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真相比炮弹更强]
平中要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相比炮弹更强

   真相比炮弹更强
   
   “延坪岛炮击”事件以来,朝鲜半岛局势牵动了世界的神经(这是央视的口径,我看比较上心的就是南北两边,加上中、日、美、俄四国,而中、日,日、俄之间又因为其他的缘故,外交局面有些紧张,这不应该与朝韩问题混为一谈),电视新闻中关于朝韩紧张的内容比较密集(虽然央视的宣传工具角色,让我对其报道的意识形态趋向往往产生质疑),仿佛一场战争迫在眉睫似的。且不论半岛局势未来发展如何,昨天新闻中有一个消息让我觉得值得玩味。
   韩国的“脱北团”在边境地带用热气球向朝鲜境内发放传单,内容是关于“延坪岛炮击”事件的真相,同时,还附增一千张一美元的钞票,以及一些CD、DVD(报道中未提及内容);新闻中采访了一位“脱北团”负责人,他说“希望借助这种方式,让朝鲜人民了解炮击的真相。”
   这不禁让我在看新闻时那如流水线般的思维暂时停顿下来,将注意力再次转向朝鲜,这个还在坚持“原教旨社会主义”的国家,不久前金氏第三代当家正式确立了领导集团内部的政治地位,就在外界纷纷猜测金三代对国内以及半岛未来可能产生的影响时,炮击事件又使朝韩问题成为了焦点。“脱北团”使用热气球投递传单的策略,感觉一下子回到了上个世纪初,在一战、二战中,通过空投传单的方式来瓦解对立阵营的斗志,被交战国普遍使用,虽然未曾目睹这些传单的内容,但是据我臆测,限于当时的政治背景,内容大约与普世意义上的真相不甚相关,倒不如说,各方都以自己所宣传的内容为真相,甚至真理,比如在纳粹德国贯彻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相”的指导思想下,很难说在纳粹的传单上还能有什么样的“真相”。所幸,战争结束了(世界范围内的,不包括局部),在统一的国家内部,大约是看不到来自天空的反语了。在民主国家,言论自由已经发展成熟,对政府和政策的批评非但不能瘫痪民主制度,反而让民主制度在不断地批评中得到完善;至于在这里,也许只有一时间风光无限的“大字报”是极端时期的文字特色,似乎“大字报”并没有促进人们的言论自由;而在拨乱反正后,西单的“民主墙”也随即消失不见,而下一波的文字狂欢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90年代以来,在经济大潮的涤荡拍打下,带动了印刷市场的繁荣,近几年,往往看见尺寸各异,花花绿绿的宣传品,从超市的促销海报,到几条街外的某个美容院开业的通知不一而足,这也让每天的邮箱中充斥着许多转手送进垃圾箱的传单,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第二天同样内容的传单再次占领阵地。在我看来,这些瞄准钱包的传单,已经不具备多少杀伤力,毕竟,文字铁血飞动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假如还想重温那热血沸腾的时光,只有到网络上去寻寻觅觅了,但前提是先学会“翻墙”……

