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平中要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向南飞……”这是我小学时候学过的课文,在那个时候,对大雁并不感到陌生,在秋天的时候,往往看见雁群掠过高深的天际,“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记得当时的语文老师告诉我们这些懵懂的孩子,雁群用这样的阵型飞翔是为了减小空气阻力,我就暗暗钦佩大雁的智慧,看着飞过蓝天的大雁,想象着遥不可及的南方,不知童年中这样的记忆有几多;更多的文字和形象随着时间进入脑海,将大雁和秋色驱逐出那一片纯净的蓝天,而不断扩展的城市空间将那些野生动物的家园吞并殆尽,除了麻雀、喜鹊、乌鸦这样的留鸟,似乎再也见不到在天空中写下“人”字、“一”字的大雁,就像生活中那些珍贵的记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们丢弃不顾,甚至记不得何年何月与它们挥手道别,仿佛这是对我们冷漠麻木的惩罚,让我们无法以一种清澈的悲情自诩,而只有在无奈的酸涩中体味着平凡人生的冷暖得失,而人类的这些心思是高飞的大雁所不知,恐怕也是所不屑的,大雁依然在自己的宿命中扶摇而起,用蓍草般的笔画在深邃如思的天空写下未卜的爻词,在飞越过纵横交错的云层和充盈天地的雾气后,雁群在接近天堂的高度向人们揭示着从九霄透露出的消息,它们悠远的鸣叫无法被人的耳朵解读,于是大雁只能用“人”字、“一”字组合为阴阳交织的卦象,在人们抬首天际的时候,那些横线预示着谁的坦途,或是连接起什么样的遭遇和起伏?而那些箭头又为谁指引着上下求索的方向和千帆相竞的迷津,或是成为洞穿铁幕的天启和箭簇?就在人们费解地猜测时,雁群远去,变成空中渐渐缩小的简写,像是龟甲上没有灼烧完全的裂纹终于埋入苍白的骨质之中,人们终究无法洞悉天意的深远,而泄漏天机的惩罚就成为大雁天南地北的奔波和迁徙,在它们列队飞过的天空播种下阵阵雁鸣和瑟瑟寒意,是大雁带走了北方平原的温暖将它们栽培到南方氤氲摇动的水域间,那么,我们是否就有了期待丰收并再次目睹大雁收获归来的理由?这是关于天道回旋的秘密和冬去春来的祈祷,只是在重回的大雁身下,那片荒芜的大地可否如想象中的春意盎然?
   冬天已经到了第二个节气,所幸天气还不是太冷,上周一阵大风将枝头上的树叶吹落许多,从窗前那棵树上倾泻进房间更多的阳光,城市中的初冬景色一如往常,而在郊区就有些不同了,春早先生卜居心远地偏,那里的天空比城市头顶上空的少了些变幻多了些淳朴,而在这样的天空中,也飞过了大雁的身影,而在这首《五古》中,诗人描写的不是雁群,而是孤雁,正如序言中说:“意其形单影只,万里回还,南浦何处,有感而作。”大凡群居动物一旦落单,这一孑然而立的形象不免让人产生一种忧愁郁结的诗情,动物是人类的精神镜像,在动物身上寻找着我们灵魂的影子,在这只孤飞的大雁身上,诗人获得了什么样的灵感和顿悟呢?
