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平中要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李慎之先生曾经本质性地指出:暴力与谎言是后极权时代体制维持运行的主要方式。这一观点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得到不断地确认,至今还未见对这一理论有颠覆性的刷新。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社会的悲哀,说明这个后极权社会一直没有改变,或者说只是进一步恶化;但是,也得承认,这个后极权社会的确也是在与时俱进——我以为在很大程度上,并非这个体制的有意为之:体制的确是想做点儿什么,比如说“维稳”【但是,很显然这一举动和产生的效果南辕北辙;没理由认为体制的“维稳”是希望这个社会有更多的“群体事件”,但是,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维稳”使本来就一触即发的“群体事件”获得了一个合情合理地爆发点。从策略上看,“维稳”绝对是失败的。】,可是,这些措施非但不能让社会矛盾有所缓解,反而激化了本就存在的矛盾。
   我认为,这个体制在它无意识下所做的,比它有意为之的效果更好。听上去很讽刺是吗?的确是。我愿意简单分析一下这种吊诡产生的原因:在一个道德对政治的调节已经完全不起作用的制度下(似乎从帝制时代开始,道德就对政治不起丝毫作用;但是,相对于建国后30年中的极权体制而言,帝制时代的道德幌子至少还在飘扬,而毛时代,连道德的幌子也被“革命”掉了),权力的运转是按照本能的方式进行的。权力的这种“丛林本性”曾经在世界上非常流行,只是,这二百多年来,大多数的权力都被关进了笼子;而在这里,是权力把人民关进了笼子!如果用人类进行比喻,那么,民主制度下的权力像一个文明人——言行得体、规规矩矩;而前宪政制度下的权力像一个野蛮人——茹毛饮血、不通人言。权力的本能化运转,这是制度不文明的表现,不过,不受制衡、监督的权力是不会在意有人这么评价它的。于是,权力无所顾忌地横行,而在横行中,它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路径实现它的欲望。
   再回到我之前的思路:体制在本能中做得比有意为之要精彩。不光我,地球人都知道:中国政府有钱。这种富裕程度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当然,财富分配是不平衡的,贫富差距大概也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一些利益集团成为了今日中国的实际拥有者和领航人。这些利益集团拥有今日中国大部分的财富……好啦,这些你们在别处听过,我就不赘述了。我有一个观点想与大家分享:相对于政府掌握的巨大财富而言,从中分出一小部分来改善民生,无论是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甚至仅仅是食品安全,也可以让人民的生活得到明显的改善;而且我想说的是,这“一小部分”完全无碍于利益集团的财富,对于它们所拥有的部分,这点儿小钱儿真的是九牛一毛。既然如此,既然体制完全有能力这样做(比如全民医保),为什么却不做?如果仅仅将其归咎于体制与民争利解释不通,欲望的无限膨胀我清楚,但是,一方面人民被生活所苦,另一方面体制拥有改变这一困境的资源和能力(体制宁愿将钱用在“维稳”上),体制为什么按兵不动?

