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自由人狂想曲]
平中要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人狂想曲

   自由人狂想曲
   
   我第一次听到“自由人狂想曲”这个词的时候,是在我喜欢的一部漫画里,我曾怀疑这是一个乐队的名字(在那部漫画中经常出现乐队的名字),只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证了。
   
   单位安排每天的值日扫除,我们两人一组,数个组轮流做值日。我的值日搭档离职以后,我成为了全体的余数,负责值日排班的同事很郑重(我所谓“郑重”仍然是一种戏谑)地找我商量:要么变成一人一组,轮流值日;要么我做为“自由人”跟随每个组一起值日,当然,我值日的次数和每个人相同。

   我不假思索地选择做“自由人”,不是为别的,我喜欢这个称呼——自由人。
   于是我就成为值日上的自由人了。
   
   理论上,除了我值日表上的责任,一旦他组有空缺,或其他需要扫除人力的特殊情况,都是我自由人出场的机会。
   因为“自由人”的机动性,往往让自己也搞不清今天到底是不是该我值日——如果我懒得看值日表,我就会问大家:“今天我是自由人吗?”
   
   我对体力劳动倒不反感——只要在体力允许的范围内;只是,在单位,绝大多数与我们无关的体力活,我们似乎有一种责无旁贷的义务似的。而且,大概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对此有丝毫的疑问或仅仅是基本礼仪上的不安;对我而言,一直以康德所谓“要以他人为目的,而非手段”践行自己的人生。于是,在我看来,被他人视作一种手段、工具或者赤裸的劳动力,让我内心很是抵触:我从未将人视作工具,也自然不愿被人视作工具;尊严就是在这种互认中拥有的。而那些早已经放弃尊严的人们、那些早已经把自己当做工具的人们,自然以身作则,用一种并无反省的人生态度,无意识地将周围人拉低到和他们一个层次上。而以这个世界的状况而言,不得不说,这些人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反抗,大约分为两种,一种是尽一切所能改变对立的一方:这种方式激烈、绝决、不容挪移;另一种是尽一切所能忠实自我,与对方拉开距离,在绝对反差中坚持下去。我的性格只适合后一种。
   面对我眼前的状况,如果无法拒绝、不能避免的劳动追索而至,被一个手势、一个呼哨组织动员起来,而我只能尾随而去的话。那么,任何我自愿为之的劳动,无论是什么样的内容,都是我热爱的,因为,这是我自由选择的。
   
   我喜欢我“自由人”的身份,我扫地、擦地、擦桌子,都做得很开心,感觉就像一个自由人,在肖申克的屋顶,打扫着自家的院落。
   每当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靠近自由的时候,突然想起“自由人狂想曲”来,对于生活而言,“自由人狂想曲”——这是我一直期待,却从未到来的天籁之声。
   
   太初有言。
   这是《圣经•旧约》的开篇之首。在我看来,这提醒人们,世界是由语言组成的。维特根斯坦说“语言的边界就是思想的边界”说对了一半,应该说“语言的边界就是人类的边界”更准确一些。
   对于一个常年出入文字的人来说,语言,有着更为神秘的气质,那些无意说出、无心写下的字句,就宛如一枚谶语,夹在命运的书页中,直到结局揭晓的那刻。
   从我被称做“自由人”一刻开始,命运向我透露出一线玄机。
   
   同事离职之后,我开始写自己的工作简介。
   我有空,我写得很详细;我耐心,我没想到会用到这个东西;我在这里,没有离开的打算——至少当时没有。
   不过,看同事离去时的仓惶,我想,也许某一天——在不确定的未来——自己走的时候可以从容一些。虽然,我从没想象过那一天是什么样子。
   
   我最后看大厅中的那个雕塑的时候,从鸽子不锈钢的翅膀边缘的锋利反光中获得灵感,在空中打开的翅膀像是一对飞舞的双刃斧。斩断东西南北、过去未来。也许,在和平的意象下,埋伏的是杀戮的隐喻。
   而天色黯淡下来,即将熄灭刃口上的火焰,这是否提示我,即使是暴力,也有被时间哑灭的一天呢?
   我愿意这样相信。
   
   早上九点,我走出存放档案关系的建筑。昨夜一场秋雨,将今天的阳光洗得有些凉,我深吸口气,让挂在额头上的汗珠镇住心跳,街上的喧嚣扑面而来,而我却听见一段陌生的旋律,如鲜花般在耳畔盛开……
   
   
   写于2012年9月7日 午后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