   首联,“日掠寒流阔,夜渡野茫茫。”将永恒的时间分为了两半,把白昼与黑夜系于天地的两端,而在一个天涯孤旅的行者的振翅中,叙述像是一支被弹射而出的羽箭击中盘旋而起的诗意,这是言路进入读者视野的方式,在想象的动态中开始了这场南飞的旅行,当秋意的肃杀廓清了大地上的繁茂,也就为那些时间和季节的守望者发出了最后的通牒,提醒它们动身的日子已经到了,不知道谁发出了第一声响亮的鸣叫,一只大雁舒展开折叠的翅膀向着空中滑行起飞,飞翔的意念迅速跳动着,从这一只到那一只,于是,就看见一只只大雁追随着空气中隐形的天路接翼而起,它们可能就是在那个大风肆虐的清晨上路的,当时人们尚在梦乡,来不及与之道别和饯行,我想象着大雁逆风而起的样子,在晃动的身姿中饱含有多少宿命的意味不言而喻,南方早已经是它们无数次梦回的故乡,但是它们却不能随意地离开,它们是造物的闹钟和箭漏,每一次的迁徙都遵照命定的时间表执行,不早一天,不晚一日,而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无论是晴朗还是风雨,是清晨还是黄昏,都无法阻挡大雁冲向天空的信念,而飞过诗人头顶和诗情的这只大雁,想必也是和它的同伴一起上路的;就像我们无法知道自己是如何与命运分道扬镳,我也不知道这只雁如何从整齐的雁群中走失;而往往当我们来到一个无以自明的地段时,我们才能真正知晓自己的命运,就像这只走失的大雁一样。雁群令人叹为观止的空气动力学本能显然无法为它提供庇护和推动,它每一次挥动翅膀除了负载体重和遥远的期望外,还要与风和寒流对抗,这增加了飞行的困难;而它是否还在焦急地追赶着自己的伙伴,它是否在加倍的赶路,希望尽早地回到同类身边,这如焚的愿望像一团火,就要将它的身体点燃;而它是否因为羸弱或伤病已经决然无法完成这场命中的行程,这也许是它落单的原因,也许它注定无法回到南方温暖的家园,永远地留在冬季的北方,是否就是它的归宿?也许只有上帝知道吧,但是,作为一名天空的行者,它的飞翔就是存在的证明,直到筋疲力尽无以为继的时候,鸟的葬礼都是在天空中举行的,肉身坠落大地,而灵魂向着更高的天空飞翔;而这只大雁还没有到它最后的时刻,它的双翼还要带着俯视的目光和扬厉的声音穿越云彩和时间,在北半球冬季的空中,偏南的太阳在它眼前走过一道短暂的弧线,直到隐没在右翼的下方,黄昏为大雁眼中的天空披上一幅令人目眩神迷的画面,渐渐熄灭的光亮在地平线的尽头收敛起最后的微笑,跃升而起的星座开始在深蓝的天幕中铺开光年的地图,与此同时,人类的灯火在黑色的大地上点燃,仿佛是一面苍穹的镜子,映照出繁星明灭的容颜,而在天地的灯火之间,大雁朝着执着的坐标继续飞翔,在它眼中,世界,乃至整个宇宙呈现出一幅什么样的面貌,只有呼啸过腋下的风做着默默地回答。

   二联“雾霭迷津宿,凌空戴早霜。”诗人的叙事从时间转到了天气,大雁的旅行还在继续,而从天上落下的雾气已经模糊了所有生灵的视线,人类可以用人造的光线为自己照亮前路,但动物却不具备这样有利的条件,生存就意味着承担自然可能袭来的风险,在不见天地的迷雾中,大雁被迫低飞,在纵横的水系间寻觅一个暂息的地方;风萧水寒,从水面上随风而起的白烟加入到徘徊在空中的雾气中,雾气在加重障目的浓度,大雁掠过芦苇丛生的水域,将影子投在水汽漫布的镜面上,像一个无声的音符贴着黑夜的水面滑行;在渔火暗哑的波澜上,没有月光星光,没有钟声桨声,时间仿佛停止了摆动,只剩下黑夜中滔滔的水流,大雁像一把飞动的剪刀,迅速地裁开水面上弥漫的雾气,而紧追不舍的雾气瞬间又将大雁剖开的缺口在它身后填上,雾气要将大雁吞噬在苍茫的深处;万籁俱寂,大雁也不再鸣叫,只有振翅的声音撩拨着空气的心弦,旋律洒落在水面上,如一片落叶终于沉入水底;黑色的身体与黑色的倒影让大雁成为一块飞动的火成岩,在黑色的天空和黑色的水面上,以一枝火柴的觉悟和速度要在黑色水天的擦皮上撕开一道火光,尝试、失败、再尝试、失败……感觉大雁的身体正在点点消磨在黑色的磨盘上,我听见铰合中粉碎的哀鸣,燃烧,在终于的失败后成为信仰,而点燃自己也就成为了大雁义无反顾的抉择,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期待看到在黑夜中瞬间点亮的火光,还是就这样让焚身为炬的意念埋伏在黑夜的深处,让它镇住黑暗的心跳,成为守护黎明的信义?