   体制绝对无法解释,因为这是体制运转的本能,本能不是靠理性,而是对自身欲望最大化的直觉追求。而政治哲学却需要对这一悖于常理的状况进行解释。而我给出的解释是:让人民在自己的生活中耗尽精力、财富、时间和尊严,符合体制的最大利益。
   长久以来,中国的统治者就在思考并实践统治人民的方法——必须承认,在绝大部分时间里,统治者的成绩优秀;若总结一下其成功的经验,无非是严刑峻法加愚民教化——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认为是暴力与谎言的原始模型。但是,如果参考统治者是如何失败的,也许可以得到更多的经验教训:几乎每个帝国都是在农民起义的巨大破坏力之下消耗尽元气的。农民起义的原因却十分简单:起义失败和忍耐生活的结果相同。换句话说,绝对的贫困导致农民起义,也是暴力革命中最可怕的一种:因为饿肚子引发的革命。从中国历史的经验来看,人民普遍的生存困境,是帝国末期无法解开的死结。我将这一点视作帝制帝国的绝症,如果不能治疗这一绝症,帝国就无法持久。很可惜,中国历代的统治者没有找到令帝国长生不老的方式。这不是统治者不愿意这样做,而是,帝制制度本身的完善,不仅窒息了人民的创造力;也让统治者集团变得短视、肤浅、愚蠢、颟顸……(当然,我和许多人一样,觉得统治集团本性如此)换句话说,整个民族都没有提供制度改革理论的原创能力。
   1840年后,事情发生了变化,现代化改变了这个古老国度,以及每个人的思维和意识,而统治者所想的就是用现代化来维持自己的统治——本能的选择;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做得很不错了,但是,环境对统治者非常不利,外有列强环伺,内有革命者的屡败屡战,最后连温和的立宪派都倒戈了……
   民国时代,统治者们虚心向列强学习,谁强大向谁学,学日本、学欧美,最后学苏俄。而学得最好的,是走一条中国特色的强大之路。在这方面,期末考试表示毛比蒋学得更刻苦。需要提出的是,毛时代三十年,中国已经到达奔溃边缘,可是为什么没有发生历史上常有的农民起义呢?这就是制度进步带来的“好处”:极权体制对社会的控制比帝制专制更细密、稳固。但是,毛的做法是在杀鸡取卵,这个体制不可能与毛一起陪葬,这就是改革的必然性。
   80年代是改革的探索阶段——统治集团想做的和历史上任何一个统治集团没有不同,更好地控制人民。不过,既然是探索,就得付“学费”,80年代在最冷的夏天里结束;90年代就轻松许多了,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人们致富的渴望——当然,二十多年后,人们才明白,这句话应该这样说:“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权力致富的渴望了”。
   依然是历史的经验,这三十年来的统治集团一定是中国历史上最有钱的集团,他们也许做错了无数的事情,但是,他们做对了一件事情,就是原创性地打造了“中国特色”的新极权体制。虽然,我认为这是统治者的本能反应。
   恕我绕了一个一百多年的大圈,现在可以给出我的答案了:在今天,这个体制破解了帝制时代的“饥饿死结”。不会再有因为饿肚子发生的革命,这是今天的统治者值得骄傲的地方;不过,事情从来有利有弊:老百姓能吃饱肚子,那么,吃饱就不是他们首要的追求。
   近年来,维权事件蜂起,大概可以看作是老百姓在吃饱肚子之后的必然反应——这绝不是俗话说“吃饱了撑的”;统治者中的一部分人希望人民向毛时代看齐,绝对是大错特错了;实际上,我们的人权水平距离普世人权的最低标准,还差得很远:不是刚刚才吃饱饭吗?甚至还不能保证食品的安全……但是,大多数人吃饱了饭以后,就会有更多的要求,而对于平等、自由、尊严等等普世价值的渴望,也就成为今天国人合情合理的追求。即使,这种追求仅仅停留在意识或语言层面(有些人走得更远,值得钦佩),也是对体制的最大挑战和威胁——这绝不是人们追求普世价值的初衷,但是,在一个逆时代潮流而行的体制下,任何对普世价值的诉求都被视作权力的异端,甚至仅仅是对常识和良知的伸张,也可能招致体制残酷地打击。而明显地是,无论权力者和无权者如何看待这个时代,启蒙的脚步既已开始,就不会停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体制如何应对,如何继续它统治人民的理论和实践?体制已经无法用控制粮食的方式控制人民——像朝鲜那样;但是,体制又不能坐以待毙,它必须做点儿什么,将这种注定不会持久的局面支撑下去。而这个时候,它没做的比它做的更有效。
   体制把人们留给那些未完成也不会完成的生活,让这种不完整的生活成为人们的陷阱和牢笼。长时间、高强度、机械地劳动;仅仅维持最低生活的收入;公共生活的缺席;精神产品的伪劣……当然,这其中最致命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彼此伤害(估计萨特不会想到“他人即地狱”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生活不应该是我们的枷锁,但是,今天,生活被权力制造成为我们的枷锁。生活在耗尽人们的时间、精力和热情,体制不必担心人们走上街头,人们已经被生活束缚了手脚——人们上街也只是为了乘凉;人们已经屈服于生活,再无力与体制周旋下去。
   目前为止,这是体制所采取的最有效的控制手段,可以说,这二十年来的稳定应该归功于这一手段的施展,如果没有意外,体制将会把这一手段无意识地继续使用下去。
   可是,这一手段是天下无敌的吗?
   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且不说那些早已经超过了民众所能承受的体制压力——比如那些“群体事件”;仅仅对于那些并没有置身于无法忍受的压力的广大人群而言,没有人会接受一种牢笼般的生活,人们目前在忍受这生活的枷锁,但是,没有人——无论权力者或无权者——认为这种生活是值得热爱的。因为,爱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生活本身;人们要做的就是让生活回归常态。而这种回归常态生活的动力,就在于人们本能地对生活中那些美好事物的珍爱。
   就像我曾经惟一一次经历过的,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人们突然意识到一种可能,一种成为更好的人,过一种更好的生活的可能;人们意识到,这一切的可能都不是奢求,而是人们应该、也可以、并且理所当然应该拥有的生活;而当这种生活近在眼前的时候,当人们正在为这朴素的要求而奔走呼喊,当人们感觉,已经开始走进这梦寐的生活时,梦被枪声惊醒……可是,除非一个人一生生死在铁屋之中,而一旦他尝过自由滋味——哪怕仅仅是在一个季节里;他都不会忘记这铁屋的生活,曾被自由之光照亮的那一瞬间,而仅仅一瞬,足以让人一生悠悠神往……
   这只是一个例子,我相信,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一些时刻,让他自己感到:生活应该是值得热爱的,而不是像地狱般煎熬。而一旦人们开始思考:是谁将我们的生活变成监牢,而开始尽我们所能改变这生活的时候,自由,离我们就不遥远了。
   
   
   
   
   
   写于2012年8月30日至9月1日 午后 阴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