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平中要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我是从今天(10月12日)的《北京晚报》上获知莫言获奖的消息的,我一手端着报纸,一手还提着一袋烧饼——那是晚饭的一部分。长期以来,我距离文学遥远——吊诡的是,我的业余爱好却给旁人将文学和写作混为一谈的误会;而在我看来,两者可能判若天渊。就像我不读小说:我固执地以为小说的文学因素太浓,而这并非吸引我的精神资源。当然——虽然没有必要指出——我对文学和小说的看法,仅仅属于我个人的偏好,我既不可能、也无意对小说,以及当代中国的小说和小说作家进行褒贬——除非这其中有人把创造激情挥洒到公共领域,而引起我的注意。但是,无论如何,诺奖,至少在2010年对于中国而言成为了公共事件,甚至其性质已经不局限在公共领域。
   中国作家的诺奖情结由来已久,但是,似乎从89年开始,凡是与中国或汉语沾边的诺奖——无论奖项;总是让体制陷入一种或轻或重的尴尬,而这,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文学的界限。有趣的是,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下,意识形态已经大幅度地淡出国际间的往来——现在地球人都喜欢谈文化:无论是民主制度还是非民主制度下的人们;而本来以人类文化为宗旨的诺奖,却越发突显出其政治或意识形态的价值向度。就这一点而言,的确让一些政府感到头痛不已,比如中国政府。
   诺奖中那些高科技含量的奖项国人若无缘染指,那么,寄托于中国的文化遗产利息,在文学奖项上为国争光,就不仅仅是作家、文学界越挫越勇、屡败屡战的动力;而是“作协”这一体制版块在特色中国所践行的必然使命,在某种政治惯性上,诺奖情结也把广大人民——包括许多和我一样距离文学遥远的人——和当代汉语小说捆绑在一起了。

   比较而言,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量远远低于和平奖,因此,以往虽然我们没有获文学奖,但是,只要获奖的人与中国没有关系,体制也都不形于色,至于文学界的反映,就显得很“文化”了。所幸,意外只有一次。那一次体制很激动,文学界或者说作为体制一部分的作协就显得更激动了……
   从1989年的诺和奖,到2011年的诺和奖,二十二年的时间,体制与诺奖一路走来,是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估计这其中的冷暖,体制也许比获奖者本人体会更深。站在民间——也是我惟一的——立场上说,诺委会似乎对体制不太公平,换句话说,在诺奖问题上一直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获奖者:此人被中国的体制和人民普遍承认,而不会像之前的那些中国或汉语获奖者那样,在体制和民间形成如此大的张力。而这一次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真可谓是“破天荒”了!
   我还没有看到消息说莫言的哪一部作品获得诺奖,但是,这已经无所谓了,体制第一时间对此做出了反应,褒奖都是国家规格的,而且有理由相信,这仅仅是体制褒奖的热身,高潮还在未来等待。而在一个现实远比小说更精彩、离奇、惊险、恐怖的语境中,应该说:希望这个时代的汉语文学,能够配得上我们的苦难。而这一点,却与诺奖无关,它是有良知的汉语写作者的责任和使命。
   至于莫言的获奖,我只能说:对于诺奖和体制而言,这下扯平了。
   
   
   
   写于2012年10月12日 晚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