当黑色的沙砾从昼夜的沙漏一端无余流向另一端时,上帝的手翻转沙漏,黑沙变成白色,开始向着颠倒的顶部重新坠落,这时,新的一天开始了,我在晨光熹微的天地间寻找大雁的身影,我担心它是否被黑夜裹挟进了褪色的星空,或者被水妖勾魂的歌声缠住了翅膀,雾气开始消散,在空中婆娑着最后的舞蹈,在慢慢苏醒的光芒中折射出千变万化的幻影,一声鸣叫忽然惊破蹑手蹑脚的晨霜,顺着声音的提醒我再次看见了大雁,它像是黑夜遗留下的一块碎片,在稀薄的晨雾中正在逐步攀升,它的振翅依然有力,它就是用这样的节奏和频率飞过黑夜,霜气凝结的露水正在它的羽毛上聚集,升高,再升高,直到与太阳一起对望在崭新的天空中,阳光在细碎的露珠上将黑夜的气息蒸发殆尽。
   三联“只影难成字,孤飞叹路长。”一只单飞的大雁,已经无法描摹空中的文字,离开雁群的它像是一道未完成的笔画,在中断的笔势里无助地飘摇,在大雁身上,我看到了一个流浪者朝着家园孤独进发的灵魂,而对于人类而言,彼此的处境何其相似,人向着精神家园的回归从来是形单影只,似乎精神的故乡并不向那些结伴上路的心灵敞开欢迎的大门,从来只有那些形影相吊的人,才会在通往精神之家的道路上另辟蹊径,这仿佛是所有抵达精神家园的惟一途径,因为精神家园不是批量制造的乌托邦流水线上的产品,它之所以是精神家园就是因为它是专属于每一个人,就像世上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一样,精神家园也因为人的差异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形态,这也决定了每个人,在通往精神之家的旅途中无法重蹈任何人的覆辙,终极的幸福,就蕴藏在未知的旅程中,我们也许会从他人的轨迹中求证自己的方向,也可能在叠错的命运中互相交叉,但是,这些萍水相逢的遭遇只是精神孤旅中短暂的插曲,人们必须自己完成这首辉煌的命运交响曲,无疑,对于许多人而言,这旅程是漫长且艰难的,而且没有人能保证这种付出就一定会收到意想的回报,而冷硬的现实是,绝大多数的行者在通往精神家园的路上折戟沉沙,而对于一个飘泊者来说,一旦迷失了“家”的方向,他也就真的成为了一个“无家者”;因此,为了不至于让我们的灵魂迷失在辽阔的时间中,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将这精神孤旅坚持下去,在对精神家园的执着向往中守护我们摇摇欲坠的希望,而孤独就成为我们惟一的旅伴和聆听者;假如我们留心自然,就会发现在天地间的生灵身上,揭示出这种孤独的命运并非人类专属,就像这只飞过诗行的大雁,它也是一位孤独的旅人,这条通向家园的天阶,需要何种的勇气和信念才能用翅膀与飞翔丈量它的距离和意义?单飞的大雁于是也就成为了孤独的象征,而它的孤独比人类的孤独更接近天空和神圣,这种提纯的精神状态就有了哲人和诗人的双重意象,它先是从诗意和哲思的朦胧恍惚中飞起,沿着翅膀的边缘收集比兴和思辩,然后在精神的天空留下一行诗句或划出一道理想国的边界;大雁肩负着形上和形下的二难任务,这让它的飞行如负泰山,而它就是要来完成这一不可能的任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