   当我还在想:为什么“脱北团”用这么原始的手段进行宣传工作的时候,我意识到:恐怕朝鲜没有互联网。朝鲜是否接入互联网我不清楚,但是根据我的认知应该是没有,倒不是因为朝鲜的贫穷,而是一个但凡接入互联网的国家,端不至于这等模样,且不论其他领域,至少在信息资源上,多多少少可以拓展人们的视阈吧;中国就是最好的例子,网络启蒙了一代人,再闭塞的心灵和头脑,在网络的海量信息中也会活泛一些,因此,我判断朝鲜没有接入互联网,或者说百姓无法上网,也就是说,百姓的信息来源完全掌握在体制手中,在这种状况下,的确想不出比用热气球投递传单更有效的方法了(毕竟是“脱北团”,对朝鲜的社会状况比较了解)。
   朝鲜大约可以算是屈指可数的极权或最接近极权主义的政体,这让后极权社会中的经验在老牌极权主义下失灵,如果说后极权时代的标志就是“社会总发条的松动”,而人们已经从极权时代的谎言中苏醒过来,就像哈维尔分析的那个蔬菜店老板,在橱窗中摆上体制连同蔬菜水果一起下发的政治标语一样,他并非相信这些政治宣传,只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害怕所失去的东西”,才不得不重复、继续着那些谎言;这也就成为了后极权社会的典型标志,李慎之先生说得好:“它(指“后极权社会”,平注)赖以运转的基本条件仍然是恐惧和谎言。弥漫的无所不在的恐惧造成了弥漫的无所不在的谎言。”但是,在朝鲜这样的社会中,人们对于体制的宣传或者说“洗脑”,是否有着自觉地抵制,让我很是怀疑。一方面,对于朝鲜人民的精神状态我知之甚少(很有可能朝鲜人民也是如此);另一方面,从偶尔听到的一些朝鲜民众的行状,我感觉朝鲜体制的思想工作真是做到家了,这让我在惊叹之余,感到深切的悲哀,在21世纪的今天,在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都公开表态对普世价值的支持和贯彻的环境中(中国也不例外,1998年,中国政府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还有像朝鲜这样的国家,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但历史的吊诡就在于此,它不但存在,而且并不甘于寂寞,在“铀浓缩”、“天安号事件”尚未平息时,延坪岛的炮声再次发出了朝鲜体制的“特色”之音。
   形上的习惯总让我寻找一个终极的方法彻底解决“戈尔迪斯”之结,我不赞成(当然,也没人征求我的意见)武力解决的办法,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被当作人质的朝鲜民众,我不惮于猜想,专制的权力会怎样无所不用其极地奴役人民;于是只好将改变寄托在和平谈判的路径上,不过,以六方会谈为例,似乎朝鲜并没有想按照国际的规则打出手中的牌,屡次看到这个针对朝鲜才启动的会谈,而朝鲜却屡屡拍案而起、拂袖而去;朝鲜无意进行一场中国的改革,其落后的生产力水平还将继续保持下去,这也就断绝了社会发展可能出现的机会与变数;而体制的宣传机器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还在继续着蒙蔽与愚弄的常规工作……也许只好寄希望于,某个清晨最高领袖一觉不醒,或者一觉醒来后,哪根神经短路或搭错了线,开启民主化进程……不过,这种天方夜谈的想象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样不着边际,看起来,这是一个常人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真的如此吗?
   在历史上,有过不少强大的极权政权,纳粹德国、法西斯时期的日本、意大利、斯大林的苏联,它们或是覆灭于战争,比如德、日、意;或是结束在内部的体制改革,比如苏联。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的极权政体,对于民众的意识形态灌输可谓竭才尽智,德、日、意三个法西斯国家在二战后走上了民主之路不论,就是在红色帝国苏联,也涌现了以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为代表的异议人士、作家,并最终在体制和民间的共识下,结束了专制政体。历史的经验提醒我,永远不要轻视人的力量,这种力量大到可以抗衡并战胜一头“利维坦”,而人的力量源自何处?我以为就是普遍的人性,假如人还依靠空气、水、食物、睡眠生存,那么,在这种物质生存的基础上,就会萌发出对于自由、尊严、正义、幸福的向往和理念,这就是普遍的人性,当通过制度将这种普世的人性在政治的层面加以确认,就成为了今天所谓的——普世价值。由此看来,也许朝鲜在五十年前、十年前、甚至昨天都没有萌生普世价值的迹象,但是,却不意味着未来、明天,甚至此时此刻,普世价值就不会到来。也许从韩国境内起飞的数万张传单,悉数落入朝鲜人民的手中,也许99%的传单对于“洗脑”已久的民众无济于事,但是,哪怕只有一个人从传单的文字中有所收获,哪怕只是产生了一点儿火星大小的疑问,谁能说这就不是未来燎原的自由之火?
   电视上还在播送关于半岛局势的消息,联合国也派出特使进行斡旋,并未让韩朝之间达成共识,相信半岛的紧张局势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依然牵扯着国际资源的瞩目,这也让我再次确认了和平与制度之间的关系,这也让我想到了一条彻底缓解半岛紧张局势的办法,这个办法不但可以解决多年来韩朝之间的军事紧张,而且可以让半岛实现统一,那就是让朝鲜实行民主宪政。这里所说的“让”,我没有给出主语,究竟是国际力量(包括军事力量),还是朝鲜体制,抑或是朝鲜民众——当然也不排除多方合力——来开启民主化的改革,到那个时候,韩国和朝鲜在同样的民主制度下必然实现统一与永久和平,也让“三八线”两边的同宗同族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去创建属于他们的美好生活,这才应该是半岛的未来。今天的韩国已经是民主制度了,就看朝鲜何时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到那个时候,没有火炮的轰鸣,响起的应该是发自心灵深处的“阿里郎”吧……
   当我看到这些“脱北团”的所作所为,看到这些满载着传单的热气球升上硝烟未散的天空,我相信,民主制度下的人们已经开始了,让朝鲜走向民主的努力;我祝愿这些热气球可以避开专制的巡视和炮弹,顺利抵达目的地,为铁幕下的人们点燃一线真相的火光,而这团火光只要在人们心中点亮,就永远不会熄灭,这在那些曾经距离自由民主一步之遥的人们身上,已经得到验证,自由的火焰可以燃烧上二十年直到永远,而普世价值的火光必将烧穿专制的铁幕,让坦克与炮弹沦为废铜烂铁!
   在通往普世价值的路上,我们虽然起步较晚,但是,至少走在了朝鲜前面,至少我们有互联网,至少网络启蒙了许多人……不必妄自菲薄,在公民社会的建设中,我们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走向普世价值,我们需要国际的关注;但是,更需要体制做出改变,而今天,正是启蒙后的民众,在向体制发出呼吁和呐喊;我希望这发自人性的声音越发响亮,成为推动体制进行改革的动因和支持,让世界看到中国和中国人民,并不独立于普世价值之外;用我们的勇气和信念,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实现普世价值;让我们用双手,在人类历史上留下这值得铭记的一笔。
   
   写于2010年12月20日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