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平中要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战国时代,也许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有创造力的时代——竟然也是惟一的时代了!如果稍微回顾一下在此之前,知识分子身份和社会角色的演变:夏、商、西周三代,如果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划分属于奴隶社会,但是,我想,这些年一些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上的拨乱反正,已经可以让我们更为清楚地认识到,这三代可以称之为“封建”社会(而这个划分标准符合西方对社会形态的认知),由王将土地分封给诸侯;而从秦朝之后,真正的“封建”就取消了,土地归朝廷拥有,汉时对刘姓诸王的分封,与夏商周时代的分封有着本质不同,汉时的封王可以在分封的土地上食禄,但是兵权和财权都不归封王控制,朝廷向封地派遣相,做为中央的代表对封地上的政务进行管理,同时也发挥着监督王的作用,这与三代的封建制度是不同的。因此,三代可以称为封建社会,而秦之后可以称为帝制社会。
   回到正题:三代时,知识分子有着社会中固定的角色和分工,可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知识分子就是体制维持运转的一部分。这大概就是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开始就缺乏人格自由这一纬度的原因(当然,其中原因值得分析思考,另文再述)。但是,从西周到东周社会形态的转型中,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也开始发生变化,曾经依附于体制的知识分子,迫不得已走出体制(体制已经不能自我维持),而在民间寻找自己的生存环境以及人生价值。于是,百家争鸣的局面出现了,这还仅仅是在学术领域,实际上,这个时候,知识分子在各个层面四处开花,政治、军事、经济等等,都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知识分子手舞足蹈的身影。我想,这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只不过在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获得了之前不曾拥有的自由,在这种自由中,被压抑千年之久的知识分子的创造力被激活,参与到政治制度变革当中去(当然,正因为自由的环境,也有选择远远离开的,这也是值得一书,另文再述),这个过程延续了整个战国时代,直到秦制度的建立。
   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变革,是从封建制度向帝制专制制度的转型,而在这个过程中,知识分子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和原创活力。但是,值得讽刺的是,这个新建立的制度,却是对知识分子自己的死亡判决。

   观看帝制专制两千年来的知识分子的历史命运,知识分子的自由(如果以战国时期的知识分子自由程度做参照的话)空间越发收紧。而形成的结果就是,帝制时代的知识分子只是做为帝制制度的维护者而存在,换句话说,知识分子非但不能促进制度的更新,反而使制度越发腐朽顽固。
   直到1840年,中国被强行拖入现代化进程开始,中国知识分子才开始从帝制制度的维护者角色中突围,这也是另一个千年大变局的开始。
   接下来,知识分子再次参与到制度变革中,从1911年(这一整体过程可以从1840年做为起点)直到1949年这一过程的结束,知识分子集中展示了其认识、知识、经验、勇气等等优秀品质,可惜,到了这个时候,无论中国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一词的发源地欧洲,也已经难有作为。极权主义对欧美自由民主制度的挑战,必须予以武力的回应,而在中国,“救亡压倒启蒙”,中国知识分子在战乱之际,那些对于政治制度的呼吁无人倾听,权力成为国共两党逐鹿的目标。知识分子在政治上所能做的及其有限,若不依附两党中的任何一个,做纯学问的钻探,留在大陆的很快将在49年后目睹自己的悲惨命运,更何况那些49年前本身有着政治倾向的知识分子,最后一并被运动裹挟而去。
   然后就是六十年后的今天,我打量、思考这个时代,提出一个问题:今天的知识分子就没有改变现行体制的可能吗?
   我应该将这一问题的提出做一解释,根据我自己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认知,我以为知识分子具备改变体制的力量,即使,在一个看上去令人束手无策的制度中,知识分子仍然大有作为。这种想法只是我的直觉,但是,实际情况远非如此。就不由我做进一步的思考:为什么今天的知识分子难有作为?
   三代之际,中国是世界文化的轴心之一,当时知识分子在精神层面的原创性可谓世界超前,至少也是与同时代的各文明轴心并驾齐驱。但是,帝制两千年的时间里,知识分子的创造力极度萎缩,而在这段时间里,西欧在缓慢进步,从落后地位逐渐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文明的领先者,不仅是科技层面,最重要的是在制度层面上——不要忽视,欧洲的制度建设不仅有知识分子的智力贡献,也有平民的流血牺牲,对于自由的追求和渴望,不仅仅是欧洲知识分子的天性,也是大众的愿望。欧洲的制度建设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直到1840年,这一制度建设也并未完成,在鸦片战争中,欧洲列强的优势在于“船坚炮利”,制度优势还未在战争中体现出来。而直到戊戌变法时,当中国知识分子最先进的代表康梁诸人,才意识到西方制度力量的强大,并欲效仿的时候,中国的制度建设已经落后欧洲至少两百年的时间。
   我相信智慧超凡的人,其见识和智商使其可以飞跃时空,但是,即使有人真可以预见未来,也不代表他有能力实现未来的事情。19世纪末,最理智、最热情的知识分子都会认识到,学习西方是当时中国惟一的出路,学习,而不是创新——即使创新融入学习的过程中;才是之后中国知识分子的本职工作。在此之后,中国知识分子的确是亦步亦趋地学习西方,各种主义在中国都找到了学生,至于成绩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曾经有过一段相对平静的时光,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有可能为中国的制度建设做出贡献的机会——实际上,他们也这样做了,也做出了成绩;只是,并非制度层面上的(我指的是“新文化运动”)。到了这个时候,知识分子在艰难的环境中,已经难有作为,他们既无时间也无号召力。群雄逐鹿的历史局面再现,按照吴思先生的理论,武力最强者说了算。即使门面上的共和制度也无法支撑起来,最后使用党国体制的国民党一统天下。从此,知识分子的活动空间逐渐收缩,制度建设局限于文字和言论,而且,即使如此,也是越发艰难。
   在20世纪,世界范围内的知识分子都已经无力与毁灭全人类的力量相抗衡,中国知识分子也身处这一潮流中。二战,在某种意义上是制度的交锋,而这一交锋仅仅是开始,虽然,民主制度在这一回合中险胜,而接下来的半个世纪,制度依然在交战,民主与专制的战斗,如果说二战的胜利,以及联合国的成立,证明了民主在理论上的胜出,接下来的历史进程,则一点点地证实民主是一种普世价值。
   中国知识分子从19世纪开始的制度学习,到了20世纪末,才真正获得了理论上的毕业,中国知识分子逐渐明白了,民主制度,才是中国正确的选择。一百多年的时间,如果明白了这一件事情,也算是差强人意,只是,代价太过昂贵,不仅是知识分子,也有平民百姓。
   再审视今天的环境,知识分子即使明白了中国适用什么样的制度,也依然难有作为,因为今天的体制已经不是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它比三代、帝制时代对社会的控制更为深入、巩固,在这种情况下,知识分子并不比大众更自由,甚至相对而言更不自由。
   我想,这就是我对于知识分子的期望难以实现的原因吧。但是,短时间内不能实现,不代表未来也不能实现。这个时代优秀的知识分子,继承了百年中知识分子精髓的衣钵,继续着未竟的启蒙事业。在我看来,既然已经有了制度的方向,具体的工作就是启蒙大众;而在促进制度转型的过程中,更需要今天的知识分子发挥创造力,毕竟,原创性才是中国知识分子最稀缺的品质,相信,这也将是中国走向民主制度过程中,最重要的力量。
   中国知识分子依然大有可为!
   
   
   写于2012年5月8日 夜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