黑暗的道路正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而他们正是凭借我们正在牢牢握紧的信念和希望走出黑暗迎来曙光的话,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怀疑光明的注定到来?我们应该张开生锈的双臂和结满蛛网的喉咙为黎明的到来振臂欢呼,甚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痛感于自己的无知,是因为我们已经知道自己被蒙蔽的事实,这钟感觉虽然煎熬五内,但是这却是一种真实的痛苦,这种痛苦远胜于一场幻梦所带给人们的麻醉和臆想,痛苦比幻梦更接近真实,而这种真实却是我们寻找未来的惟一道路;虽然生活在被蒙蔽的痛苦之中,却也让人们更为迫切地寻找真理,寻找治愈痛苦的良药。每一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从“楚门世界”中毅然出走;每一天,在真相和谎言的天平上,希望的砝码都向着真相一边倾斜,即使,这种倾斜非常微弱,甚至难以察觉这种力量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确实在每分每秒发生着,公民的意识在这片土地上渐渐觉醒。人们的头脑中开始思考那些从未想到过的事情,仿佛大脑中一部分功能在一夜之间获得了开启,人们将自己和这个时代联系在了一起,人们彼此之间不再是孤立的分子状态,在一切可能的领域,人们寻找着对于未来展望和行动的共识,在衣食住行之外,人们开始筚路蓝缕地开垦一片荒芜千年的无主之地,这是一场从思想到实践的行动,这是一次从形式到内容彼此吻合的耕耘,这是第一次,在体制之外,人们自觉自发地建设本属于自己的生活;这是第一次,在外力的弹压下,人们挺直光芒的脊柱让头顶上方砸下的黑暗显形、弯曲,终于委地的抗争,而这种在苦难和屈辱中扬起坚持的头颅的大义,从未在过去百年、一甲子的时间中真正断绝,细数积累光明并划破黑夜的谱系,在此之前,有多少人默默无闻地殒身在长夜的尽头,令人悲来填膺、扼腕叹息;而谁又能说这些“盗火者”向光明献祭肉身的壮举不曾在黑夜的编年中留下一行火印的纹章?谁又能说即使生命的烛火被夜风吹熄,那向着黑夜心脏射出的火光,就无法洞穿黑暗的铁幕;那点燃过千百只火把的火种,就无法用薪尽火传的信仰播撒下燎原黑暗的希望?谁又能说在那些名字和文章成为权力讳莫如深的禁忌和秘密,成为思想的宪兵和写作的密探日夜警惕监视的对象时,这些本来普通的名字和宣讲常识的文章就不会成为道成肉身的象征和圣迹,成为人们心甘情愿地追随并义无反顾地奉献生命和灵魂的指引?而事实却告诉人们和未来,正是这些“盗火者”,使人们不至于面对黑暗时,因为曾经的无所作为而无地自容;使人们不至于在思考光明时,因为历史未曾留下只言片语而无所适从;使人们终于奋起反抗黑夜时,那些在黑暗中燃烧的手印和足迹成为战士的旗帜和勋章。时间不仅仅属于置身于此刻的我们,正是那些勇敢穿行在黑暗历史中的先行者,牵着我们的手,要带领着目盲的人们走出厄运笼罩的幽谷,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未实现这一拯溺众生的宏愿,可以想象在他们挺起苍凉的胸膛,迈动艰难的步伐时,并非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无法彻底驱散我们头上沉重的阴霾,而他们的灵与肉就已经抵押在这条崎岖跋涉的路途上,在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选择中,包含有多少悲壮决绝的意味,我们又能体味多少?而他们前仆后继的牺牲所换来的,就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时间;我们固然还未能脱离困厄的谷底,但是,我们已经距离时间的隘口,距离阳光之下的世界路途不远。

   今年的诺奖,对于这片大地和我们而言,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在这个意义上,这个意义也属于全世界,属于人类全体,以及世界的未来。在得知诺奖发布后,我作了三篇文字在抒情之余,为这一历史事件留下一道私人记忆的标记,但是,无论再多的文字都无法将我心中汹涌激荡的情感一吐为快,这不仅限于我的智力、认识、经验,对文字的驾驭和对情与思的平衡,更重要的是,肇自于西语文化脉络的现代汉语散文,终究无法承载中国文化精神中歌以咏志的终极理念,而在这个时候,春早先生的《感怀》诗的文本价值和抒情张力就体现得光彩照人、酣畅淋漓,我毫不惭愧地承认,这首诗说出了心底万百计意欲表达,却时刻躲避着我的情怀,我想,这不仅是诗人的天赋和才情使然,并且再次证明了中国文化的诗性精神深远的影响和打动人心的无边力量,以及一个真正诗人对世界的感知和把握,和他对人类心灵的理解与洞悉,诗人正是用“诗”为一个时代、一个人群、一种精神代言,在这个意义上,这首诗写给此奖项的得主,写给诗人自己,也写给了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
   这首诗的序言中已经将此诗的缘起叙述得十分清楚,这里所谓的“清楚”,是指现实空间中的事实,但事实却并非尽人皆知,这种有些吊诡的局面,其中包含更多的深意,对于此项诺奖的颁发,除了新闻中语焉不详的反对与抗议,再没有更多的文字和内容介绍得主的经历和行状,即使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也不可能搜索到一星半点儿的线索,这将好奇的人们引向一个个并不高深的问题,比如:是谁?为什么?怎么样?如何?未来呢?……我相信这些问题无不指向一种常识,一个文明国度下一个公民的常识,指向一种普世价值,可惜,在目前我们所能获得的消息和知识,显然无法满足这种最基本的常识诉求,这也说明,即使体制上层已经提出“普世价值不例外于中国”、“权为民所赋”等一系列认知,却并不意味着仅仅喊出这样的声音(纵观过去六十年的历史,这种高调的提法已经刷新了体制的最高纪录),普世价值就会自动实现,它需要每个人——从体制内到体制外——的共同努力,但不要忘了,还有部分人以各种借口反对普世价值,而这部分人所掌握的资源却是人们实现普世价值的最大阻力,就像他们能用手中的资源让人们搞不清楚、也无从清楚奖项得主是谁一样,于是,这个时候,我都想到康德关于“启蒙”的定义,我想,“启蒙”正是这个时代迫切需要的精神,人们就是从那些对于常识的疑问进入现实,去提问、去寻找答案、去思考、去启蒙他人……这应该是每个人的使命,我们就凭借这种努力走向未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