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饮酒、广告和新闻]
平中要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饮酒、广告和新闻

   饮酒、广告和新闻
   
   不能喝酒,这意思就是不能喝酒与不能喝酒的全部意思,当然,只要将两者的内涵廓清,那么谁先谁后,并无所谓。我一直是这么要求我自己的,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要求,就算自己没这么要求,身体自己也会坚决贯彻这一准则,其实身体也谈不上什么贯彻,不信你就自己举起杯让酒液顺着食道落下,马上你就明白为什么说“不能喝酒”了。也正因为如此,我许多年前就非常清楚,我今生是成为不了一名诗人了。原因很简单:不能喝酒。老杜的《饮中八仙》所描写“李白斗酒诗百篇,脱帽露顶王公前;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的潇洒超脱,或多或少与饮酒有关;至于是否他的诗篇都是喝酒后所做,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想李白的天赋应该和酒精无关,酒只是诗人才思的助燃剂。如果没有才华,就算整天泡在酒缸里,产生的也只有酒鬼罢了。但是,诗人的确和酒的关系密切,其实不仅是诗人,艺术家似乎与酒都有些缘分。中医认为酒为水谷之气,入心肝二经,有畅通血脉,活血行气,祛风散寒,消冷积、健脾胃的功效。《本草纲目》所载“少饮则和血行气,壮神御寒,消愁遣兴”。短暂的脚注实无法解释酒精在艺术创作中发挥的奇异功效,从酒精升华到精神的过程需要形而上的思辩,往往这时过量乙醇是否还遵循着热能转换的机理平衡,究竟放到了次要位置;于是在留下不朽杰作的同时,也孕育着酒精中毒的隐患。也许,古代的酒度数没有现在这么高,也因为这个原因,艺术家的艺术生涯被客观延长。我们看到终结艺术家生命的往往不是酒精,而是天灾人祸。
   中午稍稍饮了些酒,直到现在头还晕晕的。坐在沙发上没有看书,就看了看电视,忽然听见一则药品广告打出了这么一条口号:“管用的药”。我一听就乐了,管用的药,不管用的药还是药吗(是假药)?“管用”是百姓的俗话,在这里应该是“治病”的意思。治病,应该是药的本质,也是药成为药,称之为药的前提。如果不能治病,药就无从说起。就像上面所说的,酒还被收录在了《本草纲目》中。不过,得了病还得打针吃药,酒大概也只能医治那些嗜酒的“病人”吧?比较其他的广告,我发现食品广告很少将“可食用性”作为宣传点,往往是在味道、营养甚至意识形态方面下足工夫,毕竟嘛,食品要是不能食用,还叫什么食品?既然食品的食用性是所有食品的共性,这方面就算如何放大,也绝不可能起到招揽顾客的作用。于是我们常见的广告语是“某某食品好味道”之类的意思,至少我没见过“某某食品可食用”大概的广告语。不过,如今听到“管用的药”这样的广告,还真是有些少见多怪了。这几年,假药的事情,也被各媒体报道过几次了。一般的假货和假药(还有假食品)难以同日而语,一般性假货无非是功能性的问题(这也要具体看待),可药是作用人体的,有时真药或者说管用的药尚不能发挥作用,这假药的危害人们大概都已经耳闻目睹了。于是,“管用的药”非但不是哗众取宠,反而打动了消费者,至少他们说这药“管用”。我禁不住在想,那些没有打出“管用”的药品,是否也“管用”?我希望是。从我们身边的食品看来,不敢涉足的领域越来越多,也许某天真有食品广告打出“可食用”的标语呢。
   新闻报道,印度某位男子挑战《吉尼斯纪录》创下了连续演讲111小时的世界纪录,我不知道他晚上睡不睡觉,我想应该是不睡觉,电视上说他讲了五天时间,这样看来是连轴转了。这名印度男子演讲的内容倒是吸引了我,他演讲的题目是《自我的发展》,这个题目的确值得一听。不过新闻也介绍,到了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讲什么。我想也许他要喝点酒可能更有益于他的演讲,只要他不像我这样不胜酒力。我看到印度男子最后被听众们欢呼着举起来,不知道要带他去哪里,也许是庆祝的酒宴吧?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得去睡一觉了。

   
   2007-3-31 醉中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