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滨河公园]
平中要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滨河公园

   滨河公园
   
   记忆,总是一件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有时会以为记忆是生命的一种表现,与此时叙述的主体之间,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我为什么能记住这些而忘记了那些?这真是一个谜,而且是个难解之谜。就如同今早我想起了儿时的那座滨河公园,它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斑驳难辨,只留下那些零碎的场景历历在目。
   92年之前的一大段时间里,我都住在椿树馆,从二环路到我家的那个四楼的单元,只经过一条有些坡度的小路,和一个非常热闹的十字路口。每当夏天的时候,总是有一个老人在那里叫卖煮花生,他的叫卖声我现在还记得“唉……煮花生……”发语词拖得很长,我坐在屋子里也隐约能听见。这些应该是发生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事情了。若是再往前追溯,当时在我家楼下有一个很大的副食店,是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与此相同的还有在附近的一处粮店。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甚至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上小学),曾经去那家副食店打酱油,那家副食店里面光线很暗,地面凹凸不平,而且里面回荡的综合了各种调味品的气味,让我感到陌生和紧张。我不记得我是否完成了打酱油的工作,在我印象中,我也只去过那里一次,之后不久,那家副食店就关门了。这是在80年代中期,而刚才提到的那家粮店(我记得在粮店的柜台上有一种类似于混凝土搅拌机上的装置,你所买的面粉或是大米就通过那个装置从店员的手中落到你撑开的口袋中),还坚持了几年也终于关闭了。
   滨河公园,就在二环路和护城河之间的一块地带之上,那是距离我家最近的集中了多种景观的休闲地带,那座公园现在想来,应该是一种良好愿望的具现化,而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常去到那里玩耍。我喜欢那些亭子和假山堆垒成的一眼池水;那些掩映在高低树丛中的甬路和宽阔的草坪。也因为这是我最常来得的地方,滨河公园成为了作文中日记里反复出现的主题。只是可惜,那些小学时的习作,大部分都没有保存下来。我常想,那些曾经写进文字中的景致,究竟有何不同,打开了我幼稚眼中的美感。如今这一切,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让我记起得,不是那些一片生机的春天或是万物繁盛的夏天,更不是诗意兴发的秋天,而是在一个冬天的下午,我穿着厚厚的衣服,一人漫步在公园的甬路上,满目都是萧索的景物,在寒风中不经意地摇摆。我驻足在结冰的池水边,不知寻找着什么,只是久久凝视。直到此刻,我都不知道一个小学生怎么会有着隐士般的心态。但在那个冬天的午后,我确实感觉整座滨河公园向我显露出它鲜为人知的一面。也许,与此同时,公园也目睹了我那不为人知的一面。就在那个时刻,我和这座公园成为了朋友。

   搬家、修二环路一系列的事件,将我和公园分开,而公园也在点点改变面貌,直至不能复识。前年的一天,我上完驾驶课在广安门下了班车,心血来潮取道滨河公园回家。当我走在那些已经的陌生的甬路上,看着那些记忆中的雕像时,一种莫明的惆怅涌上心头。
   
   2007-2-22 正月初五上午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