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选择与自由]
平中要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选择与自由

   选择与自由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坚持人有选择的自由。如果稍稍追溯这种意识产生的思想背景,我以为选择这一命题,大有“存在主义”的味道,比如,西西弗斯的苦难,也是西西弗斯的选择。
   虽然,在二战后欧洲的哲学舞台上,存在主义已经让位给机构主义,甚至后结构主义以及后现代主义。但是,哲学做为人类的思想财富,完全可能在迥异的时空中产生同样强烈的影响,就像上个世纪80年代萨特风靡中国的知识分子一样。今天来看,后现代主义对于我们来说太超前了——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现代,又何谈什么“后”呢?如果相比较,恐怕存在主义也许可以为我们提供更有价值的思想资源。当然,这是比较,我并不认为存在主义可以成为一服治疗当下思想重病的良药——我也不认为有任何一种现成的哲学体系可以担负这样的历史重任。哲学属于少数人,而现在,出问题的并不是少数人,因此,拯救大多数,或者说自救的方式不在哲学。
   我坚持选择的自由,既有哲学上的渊源,也是在应对现实环境的时候,一种思想以及行动的策略,选择,并不是形而上的,它意味着对现实环境做出的反应。我得承认,选择的自由,有着反抗现实的向度。选择,是对现实的质疑、指责、批判、反对,选择是表态,人通过选择站在了现实的对面,而与此同时,人也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立场,一个有别于现实安排给人的生活模式,而这个模式不是人们选择的,不是来自天赋,而是被后天强加给人的。意识到这一点,并摆脱这种不由自主的状态,可以通过自由选择实现对于生命的自觉甚至自主。如果可以这样来审视选择的思维过程,它首先是对个体不自由的认知,然后是用选择来实现自由。

   在我对自己进行启蒙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我自己秉持着自由选择的标准,就像我选择自我启蒙,并将这种选择做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感觉我实现了这一选择的初衷,我生活在我的选择里,就这一点而言,我是自由的,也是自我实现的。
   直到最近,当我再思考自由选择的理论时,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选择的前提,是个体所可能选择的选项的充分罗列,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是否可以了解全部的选项?如果承认我们的不自由处境,那么事实就非常明显:我们必然不可能看到全部的选项。而被现实隐藏起来的那部分选项,是属于我们不可能接触、认识到的。这是如何发生的?
   阶级是一种分配社会资源的手段,这不仅包括物质资源,也包括智力资源,具体地说,上层阶级可以通过对教育、新闻、出版、媒体、网络等等资源的垄断和分配,剥夺下层阶级对智力资源的拥有。这种对资源的分配,就指向一种残酷的事实:许多人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他们将阶级中的地位视作自然的原初状态,类似罗尔斯所谓的“无知之幕”,讽刺的是,这里的“无知之幕”并不覆盖所有人,而是被一些人用来蒙蔽大多数。
   那么,在物质和智力资源不对等,或天然被剥夺的情况下,自由选择是否可能?
   我想回到的选择的开始,我们为什么要选择?难道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被遮蔽的环境中进行选择吗?我意识到了,即使一开始,这几乎是一种潜意识的觉醒;那么,我为什么要选择?选择是为了自由。这就是选择的实质!选择自由,这是先于选择的选择,换句话说,只有选择了自由之后,接下来的选择才有意义——我们才能赋予这选择以意义。也就是说,在选择自由之后的选择,无论选项多么狭窄,也无论我们最终如何选择,都是在选择自由。反之,假如我们的次级选择背弃了自由,那么,也就等于放弃了初级选择——自由,也就等于放弃了选择的意义。
   如此看来,任何的次级选择,只要这选择成立——没有背弃自由;无论选项是否全面,我们做出的选择,并不妨碍我们抵达自由的目标。选择的自由,正在于做出选择的前提,而不是进行选择的条件。我们并不因为选择而自由,我们因为选择自由而自由;就像并不因为选项的限制而认识到我们不自由的事实,而是我们的选择本身就是不自由的结果。这也就意味着,先有自由,才有选择,而因为我们的选择,自由,最终才能实现。
   为了自由,让我们自由的选择吧!
   
   
   
   写于2012年1月5日 夜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